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工智能将取代人,还是成就人?

南风窗
09-13 15:55
+关注

南风窗

坐拥SpaceX、Tesla和Paypal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说,人工智能“可能比核武器还危险”。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被誉为地球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写道,成功的人工智能“会是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不幸的是,它也可能会是最后一个大事件”。

但是手机里的“小娜”是如此可爱,即使人人都知道“她”甜美声线的背后是微软强大的语音识别、语义判断系统,也会被“她”的笑话逗得忍俊不禁。我曾经做过一次实验:打开Windows Phone的小娜,问“今天过得如何”,再立刻打开iPhone的Siri——于是,“她们”愉快地交谈了起来。

人工智能到底是人类的蓝图,还是噩梦,也许确实是我们这个时代意义重大的议题。比如一个最接近现实的问题是,我们正在创造一些能像人类一样做出决定的人工智能,但这些机器躯体里,并没有道德观念,而且很可能永远也不会有。

2017世界物联网博览会“人工智能高峰论坛”就进行了这样一场辩论:一方坚信人工智能将导致人类的灭绝,一方则认为这种事“根本就不会发生”。而现场观众的投票结果也值得玩味:76%的人相信人工智能对人类有益无害。

展开剩余72%

人工智能高峰论坛现场

几番激烈的唇枪舌剑之后,辩论会以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科学家苏·艾伦·霍普特(Sue Ellen Haupt)和江南大学教授吴小俊组成的“反方”大获全胜而告终。

而正方“三辩”、达闼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晓庆的说法在现场掀起了一阵波澜。“我觉得我们的反方实际上是站在一个很狭隘的地球人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情的,实际上我们人类所站的这个地球在宇宙里面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完全有这种可能性,一个小行星把我们撞了,地球就没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摆脱地球对我们的束缚。”

人类在宇宙中开疆拓土,也意味着势必要征用人工智能到残酷的外太空劳作;同时,新的环境也要求人类加速与机器进行融合。到了那一天,人人都是赛博格(cyborg),没法再区分人和人工智能的明确界限。

像伦理学中著名“有轨电车难题”,当飞驰的电车驶过,是挽救一个人还是挽救五个人?人工智能对这些“道德两难”做出的选择,可能正预示着硅基生命和碳基生命的根本区别。

在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小说《环舞》中,就有专门的机器人心理分析师,根据机器人回答伦理问题的答案,来判断该机器人的“心理”状态。如果机器人的答案在“机器人三定律”之外流露出了犹疑和含糊,那么显然它已经拥有令人担心和恐惧的能力。

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在论坛中也表示,人工智能的出现必然会带来更多的难题。“所谓的人工智能,更精确来讲就是机器智能,这个跟人类的界限应该怎么划?什么事情是要由人类做的,什么事情是要由机器做的?”

而且,在场的科学家们也预测,一旦我们创造出和人一样智能的系统,这些智能机器将能够建造更智能的机器,后者通常被称为超级智能。也许到那时,机器的增长和膨胀速度将“迅雷不及掩耳”,人类似乎很难在自己未知的系统里保护自己。

“我们人类掌控未来不是因为我们是地球上最强壮或最快的生物,而是因为我们是最智能的,”《我们的终极发明:人工智能和人类时代的终结》的作者詹姆斯·巴拉特(James Barrat)说,“所以当这个星球上有比我们更智能的东西时,它将统治地球。”

邦妮·多彻蒂(Bonnie Docherty)是哈佛大学的法律讲师,也是人权观察组织的高级研究员。她指出了《银翼杀手》或是《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中的一些恐怖场景,人工智能自主武器的军备竞赛正在进行,成千上万的冷血杀手距离战场近在咫尺。“这些致命的机器缺乏道德观念,不应该被赋予杀人权力。”

2014年时,谷歌收购了DeepMind公司,后者是伦敦的一家以神经系统科学为基础的人工智能公司。这两家公司共同建立了一个人工智能安全伦理委员会,旨在保证这项全球瞩目的技术的安全发展。

机会和危机并存,大概可以称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写照。熊伟铭将其称为“这个时代的怕与爱”,到底是人工智能结束人类,还是人类依然享有“造物主”的权威,一切还尚在不明朗之中。而物理、生物层面的边界,往往束缚了人类的预见。

在微软“Emma计划”的视频播放之后,在场很多观众都流下了眼泪。通过人工智能的可穿戴设备,患有帕金森症的Emma用不再颤抖的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激动的她和研究员紧紧拥抱。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想法:人工智能不应该被视为洪水猛兽,因为这一刻,人类的尊严再一次得到了证明。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