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玩穿越、迷风水、醋泡手机,《巡视利剑》曝光腐败高官荒唐事

南风窗
09-14 17:00
+关注

南风窗

专权时的不可一世与失去权力时的困兽犹斗,让人们看清了他们对权力的依恋,也看清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多么迫切、多么紧要。

副部级干部“玩穿越”

1992年,还是个私营企业主的卢恩光恐怕不会想到,25年后他竟能官居副部级,成为司法部政治部主任;他更加不会想到,当年的一次“穿越”为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2016年3月,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司法部,发现卢恩光1990年填报的入党志愿书上有这样的表述:“学习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我们知道,小平南巡发生在1992年,也就是说,卢恩光在两年前便知道小平同志要南巡,还知道他南巡时会发表重要讲话。

这份材料如果是真的,那这位副部级大员肯定是“穿越”了。

玩笑归玩笑,事实是这份入党志愿书是卢恩光1992年伪造的。借由这条线索,巡视组对卢恩光展开了调查,发现不仅入党材料,连卢恩光的年龄、学历、工作经历、家庭情况全是假的。

展开剩余87%

只断断续续读完高中的卢恩光,靠买、靠混成为了同济大学的管理学博士和中科院的法学博士后;实际上有七名子女,他却只填报了两名,其他的通过假手续落户在亲戚家。为了不露馅,即便在家里孩子们也不能喊他爸爸,而要喊姨夫。

甚至,连卢恩光这个名字也是后来改的:恩光二字的含义是感恩父母、光宗耀祖。

光宗耀祖的方式就是“当大官”。卢恩光笃信“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每天睡觉前都要在心中默念:“知足常乐,老天厚爱,你已功成名就,睡觉!”睡醒之后再默念“不知足,常进取,功名就在前边,努力前行!”

秉持着这样扭曲的价值观,从1997年到2003年,卢恩光官运亨通。这段时期,他一年换一岗,六年提六级,从乡到县到省再到北京,从副科级到正局级,完成了私营企业主到高级干部的“华丽转身”。

卢恩光得以“火箭”式提拔,靠的是金钱开路,说白了就是“买官”。每升一级,他都要多方打点,四处塞钱。在他的买官之路上,20多名不同层级的领导干部收受贿赂,不少收过卢恩光好处的人后来听说他成了副部级,自己也觉得实在荒唐。

信风水的市长

这个荒唐的故事在近几日热播的政论片《巡视利剑》中得以披露。这部以反腐为主题的政论片宛如一部“贪官现行记”,揭露出多名省部级高官的贪腐事迹。

这些腐败官员虽然是极端案例,但他们如同一面镜子,照出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意义,也反射出党内政治生活存在的问题。

黄兴国在被查之前担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天津市市长。在任期间,他不仅收受贿赂、利用职权谋利,还结交过所谓的“红顶商人”,相信过骗子,甚至听信了过风水先生的建议。

天津市政府大院原本四个门都可以进出,近几年,西北门却被封上了。黄兴国这么做是听从了风水先生建议,因为门开的太多容易“漏气”,得关上一个才能把气聚起来。

天津迎宾馆门前的景观石也有故事。黄兴国觉得之前的石头太过尖锐,带着凶气,于是就搞来一块比较圆滑的放上去。他以为关上院门便能聚气,换块石头就可躲灾,谁成想迎接他的是反腐的正气,躲不掉的是牢狱之灾。

省部级大员相信风水、材料全面造假,这样的荒唐事与权力的滥用分不开。权力失去了监督,专权的领导干部就会唯我独尊、为所欲为。《巡视利剑》披露了不少“官员专权”的案例,这些官员结党营私、清除异己,大胆行径令人瞠目结舌。

结党营私,清除异己

在甘肃兰州,曾有两个极具影响力的干部团体,一个是“酒钢号”,另一个是“市委市政府督查室”,它们都由原甘肃省副省长虞海燕精心打造。

“酒钢号”原本是一趟从酒泉钢铁公司开往兰州的列车,这个词在虞海燕担任兰州市委书记期间,增添了新的含义。虞海燕把大量酒钢公司的亲信调到兰州市核心部门、核心岗位,跟随着他从酒钢走进兰州,就等于坐上了提拔的高速列车,人们因此戏称他们搭上了“酒钢号”。

