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亚太军情观察 | 俄罗斯在叙利亚首次使用“炸弹之父”的战略意图

亚太日报
09-14 17:09
+关注

亚太日报评论员 凌霄云

据英国《每日镜报》网站报道,9月7日,俄罗斯向叙利亚代尔祖尔地区的“伊斯兰国”组织投下了一枚被称为“炸弹之父”的巨型非核炸弹。随后,俄罗斯国防部在“脸书”网站上帖文,宣布该炸弹摧毁了“伊斯兰国”组织的一个指挥所和一个通信中心,同时炸死了包括“伊斯兰国”组织若干高层头目在内的大约40名武装分子。

而在此不久前,4月13日,美军在阿富汗东北部也投下了一枚被称为“炸弹之母”的巨型炸弹,在地面上炸出了1000英尺宽的大坑,周围人员全部毙命,取得了极大的国际轰动效应。

作为目前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常规炸弹,“炸弹之父”与“炸弹之母”的爆炸当量都非常惊人,杀伤力甚至接近战术核武器。此次俄罗斯在美国使用“炸弹之母”后不到半年使用“炸弹之父”,究竟有什么样的战略意图?

“炸弹之父”的正式名称为空爆热压式增强型炸弹。这种炸弹与一般常规炸弹不同,采用的是两级引爆的方式,即首先通过第一级引爆将炸弹主体送入空中,然后再让其发生“第二次爆炸”来杀伤敌人。

在爆炸过程中,“炸弹之父”将抛洒出由纳米技术制成的环氧乙烷和铝粉混合物,使其与氧气混合后进行引爆。环氧乙烷遇热后急剧膨胀,燃烧爆炸,产生大量的热量和高压冲击,其中超过5000℃的极高温度可以让爆炸范围内的物体全部变成废墟,而产生的巨大“蘑菇云”和冲击波,对坦克、洞穴、地堡和掩体等密闭空间具有显著的摧毁作用,破坏力相当惊人。

展开剩余74%

此外,“炸弹之父”的有氧爆炸还将消耗大量氧气,造成爆炸区域出现大面积真空,爆炸范围内所有生物都会因为缺氧而窒息而死。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深刻感受到在冷战中发展起来应对世界大战的摩托化步兵武器在反恐作战中无用武之地,因此借鉴美国反恐战争的经验,开始大量发展温压武器,例如,俄罗斯研制出来的ODAB-500PM型航空燃料空气炸弹,就是一种高速低空攻击武器,主要用于打击野战阵地上的部队和装备、清扫雷场和摧毁软目标,在两次车臣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由于“炸弹之父”主要产生的是高温和冲击波,在隧道、山洞或峡谷中爆炸后,所引起的震波会在山洞、隧道或建筑物封闭的空间里不断反射直至消失,因而不会引起洞穴的坍塌。而且,这种武器的设计目标主要是大面积杀伤有生力量和摧毁无防护或只有软防护的武器和电子设备,使其产生“功能损伤”,即发挥的效能有限、甚至失效,而不会破坏核设施内的核材料保护措施。也不会出现核辐射及落尘问题,因此非常适合打击山区和丛林地区的隐藏目标,成为当前俄军打击隐藏在山区和城市中恐怖分子目标的有效武器。

此次俄罗斯高调公开在叙利亚使用“炸弹之父”这种骇人武器,实际上就是要突出这种武器的杀伤效果,显示其可牢牢掌握战场优势和主动权,从而对境内外分裂分子和恐怖分子形成巨大震慑。

长期以来,积极开发先进武器,与美国争夺军事技术优势一直是俄罗斯抗衡美国的重要手段。一般来说,美国只要有什么新式武器,俄罗斯很快就会推出“对偶”的俄式版本,即使在核武器领域也是这样。而从命名“炸弹之父”以对应“炸弹之母”这一充满挑衅性的做法来看,俄罗斯决心抗衡美国的意志不言而喻。

2002年4月,美国开始 “炸弹之母”的研制工作,并于2003年3月在艾格林空军基地进行“炸弹之母”首次试验,在巨型炸弹研制和生产上取得了巨大进步。在美国成功试爆巨型炸弹后,俄罗斯也加快了对这种巨型炸弹的研制步伐,并要求比美国的巨型炸弹“威力更大、爆炸力更强”。2007年9月,俄罗斯成功试爆了被称为“炸弹之父”的新型炸弹,表明其军事和技术实力绝不亚于美国。

从两型导弹的性能来看,俄罗斯的“炸弹之父”远超美国的“炸弹之母”。根据媒体公开的信息,“炸弹之父”的爆炸当量相当于44吨TNT炸药,爆炸半径300米,杀伤面积28.3万平方米,相当于40个足球场,爆炸中心温度5000℃;而“炸弹之母”的爆炸当量相当于11吨TNT炸药,爆炸半径150米,杀伤面积7.07万平方米,相当于10个足球场,爆炸中心温度2500℃。由此数据可以得出,“炸弹之父”较之“炸弹之母”,爆炸当量是后者的4倍,爆炸半径是后者的2倍,杀伤面积是后者的4倍,爆炸中心温度是后者的2倍。而且,“炸弹之父”的重量只有7.1吨,比“炸弹之母”的8.2吨轻了1.1吨,更加便于运输和战术使用。综合来说,“炸弹之父”的性能完全碾压“炸弹之母”!

此次俄罗斯在美国使用“炸弹之母”之后不久立即投入更大威力的“炸弹之父”,其目的就是要向全世界显示其军队正在恢复“元气”,已重新拥有了诸多最新型装备和赶超美国的能力,同时表明其加强在中东地区与美国对抗的决心和意志。

从世界弹药发展的趋势来看,核武器因为其强大的威力一直是被限制的武器,因此无论多强大也只能作为一个威胁,在真正的战争中几乎不会用到,因此在战场行动将越来越多多地依赖常规武器。

由于巨型炸弹杀伤力接近战术核武器,既能实现对敌人实施大规模杀伤和破坏的目的,又不至于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国际法的制裁,可弥补核常武器之间的战术空白,同时也使核战争有了更长时间的缓冲期,因此俄美等国都对巨型炸弹都寄予了厚望。

从未来发展来看,随着军事科技的快速进步,越来越多的高新技术将会应用到常规武器的研制中去,就巨型炸弹而言,将会向着精确投放、打击深埋目标和多载机挂载等方向发展,以不断满足战场上日趋复杂的战术需要。

作者简介:凌霄云,亚太智库研究员,云南财经大学国际工商学院一带一路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国际关系学博士,军事战略学博士后,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战略与防务热点问题。

“亚太军情观察”作者均为资深军事记者和评论员,专栏紧扣全球军事热点和动态,为读者解析大国国防政策、地缘军事动向、国际军事技术、新型武器装备以及军事战略思想等。

(来源:亚太日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