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记者探访】塞罕坝上的巍巍“哨所”

◇新闻117记者 周志强

(从点将台眺望塞罕坝林场)

55年,三代林场人排除万难植树造林,才有了今天的塞罕坝,有了这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无论是防风固沙,还是涵养水源,生活在京津的人们都深深受益于此。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新闻117记者近日走进塞罕坝,走进这一绿色课堂。

防火,防火,防火

塞罕坝全年都是防火期。每年的315日至615日,以及915日至下雪,则是“防火紧要期”。林场的公路上,到处有宣传警示的布标。有的路段会接连插上好几面醒目旗帜,上面的文字非常简洁:防火。沿途还有林场工人挥舞小旗提醒,上面也是那简单的两个字:防火。在某个关卡,我们的车被拦下登记基本信息。当地的司机介绍,这也是防火的需要,一旦发生火灾,可以溯源追查。这对进入林区的访客,自然也会是一个警示。

(塞罕坝,空气里就都是松树的清香)

防火,防火,防火!在塞罕坝,防火大于天。这片父辈、祖父辈用血汗甚至生命种下的林子,林场人看得比什么都重。

我们此行要探访的主角,正是一对塞罕坝机械林场的夫妻瞭望员。他们的工作很简单:防火!在山顶的望火楼里观察林海,发现并报告可能出现的火情。他们的工作也很不简单:塞罕坝年平均气温—1.3℃,最低气温零下四十多度,积雪时间长达7个月,瞭望员一年到头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里,白天每隔15分钟报告一次瞭望结果,晚上每小时报告一次。单调、孤独、寒冷,有时还有饥饿……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几十年来一直在默默承受、付出。正是因为包括瞭望员在内的全体人员的守护,这么多年塞罕坝一次大的火灾也没有发生过。

“海”上的孤岛

车子在林间公路上开行很久,终于到达亮兵台的望火楼——它的名字叫“望海楼”,眺望林海,诗意且贴切。我们到达的时候,望海楼门口停着两辆大巴车,都是慕名而来的访客,有北京的,也有天津的。经过联系,望海楼的男主人刘军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记者与刘军、齐淑艳夫妻俩合影。齐淑艳说,今天把工作服都洗了,不然可以照得更正式一点。但在我们看来,这样其实也很好。在一座座夫妻望火楼,工作与生活,本来就是融为一体的。

46岁的刘军个头中等,身材微胖,说话平缓,温和憨厚。经过多家中央媒体的宣传报道,近期又上了央视新闻和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夫妻望火楼瞭望员刘军、齐淑艳夫妇的事迹已是广为人知。记者到达当日,刘军一家子正在准备,参加中央电视台的另一个节目。

刘军、齐淑艳夫妻俩都是“林二代”。刘军的父亲刘海云在1958年上坝,之后不仅参加了林场创建和植树造林,还成为第一批望火楼的瞭望员。1989年,刘军“顶职”成为一名护林员;2006年9月15日至今,担任望火楼的瞭望员。刘军、齐淑艳的儿子刘志钢今年24岁,在林场扑火队工作。祖孙三代默默守护这片林子,在塞罕坝机械林场,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塞罕坝展览馆里的介绍,塞罕坝年平均气温才—1.3℃,比哈尔滨还低)

塞罕坝这个地方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刘军说,一般10月底,早的时候9月底就会开始积雪。清明节前,这里的积雪能达到一米多厚。一旦积雪,自家的那辆越野车就无法通行,望火楼就进入物资短缺的阶段。需要赶在积雪之前,储备大约3个月至4个月的食物。粮食还好说,蔬菜就无法指望了,只能自己腌点酸菜、咸菜,晾点干菜之类的。2013年以前,这里的条件更加艰苦,吃水主要靠蓄水窖,喝完就喝自己净化的“化学水”。电力供应虽然有了,但是冬天坏了维修难以做到及时,往往要等十天半月。塞罕坝风大,加上冬天非常寒冷,困在一片林海高处的“孤岛”上,与外界的联系只有汇报火情用的电话,其中艰辛常人难以想象。

