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再次现身,但这次主角是蓝瑛!丨画事

民国画事
09-13 20:36
+关注

《剩山图》出来了。没错,就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留在大陆的那一半。本月15号,西湖边的浙江博物馆。

但这一次,《剩山图》的展出,却不是想要当主角,而是为了西湖边的另一个画家。

元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浙江省博物馆藏)

这个人就是蓝瑛。

蓝瑛的老师是董其昌,董其昌特别推崇元四家之一黄公望的画,自己也仿了很多幅。

展开剩余97%

明 董其昌 《仿黄公望山水卷》纸本墨笔,故宫博物院藏

受老师董其昌的影响,蓝瑛特别喜欢黄公望,一生临了很多很多黄公望风格的画。这也是为什么浙博会将镇馆之宝拿出来展览的原因。

明 蓝瑛《仿黄子久深山图轴》,纸本设色,上海博物馆藏

翻开蓝瑛的简历,感觉非常闪耀。他的老师是董其昌,他画的山水有个专有名词叫“蓝家样”,他教出一个徒弟叫陈洪绶,他还开创了一个清初江浙画坛上著名的画派——“武林画派”。武林是杭州的旧称,如今的杭州城中心,还有一个武林广场。

但很奇怪的是,这样闪耀的履历,蓝瑛却一直没有大红大紫。这次蓝瑛展,我想找点蓝瑛的画册来看,竟然发现只有两三本几十页的小书。艺术市场上,蓝瑛也不是特别大的名头,人们给他归类的位置是:二线。

但是蓝瑛的画,却总能得到人们的喜欢,不少人会花几十万买一张清爽漂亮的蓝瑛,不为升值,就为喜欢。

这些看似矛盾的时期,其实都有合理的解释:蓝瑛是个职业画家。

在文人画兴起后的中国艺术史上,对职业画家往往带着几分鄙夷,似乎职业就代表着俗气。仇英能挤进明四家里去,是用高到爆表的技术堵上了大家的嘴,但就这样他做人也是低调低调再低调,落款除了名字啥都不写。

但是文人画这种一家独大,也造成了中国画的造型能力低下,表现能力不足,描写范围狭窄,面貌陈陈相因,变化比苹果6和6s之间的区别还小。并且,由于讲求写意、性灵这些比较虚的指标,现在给一些骗子艺术家留下很多可钻的空子,尤其是大写意。

蓝瑛就面对了这种文人掌握话语权环境下的不公平。尽管他绘画技巧成熟,也从董其昌等画家那里学来了文人画的笔墨情趣,但中国美术史总对职业画家稍显苛刻,有人甚至将蓝瑛归入“浙派”末流,也因此,关于他的生平资料,留存下来的非常少。

万幸的是,在明末清初那个动荡的年代,蓝瑛安安稳稳地活到了将近80岁,也一直没有停下画笔,留下了大量作品,供后人欣赏研究,这大概也是上天的公平之处吧。

本月15号,浙江博物馆筹备了一个关于蓝瑛的良心特展,汇集了蓝瑛不同时期的作品,共计60件(组),让我们一次将蓝瑛的绘画艺术看个够。这些作品都是从全国各大博物馆“搜刮”来的,它们从被创作出来,四处流散,到能够再聚首,历经几百年时间,非常难得。

说浙博的这次展览良心还在于,有十六件北京故宫、上博的馆藏蓝瑛作品,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来参展,但是都被浙博逐一编入展览图录,以补缺憾,真是非常为参观者着想了。

《湖上有奇峰——蓝瑛作品及师承影响特展图录》

话说,这本图录大书还没印出来,但是画事君已经拿到了一本样书,真的是样书,封皮上还写着修改意见,但翻开这本图录,真是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蓝瑛。

