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虽然演小三无端被骂哭,但她示范了真·亦舒女郎的体面。

乌鸦电影
07-17 18:57
+关注

晚上好呀!最近热播的《我的前半生》你们看了吗?知道演员吴越被路人骂到关微博评论吗?今晚我们转载了“东邪西媚(也就是原来的深八影视圈)”的一篇文章,看看吴越这位演员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最近真是挺心疼吴越老师的。

尤其当看到新京报这条最新专访里,她说听到有人替她伸冤时,眼泪都下来了。

吴越在热播剧《我的前半生》里,把小三凌玲演得入木三分。然而就因为演技太好,竟然惹来无数人戏不分的群众到她微博下谩骂,她不得不关闭了评论。

前几天,吴越还努力以淡然的态度回应被骂的事儿。比如笑称导演找她演凌玲时,她曾惊讶反问:你确定我适合这个角色?现在既然被这么骂,说明还是适合的吧。她说自己一集电视都没看,从每天被骂的内容就知道剧演到哪儿了。

她还在微信上PO出家人的安慰和鼓励,附上侯宝林的诗句,自勉演员这个职业,能把类型遭遇各异的人物演活,就是成功。

不管无辜被骂多么难受、都一直维持着得体姿态的吴越,当采访她的记者说到现在好多人在为她伸冤时,终于失控流下了眼泪。她说:人在面对暴风雨时还是勇敢和坚强的,但在温暖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

有不少媒体举出当年演容嫲嫲的李明启、《别跟陌生人说话》中扮演家暴男的冯远征,都曾经因为把角色演得太逼真,而被打或被骂的经历,安慰吴越说,这只是因为你演技太好,不要把那些脑残的话放在心上。

但看一下吴越关闭评论前收到的留言,试想如果是自己突然看到这样潮水般涌来的恶意,没有人能够若无其事地承受。

除了角色上升到演员的无端恶意,吴越多年来避而不谈的一段感情纠葛,也被莫名翻起。

生活中,吴越才是真正的亦舒女郎。她独立自强,不争不抢,总是穿黑白灰三色,不论多么困难的处境中都保持一份体面:“最要紧的是姿态好看”。

这样的体面,不应被任意践踏。

—我是不争不抢的分割线—

吴越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上海有名的篆刻家、书法家吴颐人。

上海当地媒体记者曾经问起吴颐人的家庭教育方针,他微笑说:培养孩子良好习惯比考一百分更重要,虽然我们也没有真正做到。

都是教授的爸爸妈妈工作繁忙,吴越说自己从小吃食堂,很早就开始住校,性格特别独立。

家学渊源,吴越六岁就开始学篆刻,还拿过学生竞赛的金奖。她曾经向媒体示范篆刻之道:心要静,布局有留白,有疏密。印到章上后重新描再开始刻,光是每一道刻得很干净还不行,要再打破一点,敲出岁月磨损的痕迹。

每一个步骤都需要跟心灵打交道,不用心很难做到。

虽然吴越住家的时间比一般孩子要少,但艺术学习的潜移默化,自然而然地让她继承了父母的修养和生活哲学。

早年吴越有作品播出时几乎从不做宣传,近年也渐渐开始参加一些宣传活动。当记者问起她改变的原因,她淡然一笑说:我得吃饭啊,这是我的工作。父母也不是特别有钱的人,总不能在家躺着想干嘛干嘛,对吗?

“不是特别有钱”的吴越父亲,却曾在家乡举办书画作品义卖,将收入全部捐出成立扶残助学及帮困助学基金,每年帮助家乡近百名残疾人子弟及下岗工人子弟入学。

难怪有朋友给吴越留言说:这种父母言传身教滋养的灵魂、家庭熏陶供给的精神富足,远胜过继承黄金万两。

吴越父亲曾反对她进入娱乐圈,但她还是以专业成绩第一的成绩考进了上戏。

吴越进的是91级表演班,徐峥是比她高一级的师兄,于和伟是比她低一级的师弟。马伊琍是94级的学妹,雷佳音则比她们低了好多级,是2002年才入学的。电视剧里的渣男小三和前妻,原来都是一个师门出来的~~

吴越中学时就参加艺术团,功底扎实。她大一参加配音工作,一人就能配十几个不同角色的音。虽然有样貌有功底,大学期间她只专心学习,不像有些同学那样早早开始接戏。

1995年毕业后,吴越才首次参演电视剧《北京深秋的故事》。虽然她起跑不算早,起点却很高。第一部戏就是女一号,男主角是陈宝国。这部剧后来还被改成了电影,名字换成《燃烧的欲望》。

毕业才两年,吴越就凭历史军旅剧《和平年代》的演出,获得金鹰奖优秀女配角。现在不少人气红翻天、奖项交白卷的流量小花们该瞧瞧,年轻真不是业务能力不行的借口啊。

那些年吴越以及跟她搭档过的一串名字,都是国产剧演技时代的美好回忆:张丰毅、何冰、许亚军、孙红雷、张国立、王志飞、李雪健......

