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埋没的异姓王——福康安的身世

中国国家历史
07-17 19:58
+关注

提起清代的“异姓王”,想必大家会一脸茫然。除了入关之初册封“三藩”以示拉拢,清王朝始终执行“异姓不可封王”的政策:只要不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子孙,无论立下何等功勋,也只能被封为公爵。这与汉代“非刘氏不王”颇为类似。然而,有清一代,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位特殊的人物:他不是皇族,不姓爱新觉罗,却在三十二岁时成为一品大员,死后被破格追封王爵;乾隆皇帝甚至一度考虑给予他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待遇。这就是冠绝百僚、绝超五等的唯一异姓王——嘉勇郡王福康安。但是,嘉庆皇帝亲政后,很快褫夺了老爸乾隆爷给予福康安家族的各项殊宠,将其后人的爵位一降再降,直至最后发配新疆伊犁。福康安因何得到乾隆皇帝“生封贝子,死赠郡王”的极高礼遇?嘉庆皇帝又为何将父亲的赏赐悉数夺还?这一切都与福康安扑朔迷离的身世有关。

富察·福康安,字瑶琳,满洲镶黄旗人,生于乾隆十九年(1754)。他的父亲是乾隆朝著名的将领、一等忠勇公富察·傅恒,姑妈则是乾隆皇帝的原配夫人孝贤皇后富察氏,所以福康安算是乾隆皇帝的内侄。虽然身为外戚,可福康安却绝非依靠父辈庇荫的官二代。他自幼熟读兵书,弓马娴熟,以知兵著称于世,参与平定了大小金川之乱、廓尔喀入侵西藏等战事,无役不从。从乾隆四十二年担任吉林将军伊始,历任盛京将军、云贵总督、四川总督、陕甘总督、闽浙总督,两广总督等职,到乾隆五十一年担任吏部尚书兼协办大学士,年仅三十二岁的福康安在九年的时间里遍历疆臣,出将入相,成为乾隆皇帝身边炙手可热的少年英才。伴随战功的累积,他的爵位封号逐步攀升:从最初的云骑尉到嘉勇巴图鲁,再到嘉勇男爵、嘉勇侯爵,直到加封忠锐嘉勇公。按清代定制,异姓爵位共二十五等,最高一级便是公爵。然而,乾隆六十年,历史又给了福康安再上一层楼的机会。是年正月,湖南、贵州一带爆发苗族起义,在精神上给乾隆皇帝造成了重创。原来,这位八十五岁的耄耋天子本打算在这一年让位给儿子嘉庆皇帝,自己躲到宁寿宫去当太上皇,为自己六十年的皇帝生涯画上一个“保赢持泰”的句号。突如其来的湘黔苗族起义打破了乾隆皇帝功成身退的完满计划,使他不得不在离任之前再次用兵,委任心腹爱将福康安担任云贵总督,会同他的老搭档四川总督钮祜禄·和琳(和珅之弟)以及湖广总督伊尔根觉罗·福宁,一起前往镇压起义。福康安在初春率部出征,当年十二月便俘获起义军领袖“苗王”吴八月。面对前线发回的捷报,乾隆皇帝犯了难。因为按照清朝入关之后的祖制,福康安已经站到了异姓封爵体系的最顶端。

福康安像

面对这种情况,常规做法应该是给福康安“加恩荣”,或者“荫子”。“加恩荣”的做法是赐给异姓公爵“宗室仪制”。比如赏赐宗室爵位可以享有的“舆前对引马”,也就是开道车的权利。再比如异姓公爵只能用珊瑚冠顶,加恩荣之后就允许像宗室爵位一样使用宝石冠顶。而“荫子”更好理解:原本异姓公爵薨逝后只有嫡长子可以袭爵。鉴于你为国家所做的突出贡献,皇帝再额外多封一个爵位给你另一个儿子。但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乾隆皇帝决定冲破定制,不按常理出牌,授予福康安只有宗亲才能获封的“固山贝子”头衔。清朝入关后,异姓功臣在世之时能够获得贝子头衔者,唯有福康安一人。值得一提的是:福康安获得的贝子头衔可不是普通的世袭头衔。寻常的贝子只许世袭,但每承袭一次,就要降爵一等,即所谓“递降袭爵”。但乾隆皇帝特别批示福康安的贝子头衔允许“承袭三世”,之后再按则例降爵承袭。换言之,三代以内,世袭罔替!这份上谕公布后,朝野上下不禁议论纷纷:万岁爷为何让福康安一个异姓外戚,享受只有皇族宗室才能获得的待遇?究竟这两人有着怎样不同寻常的关系?正当坊间流言四起之际,前线传来福康安客死军中的讣告。嘉庆元年(1796)五月,获封贝子不及半年的福康安因身染瘴病殁于行军途中,时年四十有二,正值年富力强之时。惊悉噩耗的乾隆皇帝哀痛万分,下旨追封福康安为嘉勇郡王,谥号文襄,配享太庙。不仅福康安成为郡王,乾隆皇帝还推及其父,给傅恒也追封了郡王衔;对于福康安的子孙也眷顾有加,下诏命富察·德麟降爵一等袭封贝勒,其子袭贝子,其孙袭镇国公,世袭罔替。闻听此诏,朝野上下一片哗然。此前,福康安以异姓获封固山贝子,已无前例可循,引得朝臣纷纷揣测他与乾隆皇帝的关系。这次,乾隆皇帝不仅再次为他冲破祖制,而且是越级册封!按例,福康安生前只是贝子衔,即使追封也应该是晋升贝勒,而不是越级擢升为郡王。同时,不光福康安变成了王爷,连带他老爸傅恒也被推恩为郡王,此等殊宠让人瞠目结舌。一时间,福康安本系乾隆皇帝私生子的说法不胫而走,传至晚清民国仍然经久不衰。

