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死转移:大滑坡前半小时 他发现征兆救了整个寨子

(2017年6月11日下午的大滑坡淹没了38间房子。)

2017年6月11日下午6点30分,杨政海发现山腰上的水渠有裂缝,立即电话告诉地质灾害检测员钱洪成。随后便开始了一场整个寨子的生死转移,半个小时后,大滑坡来临,淹没了38间房子。

杨政海成了寨子里的英雄。

“平日里就是种地或者在近处帮人修堡坎,也没经过什么风浪。”杨政海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发生大事之前,自己一个自然反应的举动,能救整个寨子的人的命。

村里人也没想到,这个47岁的男人,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2017年6月11日下午6点30分,杨政海发现山腰上的水渠有裂缝,立即电话告诉地质灾害检测员钱洪成。随后便开始了一场整个寨子的生死转移,半个小时后,大滑坡来临,淹没了38间房子。

因为报灾和转移都颇为及时,寨子上283位村民全部得以安全转移,无一人伤亡。

事实上,面临地质灾害的不仅是谢家寨,2017年6月22日至7月3日的强降雨期间,整个贵州省发生地质灾害55起。幸运的是,因为报灾和撤离及时,无一人伤亡,这其中,贵州省国土资源部门成功预报避让地质灾害31起,避免1859人的伤亡。

一截木棍,测出缝隙在扩大

(因为这场滑坡,杨政海成了寨子里的英雄。)

这一切似乎早有征兆。

6月11日下午2点,杨政海准备把买回来的鱼苗放到田里养,却发现旁边河里的水格外浑浊。

杨政海觉得反常,在他所居住的镇远县沿河村谢家寨,河水一直都极为清澈。但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放完鱼之后,他便和往常一样,牵着牛,上山割草。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再次出现,上山的小路有水不断流下来。“难道是水渠又冒水了?”

杨政海口中的水渠是白岩河水电站的引水渠,上个世纪70年代末,谢家寨的山上修起水电站方便了村民们用电,直到现在。

3年前,引水渠的水就曾越过堤坝往外冒,冲毁部分农田,水电站全部进行了赔付,这事也就揭过了。

不过,杨政海却隐约觉得事情不是冒水那么简单。他循着水流,一直来到引水渠堤坝,然后便清晰的看见堤坝上已经出现两指宽的裂缝。

(滑坡过后的几天里,杨政海经常一个人登上滑坡地山头,他在垮塌的岩石裂缝上做了很多标记,看看山体还有没有再出现移动的现象。)

杨政海找来一截小木棍,横放在裂缝上方。没过多久,他又亲眼见到小木棍掉到裂缝里面。

裂缝在扩大!

来不及震惊,杨政海的第一反应就是给钱洪成打电话,此时的时间是晚上6点30分。

“老钱,水渠开始渗漏了。”杨政海刚刚挂掉电话,之前的裂缝又发生了变化,从扩大直接下沉。杨政海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刚一退,他之前站过的地方就发生了塌陷。

事情比想象的严重得多,如果水渠里的水决堤之后冲下山,引发滑坡,那么山下的居民们就会全部被埋。杨政海不敢想,自己9岁的女儿还在家里看着电视,对于外面的可能出现的危险,她还一无所知。

杨政海几乎是飞奔着朝山下赶,他得立即通知邻居们赶紧撤离,这里面,还有自己的女儿。晚一分钟,都可能是灭顶之灾。

鸣锣喊寨,通知村民紧急撤离

(钱洪成自从当上村里的安全员后,对村里安全防范工作一丝不苟,每到逢年过节都会提着铜锣走在村寨里巡逻。)

钱洪成是谢家寨组的组长。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地质灾害监测员。钱洪成知道,从接到杨政海电话的这一刻开始,自己就开始和时间赛跑了。

钱洪成习惯性的朝引水渠望去,他甚至能看到一些滑坡的痕迹了。

“杨政海在电话里说,引水渠已经发生裂缝,并且在不断扩大。”钱洪成说,这意味着,大水冲出来引发滑坡,随时都可能发生,他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转移附近的村民。

他的第一步是打给水电站负责人罗政增,告诉他现场情况,通知断电和关闸;第二步是在电话里把情况上报到镇远县国土资源局和舞阳镇政府。随后,他开始挨个电话通知山脚下的村民撤离。

当了3年组长,钱洪成熟悉每个家庭的情况,有的家庭只剩老人留守,他专门喊附近的年轻人把老人背出来。此后,年轻人们还挨家挨户敲门,以确保人员全都撤离。

然而,在家里的,钱洪成可以通知到位,在附近做农活又没带手机的人怎么办?一个现实的状况是,寨子附近有许多高压电线杆,如果被冲倒,附近的村民很可能触电。

钱洪成急中生智,想到了放在家中的锣。按照谢家寨的规矩,每到逢年过节,值班的安全员都要在晚上9点和12点进行一个小时的鸣锣喊寨。钱洪成当了三年的组长,鸣锣喊寨的工作全部由他完成。