1999年,吴越跟郭涛搭档主演话剧《恋爱的犀牛》。他们是第一代马路和明明,后来很多人学习和模仿的模板。吴越演这个剧是师弟廖凡介绍的,孟京辉当时所有资金才40万,演出票价是50元,吴越的片酬当然也没有多少。

但看着剧院前排了几条马路的长队,吴越和其他演员特别兴奋。后来吴越还跟廖一梅说:是不是我赚到了?我演了这么一个戏,被大家说了这么多年。

吴越身上看不到一丝当今娱乐圈的浮躁。她说自己是计划经济时代出来的,出道时所有演员的酬金都低,导演们挑人只看业务能力。那时候演艺这行不是娱乐圈,是文艺圈。

吴越接的角色,都是别人电话找上门。唯一主动争取角色的一次,是去张黎的《中国往事》试戏,因为她欣赏这个导演和这个戏。

出道这么多年只争取过一次角色,旁人都觉得不可置信,吴越只得意地一笑:我运气还不错吧。

但后来,文艺圈渐渐变成了娱乐圈。导演们选演员不再看重演技,曝光率高低成了标准。从来不抢角色的吴越,就淡定地看着不少好机会从眼前溜走。

不抢角色也就算了,憋屈的是自己的角色反而被抢。搁在别的演员身上,这可能是恨不得主动曝光的话题,吴越却是闭口不谈,被媒体把话筒递到嘴边,也一句不肯透露,只淡然说: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必然会有这样的遭遇。

反而是好友沈佳妮打抱不平,公开说出吴越已经被定下的角色,被别的女星用不知什么手段抢走。

吴越却是远离是非,被抢了就退出,不纠缠不谈论。

她既不争不抢,也不炒作绯闻话题。

因为国产影视鲜少熟龄女星主角,许多女星上了年纪后纷纷加入丫头教,千方百计扮嫩,也要抓住演戏资源。吴越却主动推掉这样的机会。

她说:生命中的好日子,应该是离开胶原蛋白也不害怕的日子。

吴越也曾经有过一天拍三四本杂志,反复卸妆化妆眉毛都快拔秃的日子;不到一年时间内赶六部戏,去趟厕所服装都在门口守着的回忆。2008年她大病一场,从此彻底放慢工作节奏。

不争不抢不炒作,自己又主动放慢节奏,一个好演员就这样渐渐淡出了观众的视线。

如今《我是前半生》的“小三”,终于让吴越火了一把。她演活了一个跟以往影视剧中妖艳贱货截然不同的第三者,虽然貌不出众,却以深谙男性心理的温柔手段,渐渐把对方赢了过来。

介入婚姻成功之后,她又开始一步步从原配手中攫取利益。

让人高兴的是,好演员终究是会发光的。令人悲哀的是,吴越演技的成功,却让人看到了许多键盘侠肆意发泄生活中不如意的人性之恶。

—我是五年感情的分割线—

吴越绝少谈及自己与陈建斌曾经的恋情,以至于有的媒体即使想拐着弯问,也要先把陈建斌三字隐去,改成“圈内某知名男演员”。

两人2000年拍电影《菊花茶》时相识相恋,圈内传言他们2003年时一起买房,似乎已论及婚嫁。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分的手,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

2005年9月《时尚家居》杂志去拍吴越家时,她还说:“我和男朋友感情很好,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

显然吴越给记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杂志中详细描写了吴越家装修的品位,从客厅餐厅到卧室,到处都是百合花,却没有任何值钱的首饰。

而家中的阿姨虽然每次来回路上要花五小时,却还是舍不得吴越,因为她太好了。有一次阿姨洗坏了吴越几千块的连衣裙,吴越一句没抱怨,反而不停安慰阿姨说没事。

不过记者的这段描写,回看起来却让人略感不安:常常在玻璃房里打坐的吴越,无欲无求。

两个月后,就有媒体爆出陈建斌和蒋勤勤拍《乔家大院》因戏生情的传闻。

又过了几个月,2006年《乔家大院》开播宣传时,媒体追访两人到底有没有恋爱,只得到模棱两可的回答。蒋勤勤说:我的态度是不否认,但我现在也不愿意去承认。

陈建斌玄之又玄地说:一切都是未知,什么叫甘苦自知,只有你心里明白。你怎么能把你的生活道得一清二楚?那你的生活简直太简单了。

记者当然没那么容易被绕晕,又单刀直入地问:你以前演过的《菊花茶》也印证了你一段感情,对你意义又有多大?陈建斌又开始打太极:它也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现在的生活,是在我以往所有作品影响下形成的。

