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B站被清洗的时候,这部电影却讲了「二次元」的世界

奇遇电影
07-17 23:39
+关注

要追溯发源于岛国的“二次元”文化真正意义上冲击中国是什么时候,有点费劲。

70、80后抱着“海南美术摄影出版社”盗版的《七龙珠》《侠探寒羽良》废寝忘食啃读的时候;男生们以“学习计算机”之名买“小霸王学习机”玩《魂斗罗》的时候,这算不算是最早的“二次元”?

十多年前还没有公众号,没有微博的时候,最红的社交网络叫“猫扑”,上面一帮无所事事的人,确立了最早的“弹幕”——在论坛里盖楼,并发明出各种表情包和符号(比如一直沿用至今的“23333”)。还未成名的筷子兄弟在那上面拍出了他们最早的戏仿恶搞小短片……焉知这不是中国最早的“鬼畜”?

等到90后成长起来,他们把这种文化愈加发扬光大,他们聚集在B站,尽情地挥洒着自己的创造力;他们出没在各种动漫展,cosplay着各种的动漫人物。

于是我们迎来了一个“二次元”时代。不管你喜不喜欢,这种亚文化已经大行其道,悄悄占领世界。

中国电影界似乎总是慢人一拍,直到最近,才有一部真正意义地对准着“二次元”世界的电影出现,《闪光少女》。

展开剩余84%

一直只存在各种ACG论坛、出没于B站弹幕里的“二次元”,第一次被呈现在大银幕上

“二次元”天然不是90后,90后天然是“二次元”。他们在那里长大,有强烈的个性,甚至会用稀奇古怪的方式装扮自己,但他们对自己要做什么,也有着明确的界线和标准。

《闪光少女》里的陈惊(“神经”)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在音乐附中的同学眼里,她是知名的奇葩,人缘奇差。

闪光少女陈惊,徐璐饰演

陈惊喜欢上校草师哥,却反被对方嘲笑。为了证明自己,她联手“502宿舍”的二次元居民,组成2.5次元乐团,还卷入了学校两大院系的混战当中。

“二次元”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概念了。但这的确是它第一次以华语电影的样貌出现在大银幕上。于是,通往神秘世界的大门开启了……

由王冉导演,鲍鲸鲸编剧的《闪光少女》,将于7月20日上映

面对二次元居民,你需要抛掉老旧的道德教条。什么“无私奉献”?什么“情怀”?这些东西无法打动他们。如果你总跟他们念叨,就会马上被定义为“没有共同语言的人类”。

《闪光少女》中的二次元居民,懒得花精力维持表面的人际关系,不会因为人们的指指点点就放弃漫画式的穿着。但他们对自己的爱惜可能远超“常人”,会认真打扫房间,也会精心打点自己。

《闪光少女》剧照,中二十足的二次元装扮,选购搭配起来其实颇费心思

所谓的二次元,与三次元其实仍然有着紧密的联系。善恶、义气、理想、感情,二次元里一应俱全,只是更加纯粹炙热。

《闪光少女》的故事原本就来自于编剧鲍鲸鲸学习扬琴的真实经历。影片里固然有妖气四溢的二次元风格和搞怪的节奏,但各种生活细节,却使它不至于脱离现实。

鲍鲸鲸是导演王冉的妻子,她笔下《失恋33天》中的“王小贱”就是以王冉为原型的,这次,她凭借《闪光少女》,拿到了“最受传媒关注编剧大奖”

由于故事发生在音乐学院附中,影片对音乐的运用成为了十分突出的要素。其中,“古风”音乐通过二次元世界,在海外开花,又回到国内,被年轻人重新钻研。

这种“东与西”、“新与旧”的碰撞,正对应了人物关系中,官方与草根、主流与小众的冲突。

另外,电影中祖孙隔代的忘年切磋,虽然占去的篇幅很少,却是点睛之笔。

2.5次元乐团演奏中国传统乐器

一个默默无闻的看门大爷,将被遗忘的古典和正念重新寻回。在年轻人的演绎下,这行将作古的朽木又焕发出生机。

装吗?一点都不。假吗?不能更真。

看上去过于理想化的大欢喜结局,不是对现实的刻画,而是对现实的祈望。也许有一点,即将失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会有人继承,年久失修的古物遗迹也能得到妥善的保护。

