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1986年伊朗F-14“雄猫”叛逃事件

空军之翼
09-14 17:08
+关注

1986年,伊朗F-14飞行员艾哈迈德·莫拉迪·塔利比上尉被伊拉克情报部门策反,驾驶“雄猫”战斗机逃往巴格达……

1986年9月2日下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收到了一个坏消息:一架格鲁曼F-14A型“雄猫”战斗机被击落于伊拉克腹地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地点。当天晚上,F-14上的两名飞行员出现在伊拉克电视台的新闻中。

时至今日,F-14“雄猫”战斗机仍是伊朗防空中坚

伊朗空军立即展开大规模调查,在交叉对比了各方面汇总的信息后,伊朗人很快得出结论:这架“雄猫”在努曼娅镇附近遭遇两架伊拉克战斗机的拦截。但该机的飞行员为什么会无视地面管制员的命令驾驶F-14深入伊拉克领空呢?这成为伊朗F-14“雄猫”历史上的未解之谜。

这件事要先从两伊战争说起。1980年9月22日,萨达姆命令伊拉克军队入侵伊朗,希望占领伊朗西南部的阿拉伯河流域和富油的胡奇斯坦省,两伊战争于是爆发。虽然伊朗军队在1979年推翻巴列维王朝的革命后仍处于混乱状态,但很快在战争中恢复,反抗力度远超伊拉克人的预估。到1982年春天,伊朗人已经迫使萨达姆转入战略撤退,不仅解放了大部分被占领领土,还反攻入伊拉克境内。德黑兰一次又一次地发动“最后攻势”,1986年2月的“曙光6号”行动几乎打断了伊拉克军队的脊梁。

展开剩余88%

血腥的两伊战争背后是两名中东政治强人

到1986年9月,这场涉及双方上百万军队血腥厮杀的消耗战争即将进入第六年,双方都没占据明显优势。虽然伊朗军队在地面占据优势局面,但在空中,由于美国的禁运,伊朗空军的美制装备在多年激烈空战后已经损失惨重。而在另一边,伊拉克空军能从法国和苏联源源不断补充先进战机。

虽然伊拉克空军获得了及时补充并占据数量优势,但还是没有一种战斗机能与伊朗空军强大的F-14“雄猫”战斗机匹敌。F-14凭借AWG-9雷达和远程AIM-54A“不死鸟”空空导弹在战争中获得了数十个击坠战绩,在大多数情况下,伊拉克飞行员甚至不知道自己被什么武器击落。伊拉克军事情报部门很快就意识到,关于伊朗大部分“雄猫”已经停飞的情报是极端错误的。

F-14和AIM-54A在两伊战争中是无敌组合

为了遏制伊朗F-14的行动,找出“雄猫”在航电设备和武器上的秘密,伊拉克军事情报部门制定了“夜间收割”行动,尝试与伊朗空军飞行员单线联系并诱使其驾机叛逃伊拉克。

这并不是什么新点子了。早在1966年,以色列就对伊拉克采取了类似行动,诱使一名伊拉克飞行员驾驶米格-21叛逃以色列。而且之前也发生过伊朗战机叛逃伊拉克的事件,1980年7月,一队伊朗F-4飞行员叛逃伊拉克,其中的哈米德·纳马特少校带来了一大堆秘密文件,向伊拉克献上一份情报宝库。正是在这些情报的鼓励下,萨达姆才在两个多月后发动了战争。

伊拉克空军列德夫•穆尼尔上尉的米格-21F-13 534号

伊拉克情报人员在1983年开始向伊朗飞行员拨打电话。伊拉克空军情报部退役准将艾哈迈德·萨迪克回忆道:“我们通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中继站向伊朗打进电话,并用英语对伊朗飞行员发问。我们接触到了一些飞行员,其中几人表示愿意叛逃,但是叛逃西方而不是伊拉克。”

伊拉克的努力在1984年8月27日获得首次成功,伊朗空军的拉赫曼·加纳特·皮希尼少校驾驶F-4E从布什尔空军基地起飞后叛逃到伊拉克南部的阿里·伊本·阿布·塔利尔空军基地。伊拉克人仔细检查了他的飞机以及机载的AIM-9“响尾蛇”和AIM-7“麻雀”导弹,不过从未试飞该机。这架“鬼怪”一直被保存在机库内,直到1991年1月被美国飞机炸毁。