当事人的态度越是暧昧不明,各种揣测和流言越是纷飞。

那段时间陈建斌整天接到问他是否跟吴越分手、跟蒋勤勤恋爱的媒体电话,他的回答让人浮想联翩:“不要再问这个事情了,不要把我放在一个不好的位置上”。

吴越则以一句“不愿意把私事让大家分享,没有什么可以讲的”,打发了记者。

就这样,陈建斌跟吴越到底有没有分手、他跟蒋勤勤有没有恋爱的扑朔迷离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2006年底金鹰奖上,陈建斌与怀胎六甲的蒋勤勤牵手出现,正式公开了两人已婚的事实。

吴越则在沉默一年后,接受了《成都商报》的采访,表示事情早已过去,自己也已经放下。她没有谈及两人分手任何具体情节,只含糊地说,当大事来临时一个人的反应和解决方法,可以看出他的品质。两个人不合适,就应该分手。

她还说,从心里感谢这段经历。这个时候突然冒出很多人来帮你盖被子,搀你的手,给你递一杯热水,让她发现朋友的温暖。采访她的记者在手记中还记述说,能感觉到吴越当时的伤痛,和如今的笑看风云。

《成都商报》这篇报道引起不小的轰动,一些媒体在转载时,又加上了“陈建斌曾悄然消失”、“大家碍于情面或者为吴越的感受考虑不忍心说”等语句。一时之间,陈建斌和蒋勤勤成为千夫所指。

几天前蒋勤勤发出微博声明,声称是吴越给陈建斌先写了分手信,之后她才和陈建斌在一起的。她愤怒表示自己不是小三,却背了12年的锅。

陈建斌也转发了公司的律师函。

蒋勤勤如此公开声明,当年分手是吴越先提出,应该不假。当年“陈建斌悄然消失”的传言流传甚广,现在看来这很可能是误传。

因为我们找到了吴越的一次电视采访,当时主持人拐着弯问她:有没有爱情破灭,自己一个人收拾行李离开的经历?吴越的回答是:每个女孩都一定会有这样的经历。

吴越跟陈建斌五年感情,甚至被传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如果是吴越先写分手信,后来大家看到的是陈建斌和蒋勤勤幸福地走到了一起,吴越却只落得孤单一人。那么,她为什么要主动分手呢?

在那个访谈节目上,吴越被问到五年感情中最大的牺牲和付出是什么?她回答:让自己消失。

而被问到是否相信演员之间会因戏生情,她的回答是:是个人就一定会发生。

假设一下,吴越是发现陈建斌有因戏生情的可能,在还未有既成事实前,她就先主动退出,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吗?答案恐怕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吴越谈起这段往事时,似乎竭力避免任何同情。她说重新回看,牺牲这两个字人家并不太需要。或者你只是为了满足你自己,根本不是为了对方。

如果吴越是为自己而退出,她要满足的或许是自己“姿态好看最重要”的人生标准:“任何事情十分我最多表达出七分,含蓄是我的人生原则,最最恐惧的事情就是当众丢人现眼”。

无论角色争抢,还是感情纠葛,吴越都选择远离是非。她说:我有一件事绝对不会做,那就是死乞白赖。

这简直就是《我的前半生》原著中子君所说的:“我是良家妇女,掷地有金石之声”。

五年感情分手告终时,吴越已经三十岁。她也有过一段相亲期,但最后都无疾而终。朋友总结说,她是爱情至上的人,她不是那种,我年纪大了然后结婚生子就好,不不,她爱情至上。

在这一点上,吴越的体面姿态,比亦舒更彻底。我也看了十几年亦舒,但正因曾经深爱彻底了解,不会把她神化。亦舒虽然塑造了一个个不争不抢的淡雅女郎,自己在分手时却曾经剪烂前任的衣服、再把剪刀插在他床头心脏位置上。

而在《我是前半生》原著中,子君的独立之路一帆风顺得有点玛丽苏,最后更落入找到一个好男人接盘后半生的俗套。

用来衬托女主光芒的姜太太,先是因喇叭袖的品位被暗讽,后来又被子君以“我能找到好男友你才找不到”的理由鄙夷。以男人为标准贬低同性,让这部以女性独立自强为主线的小说,最后又落入了男权的窠巢。

当然,亦舒小说的这些局限,应该以时代为背景去看。三四十年前的小说能有女性独立的意识,已经走在当时的尖端。

时代毕竟是进步的。21世纪只穿黑白灰的吴越,比亦舒女郎拥有更彻底的独立。

她的幸福生活,不需要靠寻找“最好爸爸有钱”、浑身名牌的家明才能拥有。

她不会认为找到好男人,就有多么了不起。只有自己让生命发光的人,活得更好看。

一页页翻看吴越的微博,能让心彻底静下来。

是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狗屎般的生活。但无论遭遇情变伤痛还是无端恶意,一切都会过去。不怕,我们有柳暗花明。

编辑助理:绣萱&刘叶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