说了这么多,还是得回到主角陈惊和她的二次元同伴身上。

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总是咋咋唬唬,充满幻想,冲突不断的。

这让我想起郑大圣的电影,《蚀》系列。不论是在百年前的沪江大学,还是在当代的音乐学院附中,年轻人的故事总有相似的模样。

《蚀》系列电影共有五部,由茅盾的《蚀》三部曲改编而来,讲述了大革命前后小资产阶级知识青年,不断追求不断幻灭的人生历程

几代人追逐梦想,追逐爱情,这种执着是因为什么而奋起?又最终因为什么而妥协?

老一辈的人,总把“家国”、“父母”,“生计”挂在嘴边…

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家中长辈,已过退休年龄,却还在研究所兢兢业业。问及当年,她坦言,要不是为了给祖国做贡献,她会选择文学,而不是科学。

而你若要问濮存昕、陈道明、葛优等一众老艺术家,为什么选择做演员?他们会告诉你,为了糊口。

上一代人不是没有理想和赤诚,只是他们觉得,这些追求必须得结出丰厚的果实,既喂饱身体,又滋养声名。

那时候,学美术就非要在巴黎出人头地,学音乐就必须演到维也纳金色大厅。如果世界没有自己倾倒,那一切的努力似乎都没了意义。

记得小时候,钢琴老师收徒前会先看看小朋友的手指长短。如果不够长,就不可能成为钢琴大师,因而也没有学琴的必要。

在《立春》中,痴迷于歌唱的王彩玲和热爱芭蕾的胡老师,因为没有做出任何成绩,所以也成了人们眼中的神经病。

《立春》中的王彩玲,不甘心像普通人一样过庸俗的生活,却也始终追逐不到自己的音乐梦想

有时候,坚持做自己,真的太需要勇气了。

正因此,在《闪光少女》的几个转折中,父母与孩子短暂的意识冲突,让我忍不住泪奔。

专心学习扬琴的陈惊

科学也好,艺术也罢,有一份热爱本是件幸福的事情。资质、前途都可以在对梦想的追寻中抛却。但这世界并没有那么简单。最终,我们看到的只是少数精英,与大量沉默在妥协中的时代炮灰。

幸好新纪元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出路。

前面说到的研究所亲戚,最近接待了一群00后学生的来访。大科学家一开始特别担心,不知道怎么跟这帮叛逆的小家伙交流。可她发现,孩子们最关注的是学医经历、医生待遇、医闹纠纷等一系列现实问题。

这群浸泡在二次元营养液里的孩子,不喜欢和大人做太多交流,也不愿意四处宣扬形而上的理想。但他们是看得见荆棘的。在种种权衡中,他们会为一份喜爱,勇往直前地披荆斩棘。

秩序井然的同学们让人感到了一丝艺术生的艺考压力

冲突当然是不可避免的。但闪光的年轻人并不想消灭对手,而是选择在对立关系的转换中,和曾经的敌人并肩站在一条新的阵线。

所以,影片中消沉的主角会在《义勇军进行曲》的乐声中站立起来,流行天王会站在独特的角度对后起的年轻人加以认可。影片最后的音乐会,也让人想起前一阵爆红的日剧《四重奏》的结局。

《闪光少女》中的“老干部”陈奕迅

说起来,年轻的时候我们究竟该做些什么,才不会在以后回忆的时候后悔呢?

《猜火车》里四处挥泄荷尔蒙的少年,整日嗑药放纵,坑蒙拐骗,打架斗殴……二十年后,却还是要面对“选择什么”的问题,清偿以前积累的旧债。

《猜火车2》的片尾,雷顿在家中的小卧室里随音乐扭动身体

最后,雷顿回到自己六平米的小房间,放上Iggy Pop的唱片,独自蹦跶。后悔吗?也许是吧。“但重来一次的话,不会有什么不同”。

青春总会迷茫,总会犯错,但《闪光少女》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勇气。如果喜欢,也有力气,就去追逐吧,不要设想自己四十岁的时候是否会“后悔”。

向前奔跑的身影,一定是闪耀灿烂的存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