拉赫曼·加纳特·皮希尼少校

被美军炸毁的皮希尼少校座机F-4E 3-6552

到2003年,残骸仍被遗弃在塔利尔空军基地附近

伊拉克人继续尝试,最终成功联系上了伊斯法罕空军基地的F-14飞行员艾哈迈德·莫拉迪·塔利比上尉。现在关于莫拉迪的信息很少,只知道他的妻子曾是伊朗空军士官。

1986年春,莫拉迪一家请求出国度假,上级批准了他的请求。同年8月,艾哈迈德和他的妻子前往德国度假,结果他的妻子滞留不归,只有莫拉迪月底独自回国。但令人惊讶的是由于战斗机飞行员短缺,他被允许继续服役,伊朗反间谍机构此时并不知道莫拉迪长期以来一直在与伊拉克的军事情报人员接触。

艾哈迈德·莫拉迪·塔利比上尉

萨迪克继续回忆:“1986年8月底,上级命令我去巴格达总部,通知我一架伊朗F-14可能即将叛逃伊拉克。叛逃定于在1986年9月3日实施,这架“雄猫”将以特定速度和高度沿着特定航线飞入伊拉克。出于保密起见,上级准备在当天早上再通知防空部队。”

两伊战争中的空战是在最恶劣的天气条件下进行的,夏日酷暑的高温经常会超过49摄氏度,因此双方的活动一般被限制在上午,没人愿意在中午11点到下午4点之间的酷热中飞行。

伊拉克空军经常在傍晚时分袭击从哈克岛驶出的伊朗油轮,因此在每天下午3点半左右,会有两架F-14从伊斯法罕起飞在布什尔附近实施战斗空中巡逻。

莫拉迪接到命令,参加9月2日星期五下午的巡逻,由于担心遭到上级怀疑,他决定抓住这次计划提前叛逃。一名匿名伊朗F-14飞行员回忆道:“两对机组完成了简报和飞行前检查,看起来一切正常。但两架F-14在最后检查中都出现了技术故障,不得不中止任务。莫拉迪在无线电中问有没有其他做好准备的‘雄猫’,得到肯定的答复。”

“但那架F-14的问题是没有挂载AIM-54‘不死鸟’导弹,按照条例规定此时我们应该放弃整个任务,但莫拉迪继续坚持单机起飞。他滑回硬化机堡,要求提供第四架飞机。获得批准后,他在30分钟后驾机起飞,后座是雷达拦截官纳杰菲上尉。”

由于AIM-7“麻雀”效能低下,所以AIM-54A成为两伊战争中F-14的主要武器

升空后,莫拉迪与加油机对接补充了燃油,然后转弯向西爬升,朝着伊拉克方向飞去。途中,莫拉迪向伊拉克的穆罕默德1号雷达站发送了几条无线电信息,但没得到回复。纳杰菲不记得有这样一个雷达站,于是核对了检查单,没有找到这个呼号的雷达站。

伊朗F-14与波音707加油机对接加油

几分钟过去后,莫拉迪逐渐接近伊拉克边界。他并没有按地面管制员的指示向北转弯,而是驾机转向西南方向。此时,伊拉克空军巴格达总部命令巴克尔空军基地第62中队紧急起飞两架米格-23ML拦截。

萨迪克当天在伊拉克防空作战中心值班:“当一位同僚找到我说发生异常情况时,我正在作战中心外吃午餐,立刻和他飞奔回去。”

“我跑进大厅,看到中央大屏幕上显示着一架伊朗飞机从伊斯法罕向西飞行的航线,已经飞过霍拉马巴德接近伊拉克边界,然后转向西南向库特飞行。巴克尔空军基地起飞了两架米格-23ML拦截,防空系统计算出拦截点在努曼娅镇附近,正位于伊拉克境内。”

伊拉克空军米格-23ML战斗机

当两架米格-23ML与“雄猫”接近到30公里时,伊朗地面管制员多次警告莫拉迪出现敌情,同时迪兹富勒基地紧急起飞两架F-5E“虎II”、哈马丹基地起飞两架F-4E赶来支援。

但已经太迟了,在雷达操作员和前线双方数千名士兵的众目睽睽之下,这架F-14直接飞入伊拉克领空。

被一架伊朗F-14突入领空,这带给伊拉克防空部队极大压力

雷达拦截官纳杰菲不知道莫拉迪到底想要做什么,多次通过内部通话系统呼叫飞行员,都没得到回复。他越来越恐惧,甚至想掏枪打死飞行员。此时,莫拉迪更加深入伊拉克。

米格-23双机向右大转弯跟在F-14后方大约15公里,此时米格长机出现雷达故障,他别无选择,只能让僚机接手。这名年轻的中尉用雷达锁定了F-14,犹豫了一下后发射了一枚R-24T红外制导空空导弹。

