首页

游戏
手机搜狐
SOHU.COM

任天堂与中国市场“情深缘浅”的23年

游戏智库
11-14 11:22
+关注

10月底,任天堂公布了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其中,任天堂当家掌机Nintendo Switch(以下简称NS)的全球销量达到763万台,相关软件销量也达到2748万套。不得不说,NS的巨大成功,是任天堂蛰伏多年、卧薪尝胆的成果。《塞尔达荒野之息》、《油彩军团2》和《马里奥奥德赛》的“人气三连”、经典IP《动物之森》手游重置版的公布,今年的任天堂真真正正唱了一出王者归来。即便如此,中国玩家翘首期盼的关于Switch国行主机的发行,至今都没有任何进展。

早前由于些许不知名的原因,无论是在手游还是主机,任天堂都没有任何想要进军中国市场的想法。但是,今年任天堂居然一反常态——9月 14 日,腾讯《王者荣耀》海外版《Arena of Valor》宣布将于今年冬季登陆 Switch 平台;10 月 10 日,任天堂官方 YouTube 频道 CHT Nintendo 发布了一段名为“中华圈用游戏阵容影片 2017”的 Switch 游戏宣传片,展示了近60款中文化的 Switch 游戏。接连的几次大招,似乎预示着任天堂想要再次涉足中国大陆市场。任天堂对待中国市场态度的180度转弯,引发了市场的种种猜想;从1993年就试图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任天堂,做过哪些努力?而又是什么原因,使得当今的任天堂与与中国大陆市场有着这么深的隔阂?

展开剩余88%

1. 从未真正踏入过中国的红白机

FC游戏机(红白机)诞生于1983年。作为近代电玩体系和现代电子游戏标准的奠基者,FC在全球共出货6291万台,直到2003年才正式宣布停产。不过令人感到诡异的是,红白机的狂潮虽然席卷了中国,却从没有在中国正式发售。

1994年,任天堂与香港玩具代理商万信签署行货代销协议,授予万信中国有限公司于中国大陆的任天堂软硬件产品销售权。所以,红白机以这种形式跨海来到了中国玩家的身边。只不过,大陆玩家们手上的FC,只能算是港版的机器,而且万信仅仅是任天堂的分销商,并没有将游戏本土化的权利,所以中国流通的行货游戏卡带几乎都是英文,并大多不被官方承认。

为何红白机的行货始终没有进入中国大陆?一方面,可能由于任天堂对中国的不熟悉、不重视,另一方面,我国纷繁复杂的市场情况也是一大原因——这座强大的世界工厂拥有全球难出其右的自生法则。曾几何时,任天堂对中国进行过全面的市场调查,调查结果让这些日本人大吃一惊——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充斥着盗版、破解、水货等一系列为国际主流市场所不齿的现象的复杂市场;而任天堂对中国市场负面、片面的理解也由此成型。

对任天堂来说,20 年前的中国市场虽然已经颇具潜力,但风险巨大。作为日本厂商,任天堂想要调控市场,其难度堪比登天。而且没过多久,这些所谓的市场潜力均随着一纸禁令而化为乌有——2000 年,中国政府颁布《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其中第六条规定:“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除加工贸易方式外,严格限制以其他贸易方式进口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这条影响了中国电子游戏界20年的“游戏机禁令”,直接引来了国内游戏机市场的寒冬,时至今日,其后续影响依旧持续。

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任天堂还是找到了打开中国市场大门的方法。

2. 神游科技,中国市场的敲门砖

提到任天堂的入华历程,就要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司,那就是神游(iQue)科技有限公司。

神游公司是第一家真正拿到任天堂授权、并将其游戏机改造发行的大陆公司。2002年,有着硅谷图形公司(SGI)的资深副总裁、美国 iKuni 公司、台湾宏碁集团的董事等光环加身的美籍华裔企业家颜维群与任天堂达成合作,宣布以对等方式投入包括资金、技术、专利和软件版权等各类资产,成立了神游(iQue)科技有限公司,代理任天堂在华的所有业务。

早在海外,颜维群在游戏机圈就小有名气。此人深知中国游戏机市场的现状,其跻身游戏行业,并不是源于海归的一腔热血,而是对中国市场严格考量后的结果。在他看来,神游现阶段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游戏机的本土化问题,而另一个问题,就是盗版。