每天待在5楼的办公室里“望海”,“海”是什么样?刘军说,看不出别人说的哪里“景好”,就看到每年的树木种植生长很快,哪块增加林子了,又“挡了一个沟岔”。

瞭望日记

此刻,刘军夫妇正忙于接待访客。征得他们同意,我们自己踏上望海楼参观。楼梯间里贴着望火楼的有关介绍。望海楼属于“第四代瞭望房舍”。从第一代挖土搭建的“马架子”,到红砖房,一直到如今五层高楼的望海楼,瞭望员的工作环境逐步得到改善。如今,水井挖了,光纤通了。同步改善的,当然还有森林防火的技术设备,视频监控、远红外探火雷达等逐步充实到防火中来。

(楼梯间展牌上关于望火楼的一些介绍,目前塞罕坝林场的望火楼一共有9座)

有意思的是,楼梯间也展出了瞭望员刘军的一些绘画作品。据介绍,为了消磨光阴,刘军拿起画笔学习画画。初中还没念完的他,硬被寂寞逼成了“画家”。此前湖南卫视的电视节目里,就展示过他的一些绘画作品。在望海楼里,我们看到了他画的《松鼠送福》和《春江水暖》等作品,充满情趣。

以下为刘军夫妇参加湖南卫视节目的视频截图:

在位于五楼的办公室里,我们挨个窗户眺望丛林,感受瞭望员的工作。一张椅垫有些磨损的椅子,一张书桌,伸手可及的固定电话,还有桌面上堆放的几本瞭望报告日记。

(刘军夫妻俩的办公桌)

在一页标注为5月20日的报告日记上,每隔15分钟写着风向风级和“无事”。一页标注为3月16日的日记显示,早上7点,“开始下井破冰取水,井里的冰有30多公分”,到8点半才取到水做饭,“连饿带冷,人就跟虚脱了似的。无力,出冷汗。”“电还没,电话不通”,不过“已经报到防火办”。寥寥数语,读来让人动容。

(记者随手翻到的几页瞭望日记)

出名了,刘军夫妇给人感觉依然平实、谦和。在接受采访时,刘军一再向我们表示,在林场,不只是自己的工作艰苦,都一样。这话包含谦虚,也说出了事实。仅仅说望火楼,塞罕坝机械林场就有9座,重修后的望海楼是其中条件较好的。他们对这份职责和守候,只是简单地坚持,超乎常人地忍耐。从过去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到如今条件有所改善,从未松懈。

当我们结束采访驱车离开的时候,之前的两辆大巴车也已开走了。回头望去,望海楼又恢复到日常的宁静,守护着周围这片林海。

(离开之前,回望望海楼)

如果说,对抗恶劣的自然条件,种树是“攻”;那么,森林防火则是“守”,而且是容不得半点闪失的“守”——有人形容,一个烟头可以毁灭一片森林。随着塞罕坝的人工林面积越建越大,“守”的责任更是有增无减。这是一份看似平凡,实则伟大的事业。

绿水青山就是我们的江山。感谢你们,在林海之上的哨望。

背景链接

从荒漠手中夺回的“塞罕坝”

“塞罕坝”,是蒙汉合璧语。“塞罕”,蒙语“美丽”的意思;“坝”,汉语“高岭”的意思。塞罕坝这片历史上“美丽的高岭”,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因开围放垦、肆意砍伐、山火不断等原因,遭到毁灭性破坏,原始森林逐步退化成荒原沙地。不仅如此,北方的风尘一路南侵,京津冀地区深受其害。

国家下定决心,成立国有林场,向这片荒漠宣战,塞罕坝机械林场因此成立。从1962年开始,林场人面对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奇迹:55年,3代人的努力,建成112万亩——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

如今,登上康熙皇帝当年点兵的亮兵台,放眼望去,茫茫林海,郁郁葱葱。塞罕坝再成“美丽的高岭”,京津北部竖起一道稳固的生态屏障。现如今,京津地区每年沙尘天气明显减少,涵养净化的辽河、滦河水更是滋养了大量区域人口。塞罕坝人培育的绿水青山,已成镶嵌在祖国大地上的一块无价之宝。

本期编辑 | 张岩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