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搞笑
手机搜狐
SOHU.COM

发现女上司的隐私,她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堵我的嘴!

采采
07-17 23:44
+关注

在我家隔壁,住着一位中年丧偶的寡妇,我喊她周婶。

周婶有个女儿,名叫王悦婷,今年二十三岁,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皮肤白皙,标准的瓜子小脸。

而且她很喜欢穿高根鞋和黑丝袜,尽情地展示着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细细的蛮腰,配上葫芦形的曲线,几乎堪称魔鬼身材。

每当她走在村子里,几乎每个男人都在盯着她看。

大家都觉得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神,美丽高贵、气质优雅,可是我却知道,私下里的她,完全是另一副模样。

用蛇蝎心肠来形容,也一点也不为过。

三年前,我的父亲在一次乡村体检中,被突然检查出了肺癌。

当时我刚上高二,可为了给父亲筹钱治病,只能无奈地辍了学。

这是做儿子的本份,我心里并没有什么怨言。

因为家里太穷,实在拿不出手术费,母亲便向周婶家借了三万块。

当时借钱的时候,王悦婷的表情十分难看,还说了很多刺耳的话,像什么:没钱就别治了,反正治了也治不好,纯粹花冤枉钱之类的。

展开剩余89%

不过看在多年邻居的面子上,最后她们还是把钱借了出来。

但王悦婷却提出了条件。

我必须给她免费打三年工,直到把钱还完为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更过分的事,她竟然还要算上利息。

可为了治病救人,我和母亲只能屈辱地答应。

王悦婷在南方一家电子厂上班,是车间里的一名小领班。

在她的安排下,我进厂当了一名流水线操作员,每月工资两千块左右。

不过大头都得给她,我只能拿五百块钱的生活费,饿不死,但也根本不够花。

而且王悦婷对我还十分刻薄,上班的时候,她根本就是将我当奴隶使唤,重活累活都让我来干,完全不念我喊了她这么多年“婷姐”的情份。

因为是电子厂,我们厂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

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是正常现象,每当晚上下班的时候,大多都是深夜十点以后了。

那个时候,别的员工都可以回家去睡觉,可我却要拖着疲惫的身躯,留在车间拖地、打扫卫生。

更过份的事,王悦婷还特别懒,她身上换下来的衣服,都是让我来洗,甚至包括里面的内衣。

身为一名五尺男儿,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严重侮辱。

这天晚上,她又把换下来的裙子和内衣甩给我,用命令的口吻说:“赶紧把这几件衣服洗了,洗好谅到阳台上,明天我还要穿呢。”

说完,她便扭着小蛮腰,趾高气昂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我们住的房子,位于工厂附近的一座城中村内,一室一厅。

她和老公住在卧室,而我则睡在客厅外面的沙发上,夏天的时候,就在地上铺张凉席,打地铺。

“婷姐,你的衣服才穿半天,还这么干净呢。”我忍无可忍地说,真拿我当免费洗衣机了?

“穿半天怎么了?脏了就得洗,洗好了我给你这个月的生活费,不然就别想要了。”王悦婷不耐烦地说完,就转身进了屋,还“彭”的一声,狠狠地关上了门。

看着手里的衣服,我咬了咬牙龈说:“王悦婷,我再忍你一年。”

算起来,我已经为她打了两年工,再熬一年,就可以解放了。

到时候她就算跪地求着我,我也不会再给这个臭三八洗半件衣服。

洗完之后,我走进王悦婷房间,对她说:“婷姐,衣服我已经洗好了……”

可是一推开门,我却呆在了那里。

只见王悦婷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正在修剪脚趾甲。

她身上穿着一条粉色绸质的睡衣,裙摆非常短,几乎连膝盖都遮不住。

那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就这么赤果果地伸出来,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玉器光泽。

由于王悦婷翘着二郎腿,从我站立的角度,能清晰地看到很不雅观的风景……

“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王悦婷一抬头看到我,立即站起身训斥道。

因为一直生活在她的淫威之下,此时看着她柳眉倒竖的模样,我就感觉有些害怕,说了声对不起,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王悦婷又叫住了我。

“婷姐,还有事吗?”我转过身,看着她因愤怒而变得酡红的漂亮脸蛋,有些紧张地问道。

王悦婷穿上拖鞋,走到我的面前,冷冷地说道:“衣服洗好了?”

“洗,洗好了。”我低下头,小声回道。

“我警告你,以后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许进我的房间,听到没有?”王悦婷对我训斥完,便转过身,从床上的皮包里抽出三百块钱,十分厌恶地递给我道:“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省着点花。”

什么,三百?我生气地抬起脸,说道:“婷姐,不是五百吗,怎么又变成三百了?”

“你吃我的,住我的,我都没向你要生活费,你还想怎么样?”王悦婷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一听就恼了,心说,我给你洗衣服,给你做饭打扫卫生,就算请个保姆,也不止三百块吧?”