此等宫闱之事,正史自然不会有所记载,但历代笔记中的描述却大致相同。福康安的生母是傅恒的夫人,孝贤皇后富察氏的亲嫂嫂。因这层关系,她时常和女眷、命妇们一起入宫聊天。某日恰逢富察皇后千秋节,傅恒夫人和往常一样前来道贺并参加寿筵。觥筹交错之间,皇后意外地发现嫂嫂跟随宫女提前退场;不久,乾隆皇帝亦离席而去。心生疑惑的她随即差侍女去探望傅恒夫人。侍女回报夫人门户紧闭,因不胜酒力留宿宫中。至此,富察皇后心中便明白了八九分。次日,傅恒夫人前来辞行之时,皇后冷眼相对,只说了一句:“恭喜嫂嫂!”夫人眼见被小姑识破,羞得面红耳赤,匆匆返回府中。此事惹来满城风雨,更有好事者赋诗一首:“家人燕见重椒房,龙种无端降下方。丹阐几曾封贝子,千秋疑案福文襄。”此诗后被收入《清朝野史大观·清宫词》中,大意是:皇后在宫中举办家宴之际,乾隆皇帝宠幸其嫂。而福康安作为外戚(丹阐,满语皇后一族)获封贝子,令世人都怀疑他便是当年的龙种。联系到乾隆皇帝对这位内侄备加荣宠,“生封贝子,死赠郡王”,二者是亲生父子的传言似乎愈加确实。除去野史记载外,在官方修撰的《清实录》《清史稿》等文献中,也能找到福康安系乾隆皇帝私生子的蛛丝马迹。

乾隆像

首先,宫中抚养。按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记载:“福康安由垂髫豢养。经朕多年训诲。至于成人。”要知道在清代,通常只有皇子可以生长在宫中,即使皇孙也不能轻易入宫觐见皇帝,更不用奢谈豢养于内了。当年康熙皇帝破例将小弘历带回紫禁城抚养,这等恩德让乾隆皇帝铭记终生,甚至作为“立圣孙可保三代”的证据到处宣扬。而福康安竟然自幼被乾隆皇帝安排在宫内抚养,并时常亲自教导训诲,直至长大成人。这份恩典绝不会仅仅因为他是皇后的侄儿,或者父亲是军机大臣、保和殿大学士就能够享受到。

其次,不尚公主。查阅《清史稿》可知:福康安的大哥福灵安是多罗额驸,迎娶了宗室郡王之女为妻。二哥福隆安为和硕额驸,迎娶了乾隆皇帝的第四位皇女和硕和嘉公主为妻。而乾隆皇帝最宠爱的皇七女固伦和静公主生于乾隆二十一年,刚好比福康安小两岁,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对于“生封贝子,死赠郡王”,集万千殊宠于一身的福康安,乾隆皇帝不仅没有择为国婿,甚至连亲王、郡王的格格都没有指婚与他。

再次,世袭罔替之议。尽管福康安已经成为清朝定鼎中原之后唯一的异姓王,但这并非乾隆皇帝的本意。早在册封福康安为贝子之时,乾隆皇帝就表达过自己的初衷:福康安战功卓著,理应和铁帽子王一样,享受世袭罔替的待遇。那么,乾隆为什么犹豫再三没有这样做呢?理由也颇为简单:自顺治朝入主中原到乾隆朝这一百年间,只有怡亲王允祥有此殊荣。可允祥的身份是康熙的亲生儿子,雍正的十三弟,属于皇帝的至亲血脉。倘若福康安被赐予了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头衔,就等于将他与乾隆的关系公诸于世。

为了制止坊间愈演愈烈的留言,嘉庆皇帝亲政之后开始收回乾隆破例赐给福康安一家的各种恩荣。乾隆皇帝在世之时,福康安之子富察·德麟的爵位是多罗贝勒,官拜镶黄旗汉军副都统。嘉庆皇帝掌握权柄后,将德麟降爵为固山贝子,革去一切职务,变成了闲散人员。赋闲在家的德麟出于对皇帝的不满,整日去酒楼、茶肆中抱怨,好事之徒便聚拢过来,向其打听福康安与乾隆爷的往事。嘉庆闻听后勃然大怒,下令德麟在家闭门思过,不许在外惹是生非;最后干脆革去他贝子的头衔,打了一顿板子,发配西陲。嘉庆皇帝的种种做法和乾隆皇帝给予福康安的殊荣形成了强烈反差,似乎是希望藉此以绝天下悠悠之口。

不论这桩历史公案的真相究竟如何,福康安作为一位冠绝百僚、爵超五等的异姓王,他与乾隆皇帝之间的感情确实不啻于家人父子,其待遇比之皇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其中的隐情耐人寻味。

(作者单位:中国国家博物馆)

——本文刊于《文史知识》2017年第7期"人物春秋"栏目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