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手机搜狐
SOHU.COM

再过半年就30岁了,王思聪与熊猫TV的电竞“尴尬”丨陀螺电竞

游戏陀螺
07-17 21:41
+关注

文丨游戏陀螺 尤迪安

喜欢加内特的男人

导读:

2015年,自带IP的王思聪相继推出熊猫TV、签约韩美少女组合T-ara并成立经纪公司香蕉计划、投资内容厂商英雄互娱、和十多家厂商联合成立移动电竞联盟……,从短短几个月的“闪电”布局,让当时的吃瓜群众无不感叹王思聪清晰的电竞布局,以及背后表现出来的强大资源力以及执行力,然而,早已成为闭环的“电竞生态”,却遭遇头部资源动荡的危机。

闭环下,“帝国”仍藏危机

在探讨重点内容前,我们先从时间线着手,看下王校长这些年布局的电竞内容进展。

(1)2015年

彼时熊猫TV刚上线,坊间就盛传斗鱼挖虎牙,熊猫挖斗鱼,我们回看熊猫TV元年,也就是2015年,关于熊猫TV的报道,会看到许多都是关于直播签约的。

当时直播进入上升通道,各直播公司都百花齐放,有的在抢时间调技术,有的在玩命推平台,打造各种直播+,而天价签约头部主播,吃下巨额的宽带成本,甚至到后来直接拿下战旗TV的爆款LyingMan节目等,年轻的“资本大鳄”王思聪以“闪电战”的方式走在了市场前面。

(2)2016年

一年的鏖战以后,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真正的用户黏性与流量并不是扎根于平台,而是紧紧缠绕于头部主播。同年,王思聪抛售持有的英雄互娱股票,获利不低于5000万,随后几个月,王思聪大手笔的用3000万的签约价签下了韩国美女主播尹素婉,这也是在直播受到政策管控下,特别是平台女主播人气纷纷下滑的情况下的动作,从侧面也反映了王思聪对娱乐帝国更钟爱有加。

熊猫直播在直播领域甚至成了一个独特的存在,成了人们饭后茶余的谈资。

(3)2017年

今年年初,王思聪宣布创办的熊猫直播获得了10亿人民币B轮融资,气势如虹。

看似发展不错的熊猫TV,最近的一些热点事件倒是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前段时间,有着韩国第一女主播之称的伊素婉,在微博发表了一篇公开信,一时间引起众多网友以及粉丝前来围观。从公开信中可以看出,女主播伊素婉想要向王思聪讨薪,表示根本没有看过2000万的合同,并表示王思聪故意向外界炒作以此来提升熊猫直播的名声,不履行合同支付该有的补偿金,还讲到即使熊猫直播再给5000万也不会签约。

而熊猫直播在短时间内做出了回应后,日前又有网友爆料:伊素婉即将与斗鱼签约,这剧情就像熊猫直播开播那年,人气主播小智与王思聪撕逼,反水到全民直播一样。

另一个,是香蕉计划的电竞板块,英雄联盟业务在相继减少,寄予厚望的《守望先锋》由于暴雪的态度转变,加上产品自身原因,近期的新闻除了战队解散,就是俱乐部退赛,电竞品牌迟迟未能有效建立。而且,联手了昆仑万维、巨人网络等众多厂商组建的移动电竞联盟,在《王者荣耀》的强势席卷下也噤若寒蝉。也有消息传闻前段时间王思聪在乐视身上就折损了不少,甚至直接影响到了旗下公司的日常运营。

所以,当我们站在今天中国电竞发展的角度,再看一下王思聪的电竞蓝图,会发现王思聪的电竞布局主要集中在了行业的中下游,但由于手上缺乏产品、对上游厂商的把控不足,在笔者看来,各项业务也开始陷入到了一个略显“尴尬”的地步。

熊猫TV眼前的两道难题

相对今天电竞赛事的发展,王思聪能在其中所占到的份额已经逐渐在稀释,或许王思聪电竞帝国今天的焦点,明天的未来,都交与熊猫直播了。

首先,游戏直播已经在开始洗牌,而行业内也渐渐的得出结论,主播与赛事这两大内容要素的制作,是游戏直播公司能否脱颖而出的关键:游戏直播公司通过电竞直播从而帮助平台或是APP获取用户,除了直播带宽费用的硬性成本,早期每增加一个用户时其需要付出的软性成本几乎为0,所以游戏直播公司盈利模式的根基是利用主播和赛事增加的用户规模和活跃用户数,有了这些才有入场谈变现的资格。