翻开这本展览图录,看到有仿黄公望的西湖山水,但又比黄公望多了一些活泼、明艳。

有仿米南宫的米家山水,笔头松弛,大家风范。

树枝、亭台,一笔不苟,但又毫不死板。

这些松树的画法,是从宋画里来的。而那两个高士,毫厘之间,显示出很好的造型能力。

他喜欢在天地间加上一些暖暖的红色,雪景也不例外。

而这样的仿古重彩,像是到了九寨沟。

他画的青绿山水,除了高古,还多一些可爱,仿佛是梦中的桃源。

这红树青山,仿若中国神话中的仙境。

但他会在山水之间画上人,而且给人物画出朋友,让他们促膝交谈,而不是孤零零的高士,只跟随一个抱琴的童子,看上去非常孤高。

即便是江湖相逢,吹笛者也希望有人欣赏。

或许这样的烟火气,让他的画不够清高,但正是这样温暖的色彩和烟火气,让我看完这本书后,非常喜欢蓝瑛。

因为,其实他也可以很雅致。

比如,这样的云山缥缈。让我想起渐江的《黄山图册》。

他也会用赵孟頫的方法来画高洁的兰花。

他还会用水墨画太湖石,笔触像跳舞一样,这看上去非常现代。

他亦能用宋人的方法,加上自己的感觉,来画一把果熟来禽樱桃小鸟的扇子。

蓝瑛的树,留在了陈老莲的画里,配上他怪怪的人物,又是一种味道。

陈洪绶《杨升庵簪花图》里的树,有明显的蓝瑛风格。

蓝瑛的学生陈老莲也是一枚职业画家,不仅画画,卖画,还开公司做版画,《水浒叶子》销路甚好,《博古叶子》直接就是行酒的令牌。

那大概是一个寻常生活也非常非常有质感的时代。

今天,我们不仅讲述蓝瑛的故事,还要特别放送浙江人美出版的这本展览图录,这本8开的大画册,可以说是蓝瑛目前来说最全且印刷质量最好的图录,图片都是对着原作校色的。

图录的编纂体例也是精心设计的,每幅画都有非常详尽的专家解读,有助于大家更好地欣赏理解蓝瑛的作品。

而且图录印数很少,且大部分不在市面上销售。民国画事拿到了两百本书,特别推荐给大家,尤其值得夸奖的是,这么大一本书(大八开42*29厘米)定价却只有528元,在纸价以天为单位涨价的时代,简直是非常良心了~!

下单一周内发货

关于蓝瑛,关于这次展览,我想你还有很多事情想知道。

我们继续细细地品味这座西湖边上的绘画奇峰。

渊源有自——蓝瑛与董其昌

杭州人蓝瑛资质聪慧,从小喜爱绘事,得民间画师指点,训练有素,善山水,又擅人物、花鸟。

蓝瑛成长的年代,杭州画坛原占有统治地位的南宋院体与浙派已经趋于没落,而曾经活跃于苏州地区的吴门画派,也逐渐被松江地区的文人画风所取代。

青年蓝瑛怀抱学习文人画理想情怀,离开家乡钱塘前往文人画中心松江一带游学,相继得到孙克弘、董其昌、陈继儒等名公硕儒的赏识与提携,跟随他们学习新兴的文人画理论和技法,在以后不断的交往中,他们都成为蓝瑛人生成长中的重要导师。

董其昌以佛家禅宗喻画,倡导“南北宗”论,将画分为南宗(文人画)与北宗(职业画),扬南抑北。蓝瑛能与南宗北斗董其昌的相识、相交,机缘实在巧合。

明 董其昌《昼锦堂图并书记》卷(吉林省博物院藏)

董其昌是文人画家,相对于职业画家的仇英,其笔墨技巧、造型能力都是短板。于是扬长避短,以文人画家董源、黄公望的写意笔墨描绘韩琦昼锦堂,同时也明确表达出董其昌在绘画取法上的倾向性。

该卷珍贵之处还在于卷后有董其昌行草书写的欧阳修为韩琦撰写的《昼锦堂记》全文,成为董其昌书画合璧的佳构之作。

明 蓝瑛《溪山秋色图》卷(天津博物馆藏)

在蓝瑛的人生道路上,董其昌对他起了至关重要的引领作用。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的初秋时节,二十九岁的蓝瑛以连绵的节奏,简远的用笔,创作《溪山秋色图》(天津博物馆藏),款署:“癸丑新秋日,仿松雪溪山秋色图,兼大痴笔法,蓝瑛”。

蓝瑛自题画面构图借鉴元人赵孟頫(1254—1322),笔法来自黄公望,但起伏却更为舒缓,皴法虽是黄子久的长披麻,与子久中锋用笔不同的是,蓝瑛较多侧锋皴写。

此图卷与董其昌在《昼锦堂图》卷中的结构、布局、用笔、敷色相仿佛。

或许,当时追随董其昌左右的蓝瑛,正是亲眼目睹老师创作《昼锦堂图并书记》,激情澎湃,在相隔不远的时间节点,一气呵成《溪山秋色图》。

董其昌倡导学习元人,对元四家之一的黄公望推崇备至。受董其昌影响,蓝瑛师承宋元以来文人画的笔墨传统,尤其倾心于黄公望,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仿黄”作品。这也是浙博为何在蓝瑛展中,展出《剩山图》的原因。

