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黑盒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的35年 | 新刊

南方人物周刊
09-14 09:07
+关注

欢迎打开这条推送

你现在看到的是我们精心奉上的

南方人物周刊第526期新刊预告

本期的封面讲述的是

黑盒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的35年

湮灭的证据被重新打捞

埋藏的姓名被重新发现

泣血的砖石被重新树立

黑盒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的35年

占地面积2.4万平方米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新馆,静静躺在本部大楼的东南角。新馆被命名为“黑盒”,寓意飞机失事的“黑匣子”,记载真相的容器。它在场地中坍塌、下陷,撕裂,仿佛大地被锋利的手术刀切割开来,形成永不磨灭的伤痕。

展开剩余84%

从大兴土木到仓皇溃败,从杂乱无序再到重归空旷和平静,这80年都发生了什么?湮灭的证据被重新打捞,埋藏的姓名被重新发现,泣血的砖石被重新树立——1982,对许多人来说,是故事的起点,也是一项没有尽头的事业的先声。

日军细菌战的中国受害者群像

2017 年,距日军细菌战的中国受害者对日诉讼已过去整整20 年。

1997 年8 月,义乌崇山村30 名受害者联合浙、湘两省共108 名受害者,在日本律师、学者的帮助下,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日本政府谢罪赔偿。同年又有72 名原告起诉,共180 名原告,案件被合并审理。经十年诉讼,案件被诉至日本最高法院,日方法院认定了日军在华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驳回受害者索赔及道歉的诉求。

当年对日诉讼的180 位原告代表,现仅剩约三分之一在世。时间侵蚀着这些生命。在常德,当年61 位对日诉讼原告中,仅21 位在世;在义乌上崇山及崇山二村30 位原告中,仅9 人在世。

“等这批老人去了,这段历史会像灯油燃尽一样,永远灭掉。”74 岁的细菌战受害者王福元说,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商人汪峰

在汪峰看来,音乐和商业是有共同点的,“一个品牌或者产品,如果它的初心是跟风,那这个产品会不可避免地走向平庸,在商业上也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西尼德·奥康纳 神性,母性与人性

2017 年8 月初,爱尔兰传奇歌手西尼德·奥康纳坐在美国新泽西州一家简陋的汽车旅馆内,对着镜头坦白了自己的自杀倾向,并控诉对精神障碍人群的污名化:“精神疾病像毒一样,它不在意你是谁;与之一样可怕的是,污名化也不在意你是谁” ;“是污名化在杀人,不是精神疾病”;“ 对他们好一点,对他们温柔一点,去看他们”

黄龄 我只怕嗓子坏了

她甚少为自己做规划,舞台剧、音乐剧的邀请,有了就接。综艺有就上。演戏,导演觉得她合适,那就去演。只有音乐是一定要做的,但要做到什么程度呢?好像也没有高悬于顶的目标。担心是有的,“就怕嗓子有一天坏掉”

朱天心 我依然抗拒不舒服现实

朱天心已经59 岁了,齐颈的头发服帖着面颊,外围有些蓬松。说话声软糯,配上尚未下的纱巾,活脱一个年近耳顺的温和妇人。

软糯的声音里是坚硬的核,她言辞恳切,依然保持着年少时的愤怒,亦毫不避讳对叛逆的珍视。她忧心忡忡,谈论着文学进入了最差的时代,又为其开解,称这或许是好事,从此不管往哪方面走都是好的。她渴望多元,试图为弱势群体发声——她一直在坚持动物保护活动。核埋在这些物事中间,如同她的哮喘一样形影不离:不认同世界的主流价值观,拥有自我主张与意见,抗拒不舒服的现实。

俄罗斯之旅:我听到涅瓦河的发音

从20年代开始,苏联 《青年近卫军》 杂志的编辑就有困惑:为什么这么多女学生和女工人写信来,表达对阿赫玛托娃的诗歌“感到亲切”,而她根本不是共产党员!连最政治正确的官员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在三四十年代,当他们从一些被划为“人民公敌”的知识分子家里查抄出上千本书时,总是偷偷把阿赫玛托娃和古米廖夫的诗集占为己有

南方人物周刊第526期现已上市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