一、赛事

赛事即核心内容,没版权很难玩,这也注定了游戏直播平台本身有较高的进入门槛,也是一种“内容为王”的体现。毕竟现在能吸引用户或观众注意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对于游戏直播公司而言,他们的商业结构很像优酷、土豆,首要的是版权,只有有了版权才有内容,有了内容才有流量,有了流量才能变现。联系前文所言,熊猫直播的赛事版权正在减少,其中被寄予厚望的《守望先锋》又由于暴雪态度的转变,进展缓慢。

二、主播

而主播的份量则还要大于赛事,如何有效的把控主播自然是当前的重点,核心自然就是钱,即便真如外界所言,现在主播整体的薪资在往下走,但头部主播在周期内的薪资也不会降,直播平台花在这方面上的成本依旧很高。

翻看今年关于熊猫直播的热点新闻,除了照例的直播行业受到网信办约谈,都集中在了主播的去留问题上,像韩国主播伊素婉公开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向王思聪讨薪,PDD虽然成功续约,但在续约期间,从6月2日停播开始到7月12日开播,PDD足足停播了40天,如果真如坊间传闻所言,PDD都在与王思聪谈股权了的话,可以想象今天主播都已经可以跟Boss直接叫板了!

这倒让笔者想起前些天,游戏陀螺读者Eno文章下面的留言,内容大致如下。

在他看来,中国化电竞,资本化速度过快容易造成产业泡沫。很鲜明的例子就是直播,资本投入过快,俱乐部商业化运营,往往会导致选手膨胀,技术下降,而成绩就直接体现出来,然后粉丝怒喷一波,俱乐部换人,退役之后做直播,感觉其实不是中国电竞而是中国直播。

笔者虽然不敢完全苟同,但仔细想来,这其实也代表了业界目前的一种看法:因为无论电竞圈怎么做,最后回收选手的还是直播,然后选手在电竞做着做着,发现卧槽还不如去做直播,因为除了厂商,做主播是当前少数可以真正见到钱的地方。

所以,这两个也是目前摆在熊猫直播面前的两道难题。

电竞主播,市场价摆在那,好吃好喝供着,我要走你还没办法。

换个娱乐主播,我养你,你还起诉我。

这冤气,说实话,换谁都受不了,何况王思聪呢。

但这事难就难在,熊猫直播之于校长的电竞大业又是非做不可——如果校长仍如三年前般可以在电竞圈翻手得风、覆手得雨的话,那倒还好,可现实是今天电竞的盘子越做越大,入局的巨头越来越多,校长的电竞布局也正在逐渐被稀释。

尴尬的王思聪

再过半年,王校长就30岁了。

想起笔者以前在采访某电竞大咖时,记得对方当时是这样说的:“王思聪啊,中国凡是吃电竞饭的,多少都得感谢他。”

纯粹的电竞,只是电竞的一部分,甚至达不到一半,王思聪很明白这一点。回忆一下,如果说品牌是工业时代的规模化识别符号,那么IP则是互联网时代的人格化定义,王思聪很聪明的将电竞与自己的IP绑在了一起,通过他自身的行为与曝光,王思聪将电竞的玩家扩大到了泛娱乐的圈层,在此期间,他还得到了一个绰号:王校长。

在业界看来,特别是去年在与一大票电竞从业者的交流中,就有许多人提到,当时进入电竞圈的人和资本,相当一部分都是因为有了王思聪的入局,包括由他开启的一系列富二代注资电竞市场,才开启和笃定了他们入围电竞的想法,这其中也囊括了不少大型的传统企业。

而就在前段时间笔者还听到一个消息,大致是说熊猫直播在北京的办公点,王思聪从原来的一周去一次,十天去一次,到现在一个月都难得见一面,我们知道电竞的中心在上海,而熊猫直播安在北京,部分原因或许也是为了迁就住在北京的王思聪 ... ...

或许,王思聪的主要精力,已经不在这一块了。

结语:

几年前,王思聪以一种奇怪的狂热,进入了电竞市场,外界以为他是玩票,业界却为此欢呼雀跃;诚然,今天在电竞在中国已经有了汪洋大海般的用户基数,行业发展相较彼时已经翻了几番,但真正能从中捕到大鱼的除了厂商寥寥无几。

从整体来看,电竞只是王思聪泛娱乐布局的一部分,但未来电竞发展的潜力不可估量,行业上升的势头也很猛。今天王思聪的赛事布局遇到了阻碍,熊猫直播似乎也成了未来校长发展电竞的支柱,但无论是电竞还是泛娱乐,直播公司的流量还是要建立在对头部主播的强势把控与赛事版权的主导上,熊猫直播也已经遇到了难题。

做赛事,厂商态度转变,资源减少,

转泛娱乐,对主播的把控遭受挑战。

赛事稀释,直播遇阻,目前呈现在王思聪与熊猫直播眼前的局面,都略显尴尬。

联系我们: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