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印度少将回忆1962年达旺之战

史客儿
08-13 18:00
+关注

●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印度国内至今仍没有忘记1962年边境战争的阴影,那么曾参加过那场战争的印度军人是怎么看的呢?印度退役少将尼兰詹·普拉沙德在1962年时曾担任第4步兵师(绰号“红鹰师”)师长,并在中印战争的紧要关头代理过第4军军长,指挥东段印军同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他在一本名为《达旺陷落:1962》的回忆录中,详述了印军在这场战争的关键性战役——达旺之战中惨败的经历,今摘编如下。

一切都很糟糕

达旺(位于所谓的“麦克马洪线”以南)是中国西藏门隅地区的重镇,六世达赖便出生在那里,印度自1951年2月派兵侵占达旺后,便将其经营成重要的军事指挥中心和供应基地。但普拉沙德认为,达旺看似“不可靠近的堡垒”,但面对时刻准备反击的中国人,它的致命弱点还是很容易暴露的。自从1959年印度总理尼赫鲁和国防部长梅农开始推行蚕食中国领土的“前进政策”后,新德里就在主观上认定忙于西藏平叛和东南沿海对台作战的解放军只会忍让,不会做出实质反应。

1961年,梅农发布代号为“昂卡尔”的行动计划,命令印军加速沿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向中国藏南腹地挺进,抢占尽可能多的中国土地,设立尽可能多的哨所,“就如同欧洲殖民时代那样,树起一杆旗,就等于占有那片土地”。而真正重要的达旺却没有多少守备部队。就在印军醉心于“抢地盘”之际,解放军通过平叛战斗锻鍊了部队,越来越多的官兵适应了高原环境,而且中国后勤部门在西藏东部诱敌广泛修建公路和机场,这对于扭转中印边境东段军力对比有着极为深刻的影响是——公路网能使中国快速集结和投送大兵团直达达旺以北地区,获得了战役的突然性。与之相反,印军却必须超过丛林密布、阴雨连绵的崇山峻岭,才能到达主要的作战区域。

展开剩余81%

实际上,印军根据“昂卡尔”计划建立的一系列哨所都处在脆弱的交通线终点,且大多数依靠空中补给。普拉沙德哀叹,即便印军拥有完全的空中优势,为了维持这些“蚂蚁部队”却要出动几百架次飞机,新德里战略思维上的失误可见一斑。更要命的是,印度的对华情报侦察工作更是“外行中的外行”。在中印战争爆发前,印度对解放军的前沿部署情况一无所知,流亡印度的达赖集团所提供的情报命题“充斥着歇斯底里情绪的谎言”,而文官领导下的印度政府却千方百计阻挠军方直接进行情报搜集,理由是“以东军事独裁”,只允许警察来搜集和处理国外军事情报。结果在1962年,印度中央情报部没能向印军提供任何有用的情报,甚至当战争开始时,中央情报部还在坚称中国不会诉诸战争。

第七旅崩溃

在1962年9月前,达旺驻扎着印军第七步兵旅、第一锡克联队、第四炮兵旅、工兵分队及后勤支援分队等。但印度国防部长梅农和第4军军长考尔中将憧憬着“昂卡尔”行动圆满成功,无视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更无视中国军队的反击准备,不断将达旺守军调往更靠北的地区。9月下旬,考尔强令印度东部军区司令森中将把达旺最后一支预备队——第7旅派往克节朗河谷与扯冬哨所,这一做法不但超出达旺基地的后勤保障能力,更破坏了达旺的防御体系。作为第7旅的上级,印军第4师师长普拉沙德极为不安。他认为,达旺是印军在藏南的防御支柱,一旦有失,印军盘踞的申隔宗、德让宗和邦迪拉等要地也将不保,甚至边印度东北剖腹藏珠的大本营——提斯浦尔也将受到中国军队的直接威胁。而达旺的地势是北高南低,拂面的高地对整个达旺镇和达旺河谷有居高临下的控制之势,可是第7旅这一走,达旺北高地顿时门户洞开。

普氏回忆,第7旅旅长达尔维准将曾忧心忡忡地告诉他,北上克节朗的第7旅只有5—7天的粮食储备,弹药除了其下属的第9旁遮普联队具备“一线弹药标准”(由单兵携带仅够一天作战的弹药)外,拉吉普特联队和廓尔喀联队只有按人份分发的“小袋弹药”(只够30分钟作战之用)。更严重的是,第7旅官兵大多穿着夏装,晚上每个士兵只有两条毯子御寒。可以想象,在初冬时节,这些部队露宿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地上是何等困苦。进入10月份后,越来越多的解放军集结在第7旅当面,并开始昼夜不停地挖战壕,解放军高级将领也频频到前沿视察。种种迹象表明,解放军将要越过克节朗河进攻了。普拉沙德试图说服上级允许第7旅后撤,但均被驳回。他很清楚,如果解放军发起总攻,必定会将重拳砸在分散部署且缺乏补给的第7旅身上,之后直取达旺。在日记中,普氏记下自己对未来战况的预测:“中国人突然而又猛烈地攻击,我们或许能抵抗半日,弹药用完,然后四散溃逃。”

普氏的预测终于应验了。10月20日凌晨,解放军以优势兵力和炮火向第7旅发动突袭,印军仅4小时就全面崩溃,克节朗方向的卡龙、扯冬、绒不丢、沙则、章多、择绕、吉普、色尔盖、哈东拉山口等防御支撑点全被攻占。至当日黄昏,克节朗方向的印军第7旅大部被歼,残部溃退入山林。第7旅的崩盘让普氏大为震惊:“我见过打败仗的部队,但没见过败得这么快的部队。”由于克节朗河谷丢失,有生力量被歼,达旺完全暴露在中国人面前。普氏知道,印军仅凭现有兵力根本守不住达旺,当务之急是安排守军撤退,以免克节朗的灾难重演于达旺。

