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清朝如何处罚通奸女子|真问真答

大象公会
10-12 21:40
+关注
推荐视频
揭秘 极其残酷的私刑“浸猪笼” )

很多人首先会想到「浸猪笼」,但答案远没有那么简单:视情况不同,从免于处罚到处以极刑都有可能。

▍影视剧中被浸猪笼的女子

中国古代礼法一直讲究「男女之大防」,对于性犯罪更是严防死守。性犯罪不仅破坏社会风气,有违伦理道德,更是对传统社会等级制的挑战。因此,除道德说教外,统治者也希望以法律上的严惩来达到威吓效果。

清朝法典《大清律例》将性犯罪称为奸罪,大致分为和奸、刁奸、强奸三类。其中,和奸指有夫女子与丈夫之外的男子通奸,也包括无夫或丧夫的女子,与当下语境中的「通奸」最为类似,强调双方发生性关系时的自愿性。

展开剩余87%

由于奸罪属于重罪,清律对于其认定要求还是很高的,必须是在男女通奸过程中被当场抓获,否则就以无罪论处,这大致保证了犯奸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在奸罪认定后,就涉及到对奸罪的处罚了。由于清代社会等级和宗法制度的存在,奸罪的处罚也会随当事人的社会地位、亲属关系乃至发生时间的变化而不同。

清朝社会可粗略划分为三个阶层:以王侯官员为主的贵族阶层、以士农工商为主的平民阶层和以奴婢倡优为主的贱民阶层。在清朝律法中,若无特别声明,犯罪主体通常指平民,而贵族和贱民则算作特殊犯罪主体,量刑也会有所不同。

若平民女子与其他平民存在通奸之实,通常会受杖责之刑。女子有无丈夫也会影响量刑,《大清律例》中规定,「凡和奸,杖八十;有夫者,杖九十」。除刑事责任外,通奸女子也要承担民事责任。和奸女子因为损害了丈夫的权威和利益,所以丈夫有权决定她的去留,即使将她嫁卖他人也不得反抗。

▍实行杖刑时,通常会褪去衣物,以示羞辱

此外,清朝对于平层阶层中的军民有特殊的规定。由于军民承担着保家卫国的责任,所以法律对于军民妻子通奸的处罚要更重,「其军民相奸者,奸夫、奸妇各枷号一个月,杖一百」。在加重杖责的同时,也加上有羞辱意味的伽号,可见清朝对军民权利的保护。

▍戴伽号的囚犯

而当双方均为贵族时,通奸的代价可能是身家性命,「凡职官及军民奸职官妻者,奸夫、奸妇并绞监候」。贵族阶层多为世家大族,通奸不仅损害家族名誉,还危及血统的纯正,所以清代统治者非常重视贵族阶层内部的秩序,立法中处罚极重。

至于贱民间的通奸行为,《大清律例》中规定,「其奴婢相奸,不分一主、各主……奸夫、奸妇各杖一百」。可以看出量刑要重于平民,体现出贱民身份之卑微。

当然,通奸行为并不限于阶层内部,荷尔蒙不会因阶层的区隔而失效。针对这种情况,清朝法律的处理原则是:若女子与地位低于自己之人通奸,则加重其刑法;若女子与地位高于自己之人通奸,则减轻其刑法。

以贱民与贵族间的通奸为例,若奴仆或雇工与贵族主人妻女通奸的,双方都要处以斩立决。女方身为贵族,却自甘与贱人为伍,为礼法所不容。而若男主人与已婚婢女通奸,则只处罚主人一方,女方无罪。因为婢女听命于主人,通奸可能为形势所迫,所以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身为溥仪妃子的婉容被认为曾与侍卫有染,所幸当时清朝已经灭亡,不用遭受极刑

此外,清朝法律还专门列出两种特殊的奸罪——亲属相奸和居丧奸。

清律中的亲属相奸,是指与父系亲属、母系亲属、配偶亲属发生的奸淫行为。亲属相奸打破了尊卑有别的家族秩序,被视为禽兽之行,处罚也异于常人,根据「尊卑、亲疏、长幼」来定罪量刑的。亲缘关系越近,刑罚越重;亲缘关系越远,刑罚越轻。

这其中亲缘关系的远近,要通过服制制度(也称丧服制度)体现。清律中的服制划分五等:斩衰(一服)、齐衰(二服)、大功(三服)、小功(四服)、缌麻(五服)。这五等从重到轻,越近的亲属所穿服制越重。

▍九族五服图

例如,清律中规定,「若奸父祖妾、伯叔母、姑、姊妹、子孙之妇、兄弟之女者,奸夫奸妇各决斩」。所列亲属都属二服之内,血缘关系很近,通奸的男女双方罪无可恕,都处以决斩。

▍亲属相奸涉及到的情况极为复杂,此处为总结的八种状况

至于居丧奸,则是一种对时间有特殊要求的奸罪,指在父母或丈夫丧期内与他人发生性行为。其中,若是女子在丧期内犯和奸之罪,对父母是不孝,对丈夫是不忠,所受惩罚比普通和奸罪加两等。

除国家法律外,民间还普遍实行家法族规,各家族制定符合自身情况的族规,来约束族人的行为,其中也包括对奸罪的处罚。

▍江苏东台(今属扬州)《虎墩崔氏族谱》族约中对于女性的要求

很多家族考虑颜面,即使发现族人通奸,往往也不会报官,而是族内自行处置。对于通奸女子最常见的处罚便是责打并禁绝来往,更有些会被驱逐出族,任其自生自灭。

若名门望族的女子出现通奸行为,那她的结局往往是被逼自尽,以保全家族名声。至于浸猪笼、沉潭、活埋等手段,虽有文献记载,但并不多见。

▍清会典事例中曾记载,有人「以乱伦故为族众缚而沉之于水」

但一些无法承担再娶费用的穷人,对通奸的妻子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参考资料:

高雅,《清代奸罪研究》,2013.05.

曾仕权,《论清代性犯罪的防控与惩治》,2013.05.

艾晶,《论近代家法族规对女性性越轨的制约》,2012.03.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