澄怀味象:蓝瑛绘画的成长轨迹

蓝瑛山水画成就,一是浅绛勾勒,二是没骨重彩。

从大量蓝瑛存世画迹,我们可以把蓝瑛山水画分为三个发展阶段:即早期(二十岁左右至四十九岁)、中期(五十岁至六十五岁左右)、晚期(六十五岁以后)。

明 蓝瑛《溪桥话旧图》轴(故宫博物院藏)

早期的蓝瑛,画风冲和清简、笔法秀润,面貌与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画派颇相接近。

天启二年(1622年),三十八岁的蓝瑛画下《溪桥话别图》(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奇峰入云,山峦走势如龙,气象高古,用笔劲利秀爽,一丝不苟,显示出蓝瑛早年对于传统的孜孜研习和初步的融汇能力。

明 蓝瑛《江皋暮雪图》轴(浙江省博物馆藏)

明天启六年(1626年)的十一月一日,一场雅集在雪中西湖游船上举行,士绅酬唱,书画遣兴,配以丝竹管弦,简直妙不可言。

面对银装素裹、游踪无迹的真实山水,,四十二岁的蓝瑛心脾俱畅,以娴熟的笔墨技法,运宋元人之丘壑,绘成《江皋暮雪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此图取西湖群山一角,绘翠峰初雪,寒林凝玉之景。山石施小青绿法,水墨勾皴之上敷以赭色,其后略敷石青、石绿,色墨两宜而不见浑浊,足以传递出作者的深厚功力。

明 蓝瑛《桃园春霭图》轴(青岛市博物馆)

六十五岁以后,是蓝瑛一生中最为精彩的时期,山水画已臻化境,到达艺术巅峰。此时他定居于杭州城东寓所,榜所居曰“城曲茅堂”。

顺治八年(1651年),六十七岁的蓝瑛在浙江嘉兴作《春山水阁图》(安徽博物院藏),兼具南宗文人画与北宗职业画的特色,是蓝瑛晚年精品力作。

明 蓝瑛《春山水阁图》轴(安徽博物院藏)

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七十四岁的蓝瑛在杭州寓所之城曲茅堂,创作晚年精品力作《万壑清声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图绘千山万壑,重岭叠嶂,九曲飞瀑依势而下,水榭可听飞溅轰鸣,幽径有高士相聚。长线勾勒山石轮廓,山石多用作者擅长的荷叶皴间以骷髅皴画成,树石人物以石青、石绿、朱砂、赭石诸色点染。树木萧森,笔墨苍劲老辣。

明 蓝瑛《万壑清声图》轴(浙江省博物馆藏)

值得一提的是,蓝瑛的重彩画,非常漂亮。

文章前面,蓝瑛早期模仿董其昌《昼锦堂图》的那幅《溪山秋色》中,就有了重彩山水发芽的痕迹。淡淡的浅绛、花青和石绿,将山河之间的颜色,表现的清雅、温暖又美观。

模仿董其昌《昼锦堂图》,中期在扬州的生活、创作经历,可以发现蓝瑛重彩画的发展轨迹,他在董其昌没骨重彩基础上,“力求构图更为饱满,色彩更为浓重,对比更为强烈”,把这种源自于六朝以来的没骨画法,推向了极致,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明 蓝瑛《仿张僧繇山水图》轴(无锡博物院藏)

赏石雅观

蓝瑛善与文人士夫相交游,早年游学于孙克弘、董其昌等文人画圈的经历,耳濡目染,对于文人赏石具有相同的审美爱好。受时代风气鼓荡,赏石、画石亦自乐在其中。

无论是寒冬枯木竹石,或是盛夏荷花湖石,蓝瑛笔下之石始终给人以奇秀之美,呈现出浓郁的文人画格调,其沉雄的笔墨又显示出遒雅的风致,与其山水画相比别有一番韵味。

明 蓝瑛《荷石图》轴(四川博物院藏)

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初夏,七十二岁的蓝瑛在西湖舟船上赏荷,兴之所至,绘就《荷石图》(四川博物院藏),水中立一湖石,二片荷叶高低错落,满布虫蚀的痕迹,更衬出荷花一枝独秀,亭亭玉立。构图疏密有致,笔法生动秀逸。以短促有力的线条勾勒湖石,水墨渲染,复以荷叶皴,浓墨点苔,突出湖石作为观赏石所须具有瘦皱漏透的审美品味。

明 蓝瑛《芝石图》轴(嘉兴博物馆藏)