这么点钱,除了吃,我毛都不剩一根了。

“我还得买衣服,买生活用品,三百根本不够花!”我大声吼道,第一次在王悦婷面前发脾气。

“你喊什么喊?三百块,够你生活了,别忘了,你们家欠我的钱,还没还完呢。”王悦婷叉着细腰,不甘示弱地说,不过我发现她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由于性格比较内向,加上平时不爱说话,所以在外人眼里,我似乎特别好欺负。

不过越内向的人,一旦爆发起来就越可怕。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被王悦婷骑在头上,像奴隶一样使唤,动则呵斥辱骂,实在是受够了。

此时看着她娇媚动人的脸蛋,真想狠狠抽她一个耳光子。

可是我不敢。因为那张欠条,还在她手里拿着。

如果我今天打了她,解气是解气了,谁知道她会不会以此为借口,不把那张欠条还给我?

“这三百你倒底要不要?不要我就收回去了。”王悦婷好像知道我会妥协一样,阴阳怪气地笑道。

“要,干嘛不要?这是我应得的。”我夺过她手里的钱,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回到外面的大厅里,我坐在沙发上,越想越觉得恼火。

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里,虽然很疼,可我依然用力握着,有一种发泄似的筷感。

夜渐渐地深了,不知过了多久,王悦婷卧室里的灯光熄灭了,里面传出播放电视机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了刚才看到的画面:那丰满雪白的大腿、鲜红的指甲豆蔻……像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中不断晃动。

想着想着,身体就起了火。

我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对异性有着非常强烈的渴望。

因为家里太穷,加上性格太过内向腼腆,一直没交过女朋友,偶尔兴趣来了,只能靠五姑娘解决。

王悦婷虽然恶毒刻薄,可身材却异常火辣,夏天的时候她又总是穿得那么清凉,每次看到,都让我感觉特别冲动。

看着阳台上挂的那条白色内衣,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冒出一个报复性的念头。

“你不是爱干净吗,我就让你干净不成,哼。”

我见王悦婷不会再出来了,便跑到阳台上。将那条还半湿的小内内抓在手中,像做贼一样,迅速跑进了卫生间里。

关上门,插上锁梢。

看着手里被揉成一团的布料,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紧张得后背直冒虚汗。

深吸一口气,我迅速解开了裤子,脑海中出现了一副极为刺激解气的画面……

几分钟之后,我浑身一阵哆嗦,有些疲惫地靠在了墙壁上。

看着手里已经变脏的裤头,心里有一种做坏事的罪恶感。

“吱呀!”

门外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我知道是“李哥”下班回家了,吓得赶紧将裤头塞进口袋,打开门,走出了卫生间。

李哥醉醺醺地走进房子里,离的很远的,都能闻到他身上刺鼻的酒精气。

他的全名叫李大伟,是王悦婷的老公,在一家机械厂做业务员。

因为后面那个字眼太敏感,所以我一直都喊他李哥。

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李哥的应酬非常多,一个月里,有大半时间都在外地出差,不过这几天正好住在家里。

其实说起来,他对我还算不错的,不像王悦婷那样,总是对我横竖看不顺眼。

不过他酒品太差,一喝洒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脾气也会变得十分粗暴。

因为这个毛病,他和王悦婷经常吵架,还总是摔房间里的东西。每当那个时候,我都会躲得远远的,以免殃及池鱼。

“小乐,还没睡啊?”李哥今天似乎心情不错,笑呵呵地看着我说。

“恩,刚才在给婷姐洗衣服,一会就去睡了。”我有些心虚地回道。

李哥听后,转脸朝王悦婷的卧室看了一眼,小声咕哝了一句:“他麻的,这个小搔货,一会看我怎么收拾她。”

说完,他便脱下身上的西服,摇摇晃晃地走进了王悦婷的卧室里。

我暗松了口气,马上跑到阳台,将藏在口袋里的裤头拿出来,迅速挂回了衣架上。

可是看了看,又觉得不太妥当。

刚才揉了那么久,裤头已经皱巴巴的,万一天亮之后还是这样,王悦婷肯定会起疑心的。

我捏着裤头的两角,来回拉扯了几下,这才捋顺了一些。

上面的东西还在,不过经验告诉我,等晾干了之后,它们就会消失不见了。

想到明天王悦婷穿着这条“脏”裤头去上班,我就像报了仇似的,感觉又刺激又兴奋。

“咻……”

我得意地吹了声口哨,经过李哥卧室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争吵声:“李大伟,你发什么神经啊?这都几点了,赶紧滚开,老娘今天没兴趣。”

“搔货,你对我没兴趣,是不是对小乐有兴趣?说!”

“李大伟,去你妈的。我怎么会对那个傻小子有兴趣,老娘烦他还来不及呢……”

听到他们提到我的名字,我马上竖起了耳朵,注意倾听着。

就在这时,里面突然传来“啪”的一声,王悦婷紧接着发出一声惨叫。

我以为李哥又发酒疯打她了,正想转身跑掉,哪知过了一会,里面突然没了动静,

片刻之后,床铺开始吱呀呀地摇晃起来。于此同时,卧室里还传来李哥粗重的喘息声,和王悦婷意味难明的叫声。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