2003年,神游以 1996 年上市的任天堂 64(N64)为原型进行改造,把机身与手柄合二为一,并将其小型化。由此,“神游机”诞生了。“神游机”拥有轻巧、便携等诸多优点,且比起动辄4位数的游戏机来说,神游机售价仅498元,友好且亲民。可时运不济,2003年正是游戏主机市场激战正酣的年代,索尼 PlayStation 2(PS2)、任天堂 GameCube(NGC)和微软 Xbox呈三足鼎立之势,其水货早已打入国内市场。所以可想而知,落后于时代的神游机自然无人理睬。最终,针对中国市场的神游机的实际销量仅2万台左右,其状况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神游机的惨败,直接影响到了神游公司的后续战略。其实任天堂早有自己对于大陆的战略构想,如果神游机成功的话,其在中国的路将会一直这样走下去,以后的行货主机都会以神游代理的形式推出,直到与全球主机最终保持同步。可惜,事与愿违。不过,虽然在游戏主机市场惨败,神游在掌机市场却收获颇丰。2004 年 6 月,神游公司引进了 GameBoy Advance(GBA)的国行版本 iQue GBA,俗称「小神游」,凭借着远低于水货的售价、良好的售后服务和接近原版的兼容性,小神游立刻夺回了许多被水货占据的中国市场。2005 年- 2006 年,双屏游戏机 NDS、NDS Lite 的行货版本——神游 DS、神游 DS Lite、神游 DSi 相继推出,DS 系列的行货版卖出了超过 30 万台,一下子将神游公司的销售额提高至 4 亿元人民币。它们的出现,直接将神游公司推向巅峰。然而没过多久,神游公司就被靠硬件销售为主的经营模式拖向深渊,任天堂自然也难以幸免。

3.软件的盗版和审核,吓死了神游,吓跑的任天堂

众所周知,硬件只是游戏机收入的一部分,当一款游戏机拥有庞大的玩家群体后,游戏软件才是其主要利润来源。可神游在中国的游戏软件销售之路,却有着难以逾越的两座大山,那就是盗版和审核。

任天堂向来以重视游戏的版权著称,所以在授权方面神游还是有一点小麻烦,但这种麻烦和通过审批、发行上市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2014年,随着《游戏机禁令》的解除,如今那些如《NBA2K》、《最终幻想》等主机大作终于可以用“进口游戏”的名义进行审批,但即便是在材料齐全的情况下,这些游戏也需要在一个月后才能发行。而在《游戏机禁令》解禁之前,游戏主要是以“电子出版物”的名义进行发行,这样的话,游戏就需要经过新闻出版署及文化部等一系列有关部门的审核,最短的流程也要三个月之久。且当时相关从业人员主要是以审核音像制品为主,对游戏审核缺乏经验,因此审核也就更为耗时耗力,更有一部分游戏由于审批问题被大陆拒绝。不过,这只是问题的一个侧面,当时中国游戏市场的最大问题,就是盗版问题。

与任天堂一样,神游公司在中国的游戏业务主要以实体卡带为准。与数字游戏相比,实体卡带在生产制造、物流仓储、渠道发行等方面都需要大量的成本,但是盗版则便宜很多,所以在经济落差下,神游公司实体卡带的市场竞争力大打折扣。市场反馈最明显的是2004年,当时,神游的正版 GBA 卡带刚上市仅一个月便遭到了国内黑客的破解,而且由于神游GBA在网络通信方面的乏力,想要通过更新的形式解除破解根本不可能。结果,正版 GBA 卡带销量惨淡。经此事后,神游公司的利益链和发行节奏都被彻底打乱,造成的结果,就是神游仅仅发布了8 款中文 GBA 游戏,而iQue DS上的 中文游戏也只有 6 款,此后便再无下文。不难看出,神游公司确实被盗版弄得焦头烂额,任天堂也逐渐开始考虑是否应该与其再进行合作。

4. Wii 的夭折,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07 年 12 月,一款名为「神游影音互动播放器」的产品通过了 3C 认证。这就是当时早已火遍全球的体感游戏机 Wii。作为任天堂的2006年的惊艳全球之作,Wii引领了体感游戏的风潮。截止到停产之时,Wii的全球销量已经超过1亿台。神游公司和任天堂希望用最新的主机重新塑造中国的游戏市场,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们这次的愿望又落空了。

