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战败之后,谁是德国的接盘侠?

时拾史事
09-14 19:00
+关注

作者|杨清筠

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独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泥萌壕!又到了周四,很高兴你们如约在这里听筠蛋讲德国的故事。今天录音的中间,有好几声奇怪的撞击声,因为隔壁宿舍的女生貌似在打架,互相摔门......摔了很久…瘦瘦而怂怂的筠蛋没敢出去宣战T∧T,对不起大家,请读者盆友们谅解…〒﹏〒…,下次,嗯,下次我吃胖点好了。

上次我们讲到了,不堪回首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了,这场大战共有超过30个国家参战,四年半的大战,伤亡的军人近千万,而因战乱失去生命的平民数量则永远无法计算。没有亲身经历过,我们通过抽象的数字根本没有办法体验到战争真正的破坏力和可怕性,那种身不由己、对于下一秒永远未知的恐惧,和欲哭无泪的绝望,是和平蓝天下的我们难以感同身受的。

接下来让我们回到我们故事的主角、德国身上吧,这个曾经无比渴望一战扬威、野心勃勃的后来者怎么样了呢?呐喊着要为战争干杯的威廉二世呢?梦寐以求的四年大战结束了,国力傲人的德意志帝国现在是怎么样的场景呢?(今天的BGM我用的是钢琴版的《平凡之路》,筠蛋很喜欢这首歌,因为觉得歌唱的内容与精神跟德国这个国家的命运实在是太吻合了,你们觉得呢?)

展开剩余84%

德国在一战

战争之前,我们印象中的德国应该是发展迅速而又忙碌的,德国人是严谨而又体面的,那时候的德国是什么样子呢?我想光出示一系列陌生的生产数据似乎让我们难以感受当时的繁荣,我们来看看发生在1903年的柏林,一位先生逛商场的不快经历吧:

那是在柏林维特海姆大商场,我的太太要来这里购物。一开始我还可以忍受,但是后来我感到越来越焦虑,我本来方向感不差,可在这里却迷路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将我推来推去,本来要去买香水,但却走到了五金器皿区,糊里糊涂被一个女人兜售她的手帕,半分钟后我踉踉跄跄来到了搪瓷器皿柜台。一个长相颇似外交官的导购建议我乘坐升降电梯或者扶梯,我却又不知道怎么来到了一个画展中。一个斯文的先生看出了我的窘态,微笑着告诉我,上去。不过我又忘记注意电梯的方向,当门再次打开时,我看到了一个有着青色琉璃柱子和喷泉的富丽堂皇的大厅。我实在是不耐烦了,疲惫的步子将我带到了一个带花园的小餐厅,一个可爱的姑娘给我倒了柠檬水。接着我又到了童装区,眼花缭乱……紧接着是照相馆。最后才找到了想去的香水专柜。天哪,谢天谢地!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看起来非常熟悉?酷似我们今天陪妻子逛商场的男同志。但是别忘了,那是1903年的德国,都市生活似乎和如今的我们已经相差无几,工业的腾飞让这样的繁荣和进步带动德国的节奏,每一个人都在新时代的幸福中得意忘形。然而快乐的日子是短暂的,俾斯麦处心积虑缔造的德意志帝国在战争洗劫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战的四年耗干了一代人四十年的积蓄,我们再来看看战争中的柏林吧,没有人认识它了,包括那些亲身度过了这场噩梦的人——

1917年的德国鲁尔区

1917年的冬季相当寒冷,但是人们的生活进一步恶化。市民们最常见的食物是甘蓝和芜菁(吃货笔记:一种经常用来腌咸菜的大头蔬菜,有点像萝卜,筠蛋家叫苤蓝,东北似乎叫卜留克?你们吃过吗?),土豆都是奢侈品,有时候难得有食物供给,也只有每周一个鸡蛋、5斤土豆和20克黄油改善生活。男人们都在战场上,工厂里女工是男工的三倍,没到年龄的学生必须时刻准备着接受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临时的幼儿园越来越多,用来照看那些父亲在战场母亲在工厂的孩子。疾病和犯罪同时在饥饿中滋生出来,伤寒、霍乱在人群中突然出现,1918年的流感夺走了成千上万妇女儿童的生命。饥饿的人开始偷东西吃,但是因为食物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偷狗宰了吃,各种各样的假化学家和假医生出现了,他们到处推销能代替营养或维生素的奇怪商品,或是教人们怎样利用“气功”来忍受长时间的饥饿。德国人出名的严谨在这时候不复存在,昔日绝对准点的电车火车再也看不到了,在生存面前人性的千姿百态都展现出来,这些,都是战争的代价。

