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荣国府里贾赦袭爵,却是贾政当家?贾母搞平衡真是有一套!

趣历史网
09-14 16:25
+关注

在《红楼梦》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荣国府的当家人是小儿子贾政,而不是大儿子贾赦,列位看官都很清楚,住在荣国府荣禧堂的,才是荣国府真正的主人,而这个人却是小儿子贾政,大儿子贾赦相反住在偏院,很多人认为,这一点有违中国嫡长子继承制的传统啊!难道,真的是因为贾母偏心小儿子吗?

笔者认为,所谓偏心一说不过是玩笑罢了,不过由此推出有违嫡长子继承制,却是一个大大的误会,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说得很清楚,真正继承荣国公爵位的是大儿子贾赦,只不过按照袭爵的制度,贾赦被降了一级,为一等将军,而贾政不过是一个工部员外郎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贾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爵位继承者,而贾政则是继承了一部分财产,这并不违背嫡长子继承制。  

对于这一奇怪现象,众说纷纭,第一种说法是红学前辈周汝昌先生的考证成果,贾赦与贾政并非贾代善的亲生儿子,而是贾代善之弟的儿子,也就是贾代善的侄子,贾母将贾政过继过来,由于贾赦连过继子都算不上,因此只能住在偏院,这个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按周汝昌先生所言,袭爵的应该是贾政才对,然而,袭爵的却是贾赦,这就说明贾赦是贾代善的儿子,而非侄子,否则他无法袭爵。

展开剩余80%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贾赦确实是贾代善的长子,然而却是庶出,而贾政则是贾代善的嫡子,即贾政是贾母亲生,而贾赦却是贾代善之妾所生,在《红楼梦》第七十五回中,贾赦就曾大大赞扬庶出的贾环,并表示这“世袭的前程”是贾环的。

曹雪芹如此写道:“贾赦乃要诗瞧了一遍,连声赞好,道:‘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许多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头, 笑道:‘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笔者认为,此处虽然如此写,但是不足以说明这就是在暗示贾赦是庶出,如果贾赦是庶出的观点能够成立,那么根据嫡长子继承制的原则,贾政才是嫡长子,袭爵的应该是贾政才对,可袭爵的却是贾赦,由此推之,贾赦确为贾代善的嫡长子。  

那么,贾赦鼓励贾环袭爵如何解释呢?列位看官应该知道,贾赦与贾政虽为兄弟,但矛盾也不少,贾赦知道整个家庭都重视宝玉而轻视贾环,贾赦此举无疑是挑拨离间,使其兄弟二人争斗,可见其用心狠毒,也可见贾赦对于贾政和贾母那是相当的不满!

这第三种说法就是将《红楼梦》对照曹家的历史,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皇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史,曹家当时可谓是江南第一大豪门,曹寅死后,其长子曹顒任江宁织造,可曹顒二十三岁就去世了,此时,曹寅一脉无后,在康熙皇帝亲自过问下,将曹寅的四侄曹頫过继过来,接任江宁织造。

由于曹家在职位的继承上也出现了过继的情况,曹頫即为贾政的原型,这是胡适先生考证的观点,当然,如今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曹頫即为贾宝玉的原型,笔者认为,这些考证均是有道理的。

不过,我们不能把曹家的历史等同于《红楼梦》的故事,《红楼梦》是一部小说,而且是一部具有极强概括性,也具有一定自传性质的小说,因此,《红楼梦》不能等同于曹雪芹的自传,而是曹雪芹将其自身的经历,结合中国封建社会的众生百态,进行了高度提炼概括后,通过文学方式表现出来的作品,我们不能忽略了《红楼梦》的这种高度概括性,曹家的历史只能作为一个参考,毕竟很多曹家的历史都经过了提炼和文学加工,因此,我们必须回归文本进行探讨。

那么,回归《红楼梦》文本,为什么贾赦袭爵,却不能当荣国府的家,更不能住在荣国府的核心位置荣禧堂呢?笔者认为,这是为了维护贾府特别是荣国府的整体利益,进行的一次家庭权力的交易,起主导作用的则是贾母。  

从整体利益考虑,贾政显然更适合当家,在“文”字辈里,也就算贾政还不那么可恶,有点出息,贾政虽说是个封建制度的卫道士,但他好歹还是以“读书人”自居,而贾赦是个怎样的人呢?贪财好色,无恶不作,都打起贾母的首席丫鬟鸳鸯的主意来了,可见此人多么龌蹉!因此,贾政当家,更利于荣国府的前途。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贾政的大女儿贾元春很早就在皇宫之中,将贾元春送进宫,本身就是一次政治投资,皇天不负有心人,这笔政治投资终于在若干年后得到了回报,贾元春被封为贵妃,一时间,贾府上下风光无限,从这个意义上说,贾政就应该是荣国府的主人,就应该居住在荣国府最重要的位置。

为了摆平两个儿子,贾母体现出了高超的政治智慧,有人说,这不就是家里的事吗?用得着这么高大上吗?笔者认为,荣国府主人的问题,是关乎到贾家的命运前途,以及四大家族切身利益的大事,既是家事,更是整个利益集团的大事!

根据嫡长子继承制,贾赦顺利袭爵,但是,由于贾政的特殊条件,由贾政居住在荣禧堂内,名义上管理荣国府,为了平衡贾赦和贾政,贾母又让贾赦的儿子贾琏以及儿媳妇王熙凤实际管理荣国府,从这个意义上说,荣国府的管理大权依然是作为大房的贾赦掌握着。  

按说贾政应该不满这种权力被架空的布置,可贾政没有,因为王熙凤是贾政的妻子王夫人的内侄女,贾母的这个做法,实际上是将荣国府的管理大权交给了王夫人和王熙凤,这个平衡实在玩得高明,贾赦和贾政都没有意见,端的是“两全其美”!

不过,贾母的平衡术虽然掩盖了贾赦与贾政兄弟间的矛盾,但使得王家在贾家做大,贾家的管理大权逐渐被王家架空,特别是薛宝钗进贾府后,王夫人更是想着“金玉良缘”,促成贾宝玉与薛宝钗的婚事,以巩固王家在贾家的地位,王熙凤的态度也很能说明问题,她对“金玉良缘”并不感冒,她不希望有人跟她分权,因此,她是支持贾宝玉与林黛玉的。

贾母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她是贾宝玉与林黛玉的拥护者,“木石前盟”阵营有着贾母与王熙凤的支持,可根据《红楼梦》第五回判词推断,“木石前盟”并没有成功,贾宝玉与薛宝钗最终完婚,但“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同时也造成了《红楼梦》的大悲剧。

备注: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