他迅速翻出锣,然后边跑边紧急敲打。村民们知道,这样密集的锣声是发生紧急情况才会敲的,只要听到,本能就产生警惕。当听到钱洪成大喊有滑坡快撤离的内容时,第一时间就朝空旷的安全区域跑。

(猛吸一口烟后,钱洪成说:“6月11日傍晚,我站在这里目睹了整个滑坡过程。”)

晚上7点,撤离工作全部完成。钱洪成从家中抱来竹子,栏在路中间,成为临时警戒线,然后自己就守在这里。“有的村民想进去凑热闹,还有的村民想回家拿财物,必须要阻止他们靠近滑坡现场。”

回乡之前,钱洪成在杭州的建筑工地里打工。每一年工地上都有防火演习,作为领班的他,还曾演习到火中救人,这些安全意识,他都懂。而作为地质灾害监测员,他和村主任一起,也参加过不少针对地质灾害防灾减灾的演习,及时断电,通知撤离,从哪一条路线撤离,撤到哪里算是安全区域,钱洪成心中早有计较。

村民们全部都撤到安全区域后半个小时,也就是晚上7点30分,引水渠下方开始大面积滑坡,“轰隆”巨响震动了整个村庄,整个山坡的水、泥土裹挟着石头朝下冲刷,把山脚38间砖木结构的房子全部掩埋。一同被埋的,还有一个10千伏高压电线杆。

杨政海有点惊讶大伙的撤离速度,自己仅仅是从山上跑到山下的时间,10分钟不到,女儿就已经被邻居带到安全地带了。

预防及时,98个隐患点都要防灾演练

(滑坡山头上的引水渠。)

危险并没有解除。

潘刚赶到现场时,是在晚上8点,滑坡还在持续,并且已经下起了小雨。

这个分管地质灾害的镇远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在接到灾情汇报之后,便第一时间朝沿河村谢家寨赶。

这几乎是他工作的常态,无论险情大小,只要接到报告,就会第一时间带队赶赴现场。2016年1月,潘刚从交通运输局调任国土资源局,“都是分管安全,深知这里面的重要性。”潘刚说,尤其是在6、7月的雨季,晚上觉都睡不好。

刚一到现场,潘刚便开始组织人手进一步排查农户,再次检查是否全部安全撤离。

随后,镇远县政府应急办、水务局、武警消防和公安部门陆续赶到。各部门成立临时指挥部,开始有序的抢险救灾工作:消防官兵用探照灯关注山体动向,特警队伍拉起警戒线,进行24小时值守。

不难看出,村民们在这次滑坡灾害当中,安全意识极强。这和当地的安全宣传、培训以及实地演练等措施密切相关。

潘刚已经记不清组织过多少场地质灾害监测人员现场观摩会,其内容主要是培训监测人员们如何记录,知晓基本危险区域,怎样引导群众撤离,平时要制作好撤离线路和安全区域等等。

“除此之外,还要教他们一些预防常识。”潘刚说,这包括看到树木要倒不倒;屋前屋后冒浑水;每一次气象局发布预警,监测员都要进行一次巡查等等。

镇远县总共有98个地质灾害隐患监测点。

每个监测点都要固定两颗钢钉,监测员每进行一次巡查,首先要测量两颗钢钉之间的距离,进行记录。只要产生变化,就必须报告。

对于国土资源局来说,每一次报告,都要立即赶往现场查看。如果情况把握不准,则马上请地质专家前来处置。2017年上半年,镇远县总共9次邀请专家前来。

这里面,有很多次是白跑一趟。

但潘刚觉得,即使白跑也必须来,这是关于老百姓生命财产的事。

2017年,镇远县还给每一个隐患监测点都做了一次地质灾害演练,距离沿河村滑坡最近的一次演练是在5月份。参与的人当中,除了隐患点的村民们之外,各个村庄的村委领导班子、地质灾害检测员全部都要参加。

在这些隐患点上,国土资源部门都立一个牌子,村民们一旦发现险情,就可以拨打牌子上的电话号码,上面标注了当地国土资源局和国土资源所负责人电话号码,他们24小时保持电话畅通。

晚上9点,山体不再滑坡。安全区域的居民可以回家,危险地区的居民被安排到邻居家里暂住。

潘刚还不能回家,作为国土部门的代表,他还得彻夜等待地质专家赶来。最终,在这里守了两天两夜之后,潘刚才赶回去休息一阵。

赶往灾区,深夜和暴雨是常事

(引水渠墙壁上出现长时间滲漏的印记。)

地质专家从贵阳赶到沿河村时已是第二天凌晨4点。

根据地质专家测算,这次沿河村谢家寨山体滑坡约为23万立方米,面朝村子的山体几乎全部垮落下来。由于报灾及时,撤离迅速,受到灾害危及的64户283人成功避险,无一人伤亡。

几个小时后,镇远县国土资源局联合其他政府部门成立的应急指挥部,便根据地质专家的意见形成治理方案,包括当天清理堰塞湖。

值得一说的是,贵州省国土部门的这种和专业技术对口协作模式早在2010年就在全国率先开展。

刘秀伟是贵州省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指导中心副总工程师,他从事地质灾害相关工作已经超过20年。

