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种族主义为何卷土重来? | 社会科学报

社会科学报
09-14 17:01
+关注

聚焦

8月12日,多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聚集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抗议移除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军事将领罗伯特·李的雕像,引发严重暴力冲突。极右翼分子高喊种族歧视口号并与反对者发生街头冲突,造成多人伤亡。这一事件在美国持续发酵,引发了人们对种族主义回潮的忧虑与思考。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7年8月22日刊发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弗里德里克·哈里斯(Fredrick C. Harris)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利伯曼(Robert C. Lieberman)的文章,对这一事件及其影响进行了分析。

全文大约2700字,阅读时长约为8分钟。

报纸原文:《美国种族主义为何卷土重来》

熊一舟 编译

种族主义阴魂不散

人们一度认为,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标志着一个后种族主义时代的到来,人们能否取得成功不再与其肤色相关。但这只是个神话。正如我们在2015年的《外交事务》杂志中所讨论的那样,美国白人中种族主义者的数量和公开的种族歧视行为都减少了。但诸多隐藏的机制仍在发挥作用,极为明显地影响了种族平等。8月12日在夏洛茨维尔发生的种族冲突事件已激起轩然大波,此后特朗普未能在第一时间明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更令人惊诧。这不禁使人怀疑,人们对美国种族平等状况的估计是否过于乐观?上个世纪的种族主义恶魔是否沉渣泛起,带着手持火炬的新纳粹主义者的面具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展开剩余81%

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本人就曾被诟病。其名下的房地产和赌场就因种族歧视而声名不佳。他在政治上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对“质疑奥巴马出生地”运动的参与。2016年,特朗普发起选战的第一枪就是炮轰墨西哥移民,继而又攻击一位墨西哥裔美国联邦法官和在伊拉克战争中丧生的一位巴基斯坦裔士兵家庭的忠诚度。他的竞选活动是建立在对移民和贸易等议题的本土主义和排外倾向诉求之上的。他时常提及的竞选口号“美国优先”让人想起当年美国参加“二战”时反对者发出的声音。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不久,就发布了一项禁止七个主要穆斯林国家的人民向美国移民的禁令。这一举措被人们广泛认为是对穆斯林的歧视。

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还与白人工人阶级的绝望情绪有关。进入21世纪,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过去的优越地位,感到自己处于困境之中。这种看法导致了种族仇视。对许多美国白人来说,奥巴担任总统的那些年正是美国陷入衰弱、绝望和社会毁灭之时。他们认为,奥巴马的政策极大地削弱了20世纪以来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的地位。例如,奥巴马医保政策将农场工人和家政从业者排除在外,并取消向有关项目提供津贴,以帮助建立专门的白人城郊社区。这些选民感到非常失望。2015年,公共宗教研究所的一项问卷调查向接受问询的美国人提出问题:白人是否与黑人一样遭到歧视?超过半数白人持肯定意见,而白人工人阶级持肯定意见的则占到60%。尽管日渐式微,但种族主义在美国依然阴魂不散。

美国社会分裂日益严重

美国白人工人阶级不仅感到愤愤不平,而且对未来悲观失望。根据2015年美国社会价值观调查,52%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白人工人阶级中持这一观点的比例更高。悲观绝望情绪在整个美国社会蔓延。学历为高中及以下的美国中年白人的死亡率处在上升之中。20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导致年龄在45-55岁之间的白人工人阶级早逝的原因包括自杀、酗酒和吸毒,以及糖尿病和心脏病等往往与年龄更大的有色人种相关联的疾病。正如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份报告总结的那样,“憧憬繁荣、平等、机遇和民主的美国梦正面临种种挑战,包括日益增多的收入不平等现象、中产阶级的空心化趋势、低技能工人阶层的收入降低、安全感缺失和死亡率上升。”