同时挂载R-24T和R-24R空空导弹的米格-23

这枚重型导弹没有直接击中F-14,而是在其机腹下方爆炸,导致飞机起火。莫拉迪和纳杰菲都弹射了出去。

伊拉克人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艾哈迈德·萨迪克在巴格达防空作战中心里全程观察了这次拦截:“我感觉击落敌机简直太容易了,米格迅速咬住了敌机,雷达信号就这样消失了。我知道第二天有架F-14将要叛逃,事情有点不对劲。”

“于是我询问责任军官,他向我描述了伊朗飞机的航线,并告诉我该机已经被两架米格-23击落了,我命令他让飞行员目视识别一下目标。”

稍后,两架伊拉克米格在燃油不足的情况下还是接近到足够距离,识别并报告被击落的飞机是一架F-14。

萨迪克说:“此时,防空部队副司令和我的上级也走进大厅,命令我坐上穆萨纳基地的洛克希德‘喷气星’轻型运输机飞往库特空军基地,然后再坐米-8直升机前往努曼娅,找到跳伞的伊朗机组并把他们尽快带回巴格达总部。”

“我们在大约两个小时后抵达了坠机现场,这很容易找,F-14的残骸仍在燃烧,50公里外就能看到升起的滚滚浓烟。直升机在坠机现场盘旋一周,然后继续飞向努曼娅。降落在市政大楼附近后,我们看到一大群平民已经包围了押送两名伊朗俘虏的士兵。人们非常愤怒,大喊着反伊朗口号。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这两个家伙要来轰炸自己。我非常担心他们会撕碎两名伊朗人。”

“我跟随部队来到市政大楼,发现两名伊朗人状况良好,我要尽快把他们带出去。我们在五分钟后都登上米-8直升机向库特方向飞去,然后乘坐‘喷气星’返回巴格达。”

“这是我们俘虏的首个伊朗F-14机组,也是‘雄猫’战斗机首次坠毁在伊拉克境内。我在审讯他们的同时检查了他们的随身装备。我问莫拉迪为什么提前一天叛逃,他回答自己很紧张,叛逃机会就在眼前,不得不赶紧抓住。纳杰菲则非常震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发现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他们的降落伞和充气橡皮筏居然是美国在1986年5月制造的。”

抵达巴格达后,莫拉迪送上了一份惊喜——伊朗F-14飞行手册。伊拉克空军并不知道手册中的一些信息已经过时,这本印刷于1976年的手册说伊朗“雄猫”不能发射AIM-7“麻雀”导弹,这个说法在1980年还是正确的,但到了1981年,伊斯法罕的导弹研究机构已经对F-14进行了AIM-7改装。

萨迪克说:“我在第二天回到坠机现场检查残骸。让我非常失望的是这架飞机的前机身已被彻底摧毁,找不到一块有用的雷达或座舱设备零件,相对完好的只有座舱盖。我们能找到的唯一武器是M61A1‘火神’机炮,也在坠机中被彻底毁坏,炮管扭曲且被高温灼烧。两台TF30发动机相对完整,但对于我们来说这种发动机已经相当老旧,没有情报价值。我们没有从残骸中获得任何有用的东西,只找到一些标有美国序列号的机身碎片,其他碎片都无法识别。”

连伊拉克空军都认为TF30发动机没有研究价值

经过漫长审讯后,莫拉迪离开了伊拉克前往欧洲投奔家人。纳杰菲则拒绝了伊拉克提出的条件,坚决要求作为战俘,他在1990年回到了伊朗。这架F-14“雄猫”的部分残骸后来被用于制作巴格达伊拉克空军总部门前的飞行员纪念碑底座。

伊拉克飞行员纪念碑,伊朗F-14的座舱盖赫然在内

不到一年后的1987年8月10日,莫拉迪在瑞典与妻儿散步时被狙击手枪杀,当局未能抓获枪手。

伊朗F-14叛逃事件以悲剧结尾,由于莫拉迪决定提前一天叛逃,导致“雄猫”被两架米格-23ML击落。这让伊拉克军事情报部门多年来的艰苦努力付之东流,伊朗叛逃者不仅提供了F-14武器的错误信息,还在逃亡欧洲遭到枪杀。

与广为流传的说法相反,伊拉克人从未向苏联提供F-14的任何残片。萨达姆希望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反而向巴格达的美国大使馆提供了部分残骸。据一位匿名退役五角大楼分析师透露,美国人对残骸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这架“雄猫”上安装了一些伊朗通过逆向工程制造的零件。

后来有好事者PS了这张照片,说是叛逃F-14完整落入了苏联手中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