据印军第4师师长普拉沙德少将回忆,截止1962年10月20日,印军在达旺的兵力部署为:达旺北大门——棒山口(距达旺30千米)驻有阿萨姆第5步兵营两个排,棒山口以南约500米处驻有锡克联队第1营D连,随时准备支援棒山口;锡克联队第1营营部率一个连、一个重机枪排及迫击炮、山炮分队位于冬门拉;达旺镇内部署有第4炮兵旅旅部、第62步兵旅高尔瓦尔联队第4营等,共约2700余人。印军在克节朗的迅速溃败,使普拉沙德确信达旺难以坚守,而且他还担心中国军队会经沙则向达旺背后的色拉穿插,于是他向印军东部军区司令森中将建议把达旺守军撤往色拉。然而森已被解放军吓破了胆,对普拉沙德的建议只撇下一句“你是师长你看着办吧!”随后便搭乘米——4直升机逃回提斯浦尔。

森的怯懦使普拉沙德极为失望,也坚定了他从达旺撤军的决心。于是,他下令棒山口的印军在解放军进攻时竭力抵抗,为达旺守军撤离赢得时间。而在达旺的印军则要迅速将物资整理好,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予以焚毁,炮兵一定要把炮弹打完,然后将能拉动的火炮和迫击炮带走,不能拉走的重炮予以破坏。

印军拟定的撤退路线是从达旺至下如(位于达旺以东20千米处),然后往东南跨过一条峡谷,再经东新桥渡过达旺河撤往色拉。由于东新桥是湍急的达旺河上的唯一通道,因此印军在东新桥上布置了小部队,目的是在守军撤离后炸桥,以便拖延解放军前进的速度,使印军有时间在色拉建立起新的防线。

普拉沙德虽预感到解放军将猛攻达旺,但他所设想的解放军主攻方向是棒山口。可是解放军没有按照他的指挥棒转,而是采取“多头并进”的战术,主攻方向也不是棒山口。10月23日10时,解放军西藏军区根据总参谋部下达的“相机占领达旺”指示,下达“攻歼达旺地区印军的作战命令”,由藏字419主力部队、第11师两个团、山南军分区4个连合歼达旺印军。具体部署为:藏字419部队由尤布、永邦下地经龙拉、岗地绒向达旺实施主要突击,在第11师配合下,歼灭达旺印军;第11师第33团由邦炯山口经格金山口直插劳地区,切断达旺印军退路,配合藏字419部队攻歼达旺印军,同时该团还以1个营沿达旺河北岸选择有利地形组织防御,阻击可能由德让宗来援的印军;第11师第32团和山南军分区的4个连则由棒山口、冬门拉左拉攻击前进,力求使印军陷入混乱。

据普拉沙德回忆,尽管棒山口不是解放军主攻方向,但仍是达旺之战中打得最惨烈的地方。10月20日,棒山口印军向普拉沙德报告,解放军已抵达哨所正北一个突出的山脊并开始挖战壕。解放军赶到2日也没有发起进攻,棒山口前线突然变得宁静起来,普拉沙德意识到这种宁静是解放军即将发起猛攻的前兆,于是严令阿萨姆第5步兵营的两个排和锡克联队准备应战。

10月23日7时,中国山南军分区4个连在迫击炮、火箭筒和机枪火力排斥下,从前几天挖掘的战壕里跃出,向棒山口印军发起攻击。面对进攻,印军依托土木工事拼命射击,一度挡住解放军的再次进攻。但战至9时左右,印军弹药基本耗尽,尽管印军派出一个弹药运送队,却仍补充不了弹药消耗。9时30分左右,解放军的第三次攻击终于突破印军阵地,并和印军打起肉搏战。在中国士兵凶猛的拼杀面前,印军两个排除4人逃跑外,其余全被击毙。

紧接着,解放军乘胜向锡克联队D连发起进攻。据普拉沙德加快,解放军根本不惧怕印军在山口设置的拦阻炮火,连续发起勇猛攻击,还派出部分兵力从山腰两翼进行迂回包抄。战至当日下午,锡克联队D连基本被歼。随后,解放军先头连(山南军分区第3团第1连)立即向冬门拉攻击前进,主力随后跟进。前进途中,遭到拉古拉和达旺方向的印军炮火拦阻,但仍于当日傍晚拿下冬门拉,印军锡克联队大批散兵溃退到达旺,继而逃向东新桥。至此,棒山口一线的印军所有据点均被解放军捣毁。

10月23日早上,普拉沙德接到棒山口等地传来的战报,急令达旺守军迅速撤退。到当天下午,所有达旺印军全部撤出,并于24日下午渡过达旺河,然后印军炸毁东新桥。由于印军主动撤退,所以解放军藏字419部队、山南军分区部队在未与印军过多接触的情况下,分别于24日与25日早上进驻达旺。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建议。中国总参谋部也于同日命令西藏边防部队停止追击,在达旺北休整待命。至此,中印边境东线第一阶段作战结束。

——后记:在克节朗—达旺反击作战中,中国军队共歼印军1897人(毙832人,俘第7旅旅长达尔维准将以下1065人),缴获各种炮75机枪122挺、各种枪械1104直升机3汽车11辆、电台74部和其他军用物资若干。中国军队阵亡151人,负伤334人。

【原载《上海译报》2010年6月2、9日 石宏编译 舒云新浪博客】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