蓝瑛画石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灵芝泉石图》(嘉兴博物馆藏),整幅画面,以赭黄为基调,自上而下布满危岩奇石,形貌幽古,跌宕多姿。被大胆夸张的灵芝,或长于石缝,或缀于突崖。山涧溪流迭泉,挂瀑如布,弥漫琼仙之气,更增强了画面的装饰趣味。用笔苍劲峻拔,墨色稳重,疏落有致,色彩明洁,展现了一代画师“落笔纵横奇古,气象峻嶒”的独特画风。

明 蓝瑛《松岳高秋图》轴(浙江省博物馆藏)

嘉木幽禽

蓝瑛的绘画题材广泛,山水之外,花鸟画方面也颇有造诣。

蓝瑛的花鸟画远宗宋代院体,近得同时代文人花鸟画风惠泽,撷取周之冕“勾花点叶”之法,又吸收吴门画派沈周、陆治、陈淳等工写结合的特色,推陈出新,线条勾勒,功力深湛。《图绘宝鉴续纂》评论蓝瑛花鸟谓:“竹石梅兰,尤为冠绝;写意花鸟俱余技也。”

全图以逸笔画就,墨笔写出枝干轮廓,赭石皴染,细笔双钩红叶,复以色点染,笔墨松动萧散。小鸟错落栖于枝干上下,笔简而形态生动传神,虽无年款,从风格判断当是蓝瑛中期向晚期转变时期花鸟画精品。

明 蓝瑛《樱桃小鸟图》扇面(故宫博物院藏)

蓝瑛晚年行踪以杭州为圆心,有时到绍兴、嘉兴作短暂停留,参与雅集活动,与地方绅吏或画中社友相与笔墨应酬。清顺治八年(1651年),六十七岁的蓝瑛在嘉兴鸳湖绘制《樱桃小鸟图》扇页(故宫博物院藏)。

樱桃枝干遒劲有力向上生长,树梢向右延伸并弯折下来。淡红色的樱桃颗粒饱满,叶片宽大,翻起的边缘处和被蛀过的不规则虫洞都透露出生动的自然之感。小鸟站在枝干的正中斜身向下,头歪向树梢一端正张嘴鸣叫,仿佛随时要飞离枝干。

明 蓝瑛《秋色梧桐图》轴(故宫博物院藏)

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七十岁的蓝瑛所绘《秋色梧桐图》(故宫博物院藏),画面巧妙地避开百尺梧桐树干,以中锋拉出雨后湿重下垂的梧桐枝,蜡嘴鸟栖于树枝上,气定神闲。

蓝瑛花鸟画题材相对集中,与山水多以秋景入画相似,花鸟画也以秋天居多。或许是秋天自然界色彩斑斓,树叶转红,果子成熟,引来小鸟竞相争啄,活泼可爱,触动画家更多的创作灵感,以致三百年后我们仍可从蓝瑛花鸟画中领略鸟语花香的自然之趣。

山高水长:蓝瑛的好朋友们

蓝瑛天资聪颖,成名较早,又广泛结交名流,其声誉高出时辈画家。他在明末清初的江南画坛,开宗立派,影响所及,直至晚清民国。

当时崇尚蓝瑛画派的画家众多,浙江就大有人在,亲炙私淑,不计其数。蓝氏一门子嗣如子蓝孟、孙蓝深、蓝涛、侄孙蓝洄;学生有刘度、洪都、陈璇、王奂、冯仙湜、顾星等。

清 蓝孟《洞天春霭图》轴(浙江省博物馆藏)

蓝孟,是蓝瑛的儿子。他的山水师承家法,摹仿宋元,得倪瓒疏秀风骨,胜于其父蓝瑛。

他所绘《洞天春霭图》(浙江省博物馆藏),布局采平远与高远,取赵孟頫小青绿法,绘洞天仙境。近景溪流汇成的水面波澜不惊,有船夫悠然泛舟;中景古松虬曲,盘亘溪流,桃林深处,二高士相谈甚欢;远景山峦奇石层叠,如犬牙交错。

无论构图,或是山石勾勒、皴法,用笔敷色,出于蓝瑛而自具风姿。然色墨交融,丘壑弥漫,变老辣为秀润,“如冰梨雪藕,见之唇吻俱爽”,显然是接受了“金陵画派”水墨渲染的长处。

特展目录

上海博物馆

7、明 蓝瑛 仿米南宫楚山清晓图册,纸本墨笔,纵30.8厘米,横23.3厘米,乙未(顺治十二年,1655年),71岁(积木)

上海博物馆

浙江省博物馆‍‍‍

鸣谢

浙江博物馆提供图片、资料

下单一周内发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