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草根谭】72.与谈南国熙

南怀瑾老师的几个儿子与我走得最近的是南国熙。他在父亲辞世后陷入了无尽的痛苦,那种痛苦不是一般的痛失而是痛断,是撕心裂肺的痛,是断了线的风筝既飘忽又失重的恐惧。他常来杭州与我小聚,我安慰他也安慰自己,南老精神不亡,要接续好南老,在传承中接续痛断。

国熙8岁离开台湾去美国,之后在哈德逊河西岸的纽约西点军校磨砺,他功夫很好但从来不秀肌肉,文笔很好但从来不晒文章,人缘很好但从来不拉帮结伙。他父亲早年曾任国军武术教官,拳脚功夫神出鬼没,但知者寥寥。君子不器,良将不武,国熙深知其理。他告诉我西点军校特质:“不是说了什么,而是做了多少,结果如何。”南老一生自求自行自悟自解,“不离文字难为道,尽舍语言始是经”,“不学佛时方成佛,非参禅处即参禅”,习武也是如此,不战而胜方是强。

南老常跟国熙说,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不要只注视自己,要注视祖国,祖国是真正的归巢。1990年国熙的百岁祖母在温州仙逝,国熙代父回国治丧,在故乡的行程中,他第一次把注视的目光放大至祖国的广土沃野,而且从此再也没有游离过,他完全理解了父亲的真性情:我是温州人,我是中国人。

展开剩余58%

天猫双11红包领取中

前次国熙来杭,送我一册南老1955年出版的《禅海蠡测》。他说他在补课,“如果连一本《禅海蠡测》都没有看懂,还谈什么子弟传承呢!所有的书都不能替代,修慧修定,这是第一本,也是最基本。”

我也捧出二册线装书《史迻》交给了国熙。当年我随省领导去看望南老,南老从书房里拿出二册绝版书托付我们影印部分供有关方面参阅。谁料想影印工程刚刚完成,即已人去楼空。如今子承父业,自然原版奉还完璧归赵。国熙捧着这二册书,眼里噙满泪水,作为继承人,他深知父亲随身携带数以万计的珍藏绝版书的价值所在和责任担当。第二天,他把我奉还的书连同一纸捐赠书一起送到了省领导手里,他和家人自愿把南老的遗物藏书捐献给家乡。

南老曾经对国熙有过三问:“你做基金干什么?”“认识更多的有钱人”;“认识有钱人干什么?”“可以赚更多的钱”;“赚更多的钱干什么?”“为更多的人行善事!”国熙回答得很明快,一点也没有含糊。

南老还交给我一本早年的儿童启蒙读物,《绘图字课四千字文》,他希望普读,我觉得很难,这些古董书送给谁读呢?我深知老人家的用意,人文复兴从孩子做起,但是孩子的父母们在想什么呢?我把此事说给国熙听,他说他来做试验,果真,他在香港开办了怀师小学堂。看来,国熙解的是真谛、通的是真性、得的是真传。

【草根谭】

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不要只注视自己,要注视祖国,祖国是真正的归巢。

【菜根谭】

受享毋逾分外,修持毋减分中。

(禾必 2017年8月13日)

◆◆

栏目简介

君非知己莫与谈

与谈者的共同话题,共同感受和共同心声

浙商总会秘书处邀你谈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