这些官员都经过了虞海燕的长期检验,虞书记指到哪儿,他们就打到哪儿。虞海燕给这些人升官,当然是要他们为自己谋取利益。

“酒钢号”之外,虞海燕还设立了“市委市政府督查室”,选调141名青年干部进入督查室“锻炼”,提拔了其中的76人到重要岗位工作。

虞海把督查室变成只对他个人效忠的机构,经常通过“培训”向这些青年干部灌输效忠观念,培植个人势力。这些年轻人想要得到提拔重用,首先就要“听话”,听的自然是虞海燕的话了。

官员拉帮结派、谋求私利,干部群众的利益便会受到损害,反对的声音也就随之出现了。为了不让事情败露,这些腐败官员没少花心思来堵群众的嘴。

原福建省省长苏树林曾长期在中石油工作,他公款报销个人开支、借由项目牟利等贪腐行为在中石化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

曾有看不惯苏树林这种做法的人在网上发帖议论,苏树林看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叫人删帖。帖子删除后,他再把违纪时的经办人调离原来的接待岗位,试图以此抹平证据。

而人送外号“武爷”的武长顺清除异己的手段又比苏树林厉害了不少。

武长顺曾担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他占有股份的联华公司垄断了天津的停车场经营权,无人竞争又无人监督,乱收费现象严重。

2013年,一段讽刺这种乱象的快板书《说联华》在网上流传开来,作者是天津市河北区人大常委李子健。他并不知道联华公司的幕后老板是武长顺,无意中戳到了“武爷”的痛处,也为自己惹来了大麻烦。

武长顺看到这段快板书后大动肝火,李子健被要求写下道歉信还不算完,又被几次请进公安局接受“批评教育”,武长顺滥用警权竟到了如此地步。

对抗审查的“高招”

大权在握时这帮贪官只手遮天,作威作福;中央巡视时他们却又慌不择路,用尽浑身解数,妄图对抗组织审查。

2016年,中央巡视组将辽宁列入巡视“回头看”的名单,王珉也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为了掩盖拉票贿选的腐败行径,王珉等人想尽办法混淆视听,他们提供有误导性的信息,希望把水搅浑,给巡视组提供障碍。

但聪明反被聪明误,王珉等人没有想到的是,谎言反而能提供信息和启示,发现谎言中的漏洞,也就为调查打开了突破口。

在众多对抗组织审查的官员中,最让人匪夷所思的还是上文提到过的虞海燕。

虞海燕家里有不少他跟企业老板的合影,这些老板大多和他有利益往来。意识到巡视组正在调查自己,虞海燕慌忙把这些合影剪碎了、往马桶里冲,以致于马桶都堵塞了。

和老板们商定口径后,虞海燕把多部用于联络的专用手机放到醋中浸泡,指望加速手机腐蚀,以防泄密,浸泡之后他再把手机扔进黄河。

那段时间虞海燕经常到黄河边散步,他扔到黄河里的除了手机,还有砸碎的名贵手表等不少物品。但是腐蚀了的手机可以扔掉,腐败了的官员却逃不了,随着巡视回头看的进行,虞海燕的严重问题越来越清晰地浮出水面。

当他明白大势已去时,虞海燕却仍然不愿放弃对抗。他找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

实际上,这位自称有中纪委背景的警察只是兰州市公安局退休的普通干部,他当然救不了虞海燕。几年来虞海燕机关算尽,最终都毫无意义。

这些腐败官员在面对审查时想出的所谓高招,不过为他们劣迹斑斑的仕途增添了一丝可笑的注脚。专权时的不可一世与失去权力时的困兽犹斗,让人们看清了他们对权力的依恋,也看清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多么迫切、多么紧要。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郑嘉璐 zjl@nfcmag.com

编辑 | 蒙洁华 mjh@nfcmag.com

南风窗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及南风窗网刊登的所有署名为南风窗记者、特约撰稿人的作品为南风窗杂志社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未经南风窗杂志社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追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阅读原文」,2017年第19期的《南风窗》精彩内容先睹为快。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