在那些曾经具有良好经济状况,但现在就业形势不容乐观的社区,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经济压力的增加和社会认同感的削弱,往往导致社会不满情绪的上升,在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发生暴力冲突。过去数十年中,这常常发生在穷苦黑人和工人阶级之中,现在轮到贫穷的白人和工人阶级的白人了。过去,他们常常受到政策、惯例和看不见的市场的力量保护。现在,在全球化经济的趋势下,这些力量都已不再强大。他们曾经享有的特权也无法再阻挡那些他们曾认为是“其他人”的人群崛起,如黑人、拉美裔移民和穆斯林等。

这种想象中的来自于其他人的威胁,正是特朗普得以上台的原因,也是特朗普执政的基本主题。对于很多选民来说,特朗普主义(Trumpism)唤起了他们对美国过往的回忆。他的竞选口号“使美国再次伟大”召唤着人们回到美国繁荣昌盛和极具社会凝聚力的黄金岁月。当然,对少数族裔而言,这种想象中的黄金岁月只不过是种族隔离盛行、白人至上主义猖獗和非白人族裔无法享受物质繁荣和完整公民权利的苦难时代。伴随着这一经济和社会上的转折,数个因素正在重塑“种族”在美国政治生态中扮演的角色。经过一个世纪的斗争才得以实现的选举权以及禁止基于种族的选举限制的美国宪法第十五修正案正面临挑战。

与此同时,美国各党派在种族问题上的分歧也越来越严重。尽管种族身份一直是导致美国政治观点分裂的一个核心议题。但长期以来各党派在于何种程度上明确动员种族群体这一问题上表现各不相同。例如,在20世纪大多数时间,美国两党在种族问题上的分歧并不明显,两党中也没有任何一党试图挑战《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泛指1876-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和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民主党是由于他们的南方派系和北方派系存在分歧,而共和党则是因为不愿过多介入选举,因而无需在种族问题上表态。但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两党在种族问题上的分歧日益尖锐,将上一代人之间的罅隙演变成了鸿沟。半个多世纪以来,共和党在策划总统竞选时,曾多次利用种族仇恨议题:1964年提名《民权法案》的反对者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为总统候选人;1968年尼克松提出“南方战略”;1980年里根在费城进行竞选活动时,将地点选在民权活动人士詹姆斯·夏奈(James Chaney)、安德鲁·古德曼(Andrew Goodman)和米歇尔·思维纳(Michael Schwerner)被杀害的地方附近。

必须进行系统性变革

特朗普对种族仇视和移民的态度不仅仅是美国白人中某些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倾向的外在表达,更是一代人在种族问题上的结构性趋势所产生的后果。白人工人阶级选民之所以为特朗普所吸引,似乎并不仅仅是因为他重新激活了种族主义本身,而是他带来了一种与全球主义的政治视野相疏离的感觉,一种对过去荣光的怀想。尽管这并非总是基于明显的种族主义的态度,但却是建立在数代人所享受的优待的基础上的。无论如何,特朗普的言辞鼓励了那些赞同种族主义和反犹太思想的人和组织。

正如在夏洛茨维尔发生的悲剧所显示的那样,主张白人至上主义的仇恨组织从萌芽到壮大已有时日。但这一事件并不是孤立于美国范围内其他类型的种族对抗事件的。白人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冲突甚至流血事件,已经在美国许多地区导致了社会局势紧张。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期和自当选以来的言辞和行为已频繁触及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本土主义的边缘,而这一直被认为是受人尊敬的政治家的禁忌。他在夏洛茨维尔事件发生后的讲话可能已经触及了这一底线。

但是,我们不应把夏洛茨维尔冲突事件仅仅归咎于那群面目可憎、衣衫褴褛的游行者,也不应将罪责归咎于总统先生。尽管日渐式微,但种族主义的阴魂仍然在美国的上空游荡。人们一刻也不能放松对种族主义的言论和行为的警惕,并且要牢记:种族不平等的历史和结构性原因根深蒂固,它们暗流涌动,随时准备扩大影响。冲突和对抗无法消除种族主义的根源,只有进行系统性变革和体制性修复才能解决问题。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574期第7版,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大家都在看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