比起最初民族主义的刺激下几乎全民一致的向往战争,现实的残酷让德国人后悔当初的冲动,反战情绪慢慢散播开,一直到1918年11月,在军人们中间先爆发出来,基尔港的水兵不愿意出海送死,四万名海员在军舰上插满了红旗,高唱马赛曲反抗命令他们作战到死的上级。军人们的带头就像引燃了导火线,德国国内已然按捺不住的革命浪潮很快席卷到各地,各种主张的革命团体都在迅速活动。

1918年11月3日,基尔港水兵拒绝执行反动当局的命令

德意志帝国的斜阳下,威廉二世匆匆退位,还好一战中德军并没有踏上荷兰的领土,于是狼狈不堪的“亡国之君”逃到了这个国家得以寻求保护。在那里,他又度过了人生23年相对宁静的时光,直到1941年离世,他的葬礼上却充满了纳粹标志——据说他并不想看到。

帝国的余晖在德国宣布投降之后便很快散尽,整个国家陷入一片迷茫中,长夜漫漫,谁来领导德国人呢?没有了皇帝,没有了宰相,抑或是我们是不是不再需要一个这样所谓政府了呢?在战争的最后阶段,为了抑制国内的革命热潮,威廉二世宣布实行国会制政府,还推出了一个自由派的贵族巴登亲王担任首相,邀请影响最大的社会民主党领袖谢德曼参加政府,不过局面根本控制不住,因为一个月后革命还是发生了,就在红旗飘扬下的德国,这个昙花一现的巴登政府跟着皇帝的逃亡一并流产,国内纷纷出现了好多个不同党派或者分支宣布的新政府,他们都宣称自己将领导战后的德国走向繁荣。

1918年11月建立"斯巴达克同盟"

这些新势力中,最有实力或者说唯一能够控制局面的,就是由艾伯特和谢德曼领导的社会民主党,最初与代表激进和少数派力量的独立社会民主党共同执政(后来脱离),而在这一党派之下,有一个特殊的支派叫做斯巴达克同盟,其实当时德国十一月革命的党派分支非常复杂,都是因为领导人的主张不同而分裂或者合并,形成好多个名字容易混淆的支流,如果有兴趣的童鞋可以查查看,我们在这里就不多讲了,之所以把斯巴达克同盟这一支派拿出来讲,是因为它是德国共产党的前身,和平的旗手,领导工人革命的先驱,尽管后来失败了。也是在事故多发的11月,斯巴达克同盟的领袖罗莎 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签名的传单在工人们、士兵们中间传播开来,9日上午,宁静的柏林就像发生了突如其来的地震!工厂、兵营全都空了,人们聚集在一起组成庞大的示威队伍,向波茨坦广场走去,暴动者占满了所有街道,演说家们就在这拥挤的人群中发表着激情洋溢的演讲。4点钟,斯巴达克同盟的领袖李卜克内西出现了,他站在一个阳台上高声向大家宣布“德国自由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了!……这将是一个工人重新找到尊严、得到名副其实的工资的共和国!”

就在这暴动之后,报纸和新闻在人群中成了最热的东西,在火车上两个乘客在激烈争吵着共和国的成立究竟是李卜克内西宣布的还是谢德曼宣布的,他们挥舞着不同的报纸,各自拿出各自的道理。这样混乱的状况之下,社会民主党领导的政府用了很长时间才将反抗的其他声音盖过,热火朝天的斯巴达克团运动在1919年1月被镇压下去,宣传反斯巴达克的传单内容和对手其实别无二致,都是喊着打倒对方就有工作、有和平、有食物,这是吸引群众最好的方式,至于这些党派都是干嘛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1月的柏林机枪扫射,对准每一个支持斯巴达克同盟的人,两个领袖被捕,很快惨遭杀害。其他的革命结局大抵如此,比如柏林的独立党,还有4月在巴伐利亚建立的苏维埃政权,终于被艾伯特政府镇压下去了。

魏玛

1919年2月,在魏玛,那是位于图林根一个极具文化内涵的城市,没有柏林的是非曲折,也没有波茨坦的深长意味,也许安宁才是德意志目前最为渴望的。冬天的魏玛飘着雪花,度过了短暂而又漫长的迷茫期的德国,终于在这里召开了象征新时代的国民议会,产生了以艾伯特为总统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这个国家命运注定是坎坷的,因为它一诞生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战败的代价,国际会议上英法美已经列席完毕,新的游戏规则是怎样的呢?

请读者朋友们下周四再回来,听筠蛋讲述战后世界新的一页——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感谢大家的聆听,再见!

上一期:一战 | 惹了美国才知道后悔是什么味的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