在他看来,作为地质灾害方面的专家,他们的工作除了日常的地质灾害隐患巡查排查指导之外,更重要的是当贵州发生重大地质灾害险情或者灾情之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地方政府部门的抢险救灾工作提出专家意见。

“我们赶到现场之后,会立即监测灾害隐患区,确保现场不发生二次灾害。”刘秀伟说,另外,还得到周边类似的地质结构地区排查隐患。

这是极其危险的,赶到现场的地质专家们,是靠近危险区最近的人。刘秀伟至今还记得,几年前自己在清镇的一个地质隐患点的遭遇,刚完成查勘工作,下山途中就遇到了崩塌。

不过,现在有了无人机和三维激光扫描仪,这种一个在天上看,一个在地上扫描的设备能够代替人工在最危险的区域进行查勘,“正是体现了科学防灾的理念。”刘秀伟说。

经过多年和国土部门的联动配合,如今刘秀伟所在的贵州省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指导中心能够在得到灾情信息的20分钟内,人员、设备全部就绪,然后赶赴地质灾害现场。

“我们是365天值班,每天值班24小时。”刘秀伟说,因为这个行业的特殊性,深夜冒着暴雨赶路是常有的事。

避让迅速,多次灾害无一人伤亡

这是一起典型的由暴雨引起水渠渗漏导致的山体滑坡。多位村民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谢家寨已经连续下了很多天的雨。

不仅仅是谢家寨,整个贵州省的降雨都是从6月一直持续到7月中旬,这对于山地众多的贵州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伴随着的往往是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

对于地质灾害隐患排查,和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指导中心反应一样快的还有贵州省国土资源厅的领导班子。

2017年6月24日,四川省阿坝州茂县新磨村发生重大地质灾害,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全国震惊。

甫一得到消息,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朱立军、党组书记周文等厅级领导便立即率领由地质专家等组成的9个工作组分别奔赴毕节、铜仁等一线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督促检查。

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肖才忠当时还在河南郑州开会,得知消息后便立即购买返回贵阳的高铁票。“下着暴雨,飞机肯定会延误。”肖才忠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选择高铁是为了不耽误时间。

来不及回家,甚至来不及吃饭,刚到贵阳的肖才忠便参加了针对险情的紧急会议,直到晚上10点才回家。第二天一早,他又赶去六盘水市进行督促检查。

(6月24日晚,朱立军厅长(中)前往纳雍县董地乡温泉钻探点现场调研并看望钻探职工。 )

这次的厅领导带队督促检查的工作一直持续了半个月,他们全冒着暴雨赶到每一个地质灾害隐患点进行督促检查工作。

一边是厅领导带队督促,另一边则是省、市、县三级国土资源部门立即行动,深入一线开展地质灾害防治大检查。

六盘水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曾晓芳,直到2017年7月1日建党96年生日之际,还在带队到各县区检查指导应急抢险工作。此前,六盘水已经连续2天遭遇暴雨袭击。

类似曾晓芳的案例还有很多,一个直接的数据是,6月24日以来,贵州省各级国土资源部门共4113人,分别到城镇、乡村、学校、医院等人口聚集区,公路、铁路等交通要道沿线,重大工程项目施工区等地质灾害防治一线开展隐患大排查。

无论是省厅还是地方州局,每一次成功避险的背后,都有着他们大量的工作,这些工作带来的成效也极为明显。

6月22日至7月3日的强降雨期间,贵州省发生地质灾害33起,但是,无一人伤亡,这其中,国土资源部门成功预报避让地质灾害22起,避免1200余人的伤亡。

2017年6月30日上午10点,黔东南州天柱县桥联村发生山体滑坡,这是一个地质隐患监测点,由于监测员在巡查中即使发现并报告,迅速组织撤离,无一人伤亡。

河瞬间被垮塌的山体掩埋

半个月后的7月14日上午11点,盘州市新民镇林家田村发生滑坡,规模约为22万立方米,直接导致17栋房屋损毁。由于村民报灾和撤离及时,无一人伤亡。新民镇党委书记杜国龙至今记得撤离时的一个细节,当时有4人正在河里游泳,杜国龙先是劝说,但他们不听,由于情况太过紧急,他捡起石头就扔向4人赶他们上岸。2分钟后,河流旁边的山体发生大面积滑坡,这条河瞬间被垮塌的山体掩埋。

2017年8月7日,距离大滑坡已经过去两个月,沿河村谢家寨的生活早已复归正常,滑坡已不再是他们主要的话题。唯有从山上滚落下来的黄色泥土和周围的一片绿色显得格格不入。

寨子上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在大家伙谈论英雄杨政海的时候,他又悄悄摸上了滑坡的山上,在有裂缝的地方插上小木棍,暗自做好记号。隔三差五的要上山数数木棍的数量,如果少了,就说明裂缝在扩大,吞噬了这些小木棍。

说到安全,他比谁都精。

文:刘佑清 | 图: 杨兴波 |编辑:申凌 |编审:罗玮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