早先玩家经常能在被称之为奥运年的2008年听到关于Wii的传闻。有人说Wii会在奥运会期间上市,有人则说这台游戏机会有国行自主研发的产品,就连神游公司相关负责人,也说Wii即将开启国行官网。但事实却是,我们至今都没有见到国行版Wii的影子。

国行版 Wii为何“难产”,官方至今也没有正式回复过。坊间认为,Wii胎死腹中的原因大多与审批有关。笔者也赞同这个说法,因为Wii没有上市,所以盗版的问题也就不存在,而且Wii发布国行版这件事,任天堂方面也是全力支持的。所以说,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审核方面。

Wii 夭折,审核和盗版问题又双面夹攻,神游公司终于选择了投降,任天堂也认识到了这条路的崎岖。但即便是任天堂,也想不出一个能在中国市场立足的完美方案。不久,颜维群博士抛售了手里的神游股份,自此,神游公司成为了任天堂的全资子公司,由合资变为外资,与中国市场渐行渐远。

5. 任天堂与中国大陆,若即若离的关系

自神游公司淡出中国游戏市场之后,任天堂就与中国断了联系。2013年12月,任天堂再次借助神游公司发布了新一代掌机iQue 3DSXL,可那距离任天堂 3DS 主机发布已过去三年有余,且现今的任天堂和中国市场均已今非昔比,任天堂的锁区政策和中国水货市场的发达阻碍了iQue 3DSXL的国行之路,玩家普遍更愿意为可玩游戏更多的水货产品买单,iQue 3DSXL再次失败,而任天堂主机的国行之路也彻底终结。

与任天堂主机的国行之路一起终结的还有任天堂其他平台的游戏。曾经说不做手机游戏的任天堂,在2016年凭借一款《PokmonGo》,又一次创造了全球游戏市场的奇迹,上线初期创造了单日营收1800万美元的记录。但让中国玩家心寒的是,至今《PokmonGo》都没有正式登陆国服。任天堂给出的解释是,进军中国前需要解决一些监管问题。不过,《PokmonGo》在国外已经开始被唱衰,看来这款游戏可能永远都不会在大陆市场出现了。

其实,任天堂和中国市场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主机方面,依靠独特的设计和诸多满分游戏的加持,NS早已成为了世界玩家的新宠。根据2017年上半年任天堂的财报显示,任天堂累计营业额 3740 亿日元,较去年同比增长 173.4%;实现收入 399 亿日元。可能是由于营业利润扭亏转盈,任天堂在10月10日公开了超过60款支持中文的 Nintendo Switch 游戏,其中不乏《异度神剑 2》、《上古卷轴 5》这类文字量较多、画面精致的 RPG 巨制。10 月19日,NS更新了中文版本,这一切无不预示着任天堂又要开始对于中国游戏市场的探索。

10月27日,任天堂宣布,《动物之森:口袋营地》预计于11月下旬正式配信,登陆App Store与Google Play平台。作为神游机上的经典模拟经营类游戏,《动物之森》承载了太多关于80、90后玩家童年的回忆,尽管尚未公布游戏的具体语言支持计划,但在笔者看来,这款游戏中文版的发布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结语:

2017年,任天堂财报答记者问,君岛达己回应了关于在中国发售Nintendo Switch国行主机的提问。他说,任天堂知道中国是非常大的游戏市场,且将来也会有中国开发者为Switch开发游戏。至于在中国发售Switch主机的问题,任天堂仍在继续研讨在中国发售的可能性,以及如何探索中国市场。

根据君岛达己的回答来看,任天堂似乎又看到了重新走大陆市场这条路的希望。在山内缚在1994年第一次发现中国的“红白机兼容机”接近2000万台,占当时红白机全球销量的百分之50%的时候,中国这个潜在的市场就被任天堂定为攻坚的一部分了。在笔者看来,相较于过去的中国,现在的中国更加开放,无论是审核还是市场环境都要明朗许多。但毕竟今非昔比,现今的中国市场被互联网巨头控制,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游戏市场也是日益壮大,手游成为了中国人娱乐的主要构成,所以想要重走“长征路”,进入中国游戏市场,这对于任天堂来说只会比过去更艰难。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