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吾师吴靖,兼论知识的自我克制

不阅即焚1919
09-14 15:41
+关注

文/南柯太守

我的导师吴靖最让我佩服的地方,不在于宏阔的学识与敏锐的洞察,而在于她对于知识的自我克制。

她不缺乏生产爆款的能力,之前随手写了一篇《一步之遥》的影评就获得了10W+,但她拒绝成为公共知识分子(中性词),至今没有开微博,而把学生作为最好的言说对象。她有自己既定的价值体系和意识形态,甚至是成见,我和她在许多问题上有着根本的分歧,也曾有过不欢而散的争吵,但她会撸起袖子与我平等辩论,而不以师长权威逼人就范,甚至不试图说服我。

这本是一个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过程中的基本素养。但这些年混迹各种课程群、师生群,见识了好些尴尬的场面,比如某个老师在群里发了篇文章,本想作为批判的靶子,还未开口下面学生就开始“好顶赞”。凡是老师赞同的,就有花式的吹捧;凡是老师批判的,就有莫测的诋毁。

微信群成了最廉价便捷的谄媚平台,这或许不是老师们的本意,但隐然的权威驱动了这种怪状。福柯的知识-话语-权力学说能够很好地解释这里面微妙的权力关系,而我的导师却自己动手拆除了这种权威,我们不想生活在福柯的后现代世界中。

韦伯在《以学术为业》中说,教师不应当是领袖,党派政治不属于课堂,真正的教师会保持警惕,不在课堂上以或明或暗的方式,将任何一种态度强加于学生。我们不能要求教师没有自己的立场、信仰和成见,但这些适合公共言说——在那里立场越鲜明越好。但如果在课堂上讨论,就应该呈现讨论对象的不同形态、运作方式和具体条件下的具体结果,并且进行横向的比较,让学生自己去辨别。

展开剩余68%

讨论自由的时候应如是,讨论平等的时候亦如是,讨论计划的时候应如是,讨论市场的时候亦如是,批判极端民族主义的时候应如是,肯定爱国主义的时候亦如是。我很尊重张维迎在特殊的时期高喊“自由是一种责任”,并且在北大毕业季引发了学生的刷屏转发,但我并不认同他的论证过程和结论。我相信,自由与平等的真义,并不要求人们将它们幻化为图腾和长矛。

这基本是我导师采取的姿态,但她仍然会表达出她自己明确的倾向,有着自己鲜明的好恶。

不以人废言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标签化是我们面临信息洪流时的本能反应,我们借此构建简化模型,避免信息超载,存储认知成果。比如当我们看到消息来源是“环球时报”时,我们脑海中有一套印象,当消息来源是“南方周末”时,我们又有另一套印象。《纽约时报》、《人民日报》、《大西洋月刊》、半岛电视台……亦复如是。问题并不在于标签化,而在于我们是否愿意调整标签的含义和适用范围,是否愿意进入一个让自己不舒服的空间去校正自己的认知,而不将自己严密地包裹在信息茧房中,偏安于意见的一隅而孤芳自赏。

杜绝党同伐异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我导师身上也有一些党同伐异的倾向,并且还有一些我认为不好的习惯,比如鄙视一些不同的意见,总觉得那不是立场问题,而是智商问题。但我始终觉得,鄙视并不等于驳倒,有时候鄙视恰恰是因为驳不倒,只好抬高自己的姿态表示不屑与之一战。我能够坦诚地告诉我导师,我并不认同她无意带动的鄙视风气。但至少,我认为她的好恶来源于真诚的知识直觉,而不是别的利益动机。

拒绝偶像崇拜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我们总会有自己倾慕的思想对象,姑且称之为知识偶像或者思想偶像。但“思想偶像”这一偏正短语,重点在于思想,而不是偶像。思想意味着作者与读者、说者与听者之间永恒的交锋与对话。以我个人而言,我从甘阳的学说中获得很多营养,但并不影响我对他行事的质疑。把卖人设的事情交给演艺明星、体育明星、政治明星吧,思想偶像不需要人“设”。思想偶像也不是先知,不需要布道,前者传递的是knowledge、idea、thought、methodology,后者散布的是myth。很遗憾,我们现在的很多“男神”“女神”老师和思想偶像,兜售的都是迷思。

这诚然是一个贩卖迷思的时代,最吃这一套的未必是“群氓”“乌合之众”“网络暴民”,更容易接受迷思的或许是那些将要且还未获得高深学问的青年,摸着知识的门槛却还未登堂入室,通过接受迷思,学习话语,享受获得知识和超越群氓的虚幻满足。我自己也是这里面的一员。这些迷思时下最流行的症候,是某些知识付费项目的兴起,比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各类“听书”项目,让别人代你去读书,然后缩减、拆开,讲给你听。到底该说这是严肃知识通俗化,拆掉知识的高墙呢?还是该批判时至今日“快餐阅读”蔓延到严肃学术,读书也成了可以由人代劳的事情?

如果要总结的话,生而为人,我们有许多不可避免的思维习惯,刻板印象、偶像崇拜、党同伐异,这并不可耻,但却值得反思。求职季,即将离开逗留了近二十年的学校,去面对更加广袤的世界。我很庆幸在求知时代遇到了我的导师。我的导师教给我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套既定认知、意识形态、刻板印象、世界观、成见——她的很多观点我至今拒绝接受,而是在知识遭遇真实世界时,应当采取的自我克制的姿态。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