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乌镇戏剧节“五年级” 点亮当代艺文景观

特约撰稿 李茜 乌镇报道

10月19日,随着一声锣响,2017年第五届乌镇戏剧节正式拉开序幕。第一场演出《叶普盖尼·奥涅金》的剧组来自俄罗斯瓦赫坦戈夫剧院,这个拥有九十年历史的世界级剧场被公认为莫斯科最受欢迎的剧院。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是瓦赫坦戈夫剧院的艺术总监,也是俄罗斯联邦国家奖和立陶宛国家奖获得者。

在这之后的11天里,戏剧节邀请了来自俄罗斯、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瑞士、巴西、立陶宛、以及东道主中国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剧组带来风格各异的戏剧作品,不仅有《叶普盖尼·奥涅金》这样的经典剧目大饱眼福,也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新生代戏剧人同台竞技。

本届戏剧节在演出数量和规模上再创新高,24部特邀剧目带来100场演出、18组青年竞演激烈角逐,再加上1200场次古镇嘉年华街头演出和24场次戏剧活动,一同点亮了当代乌镇的艺文景观,为此主办方还加入了新建成的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的3号厅和5号厅作为新的表演场所。

第五年,东方元素亮眼

乌镇戏剧节实行轮值艺术总监,在经历了赖声川和孟京辉两任艺术总监后,今年由田沁鑫担任年度艺术总监,她将今年的年度主题定为“明”,表示这是第五届乌镇戏剧节与观众的约定与承诺:雄鸡高鸣,启明东方。

经历了五年的积累,乌镇戏剧节已经成为中国最成功也最有影响力的戏剧节。与往年相比,今年最大的变化是增加了很多中国元素,《风尘三侠》、《窦娥》、《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狂飙》、《爸爸》、《裁缝》、《这辈子有过你》,从唐传奇、元杂剧,到民国知识分子的含蓄与躁动,再到中国当代社会的老龄化现象。在乌镇,能够窥探中国社会的历史变迁和当代面貌。

加州艺术学院戏剧学院院长特拉维斯·普雷斯顿表示:“我一辈子大部分戏剧事业都在欧洲,但亚洲、中国出现这样的戏剧创意,让我觉得很惊艳。”特拉维斯执导的《黑夜黑帮黑车》在乌镇戏剧节全球首演,获得赖声川导演力荐。全场只有50名观众,观众席如同一台摄影车,在整个舞台空间中移动。光圈中的构图和不断移动的视角,带给观众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

扶持青年戏剧力量

作为乌镇戏剧节的发起人之一,孟京辉对于“青年戏剧人”的现状发表过积极的看法,他说:“在欧洲,戏剧呈现出萎缩状态,观众集体老龄化,而中国都是年轻人在从事戏剧行业,未来还真挺来劲。”

为推动青年原创戏剧的发展,扶持青年舞台戏剧人才,并为热爱戏剧有潜力、有梦想的青年创作者提供一个展示自我才华的平台,让青年创作者有机会向戏剧大师学习交流,乌镇戏剧节从首届开始就特设了青年竞演单元,这个板块代表了每年国内新生的戏剧力量。

10月29日晚,戏剧节发起人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以及今年戏剧节艺术总监田沁鑫共同揭晓了青年竞演单元的各类奖项。当晚,《花吃了那女孩》获得“最佳戏剧奖”;《离家出走》的王梓和《徐娘梦》的高轶男获得“最佳个人表现奖”;《月潮》获得“特别关注奖”。

从2015年参加大师班到2017年斩获最佳戏剧奖,乌镇戏剧节也见证了青年戏剧人杨哲芬的成长,她回忆道:“我到现在还记得2015年坐在"蚌湾剧场",看吴彼老师当年的竞演作品《静止》、李博老师作品《描红》时的震撼与感动。就是在那个小小的200来人的小剧场里,热爱戏剧之人用自己全部身心去创作并与观众交流,把他们的创造、思想、情感毫无保留地展现给观众,观众也会为那小小剧场里燃烧的戏剧火花而感动。”

杨哲芬同时还是一位表演教师,她表示希望借此契机深入学习导演专业,未来更加潜心进行戏剧实践和创作。而凭借《徐娘梦》获得最佳个人表现奖的高轶男觉得,乌镇就像一个圆点,大家画了一个大圆圈,每年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个圆圈里。

多种艺术形式共振

在这11天里,观众也见证了戏剧节在当地所带来的多艺术形式联动和共振。今年木心美术馆主办的《木心的讲述:大英图书馆珍宝展》刚好在戏剧节之前开幕,木心先生在世时极其赞赏英国诗歌、戏剧和小说,展览展出了英国及爱尔兰文学巨匠拜伦、王尔德和伍尔夫的珍贵手稿,包括弗吉尼亚·伍尔夫于1923至1924年间所著的《时时刻刻》创作手稿;编写《莎士比亚故事集》的作者之一查尔斯·兰姆的亲笔书信等。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亚力山德拉·奥特表示:“大英图书馆挑选的这些手稿能够充分展现作家的创作过程。从拜伦的《爱情与黄金》手稿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如何在一张纸上密密麻麻地书写,翻来覆去地利用每一寸空间,然后在重写之前又划掉了哪些部分。《温夫人的扇子》的第二版初稿是一篇打字稿,上面有王尔德用铅笔写下的大量舞台说明和对台词的修改等,这些展品将著名的戏剧、故事和诗歌在三维的创作空间中立体地展示了出来,希望呈现给中国的观众和戏剧爱好者们。”

乌镇戏剧节期间,在整个古镇发生的嘉年华无疑是最富活力的单元。石桥、河埠头、木屋、树林等公共空间都成为了艺术表演者的舞台。戏剧节与乌镇这个目的地不断相互交融,演绎了最真实也最梦幻的“东方戏剧梦”。

乌镇戏剧节的兴办始于一群人对于戏剧的赤子之心,如今也越来越彰显出自身的无限魅力。随着文化产业和当地旅游事业互动互联,更让乌镇戏剧节呈现出了让人期待的走势,未来其能否像阿维尼翁戏剧节或蒙彼利埃舞蹈节那样,成为一个城市的文化标签,还需要时间进一步验证。(编辑 董明洁 许望)

作者:李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