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们生来都是疯子,可有些人始终是疯子

格隆汇
07-17 17:49
+关注

作者:兽爷

去年11月份,贾会计在A股投资者交流会上说,他是全世界最穷的CEO,没有之一,他们一家8口人,住在不到200平米的房子里。

乐视总部在北京东四环的朝阳公园桥旁。二十多年前,这里还属于东风乡石佛营村豆各庄生产大队,是北京相亲鄙视链的底端。

但如今,这里已成为北京最高档的住宅区。乐视体系的高管大都也住在附近。最近跟孙宏斌如胶似漆的乐视影业CEO张昭,住在公园大道。

不知道贾会计是住在哪个小区,但他之前说过自己走路上班。他老婆甘薇前几天傍晚也发了一条,定位显示在乐视大厦。考虑到讨债的已在乐视大厦蹲守几个月,甘薇料也不敢在公司露面,那她应该就是在家里发送出这条微博的。

所以贾会计家,也许是旁边观湖国际或泛海国际这两个小区其中的一个。

贾会计到底是不是全世界最穷的CEO,兽爷无从得知,但看上去贾会计住的不差。这两个小区是北京名人和富豪密度最高的两个小区。宝宝、宁导、小燕子、姚大嘴等明星住在观湖国际;李湘、冯少等人住在泛海国际。

两个小区二手房均价都在10万平米以上,一套180平米的三居室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这样按贾会计逻辑算来,如果没有北京一个2000万的豪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CEO的。

展开剩余87%

不过前天,贾会计又被爆出在美国加州海边一条路上,有5座豪宅别墅,每栋都值七八百万美元。

不是说好一家八口挤在不到200平米的房子吗?不是说好是全球最穷的CEO吗?

真替乐视的迷弟迷妹们感到难过。

1

赌场有句名言:永远不要在乎你拿了多烂的牌,只要坚持总有拿到好牌的时候,重要的是,你选择何时离开赌桌。

李嘉诚离开时骂声一片。现在回过头来,不得不佩服这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香港首富。 不信你看看现在的贾会计和王首富什么状态?

贾会计豪掷几千万美元在美国洛杉矶购豪宅的信息爆出来后,腾讯公司创始人曾李青昨天在朋友圈称,对乐视这样明显的庞氏骗局都看不出来的人,不配在投资圈混,也不适合创业。

这段话引起了广泛的争论。关于乐视的是是非非,简单几句话很难讲清楚。看上去,贾会计主观上并不是想玩一个庞氏骗局,只是客观上乐视靠不断融资来生存的模式,真与庞氏骗局无异。

所谓的乐视汽车还在起步期,就在美国买那么好那么多私人名下的别墅,真的就过分了,还有家庭式的厨灶。

不过贾会计的美国籍好老乡马上发朋友圈表示对贾会计的支持。朋友圈内容如下:

这里是我住过两次的地方。老贾手上还有好牌,老贾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不盖棺不定论。支持老贾。

场面话看看就行了,别当真。

如果真要当真,你会发现孙宏斌不愧是在监狱里还给北京劳改局的报纸写文章减刑的大师,一句“不盖棺不定论”,真是能要命。

前一句说还有好牌,那就是没败,还可以继续打;下一句要宽容失败,前后矛盾。企业家精神应该支持,拖欠供货款和员工工资是企业家精神吗?

希望乐视好,希望贾会计东山再起,这不是一个人价值观的选项。真正的「善与恶」是起不起来,都不作恶,别害人。

这是最起码的。

2

回到今年一月份。

孙宏斌投资乐视时,说好这150亿可以一次性系统解决乐视生态战略第二阶段资金需求。为此两个人开了个发布会,大喊化反,并宣称是以乐视七大子生态将以用户为核心、以经营为导向,全面提升自我造血能力。

时间才过去半年,150亿没有解决资金需求,甚至说七大子生态分崩离析,还有一大堆窟窿不知道怎么填。

到最后,几百亿的市值灰飞烟灭,几十亿的欠款,美国地产商一句「还年轻」,就给贾会计开脱了。

实际上,就连「too young」这句话,从前也只有上了年纪的领导敢说。如今一个美国籍的地产商,就敢跟央视叫板公开跟社会舆论唱反调,这房地产行业恐怕也要管一管了吧?

今天有消息称,有关部门决定对某房企的海外项目进行「研究」。

还有几家银行的朋友收到口头通知,要对美国籍房产商的授信业务进行排查。建行总行一个已过会准备代销的产品已被喊停,另有一个15亿的信托放款,也被暂缓。

今天还看了一篇描写一位商业教父和地产大佬惺惺相惜,犹如父子般情谊的鸡汤文,于是又想起一个朋友瞎猜思(公众号xiacaisi123),前几天写的另外一篇鸡汤文。

13年前认识的瞎猜思。这些年他做过好几家上市房企的高管,平时偶尔写点小黄文陶冶个人情操。个人觉得,他的小黄文是房企高管里最好的。最近写的是一篇影评,强力推荐。

看完他的影评,兽爷脑子里只有《等待戈多》里的一句话:我们生来都是疯子,可有些人始终是疯子。

随着年岁越来越大,入世越来越深,在我和人交往的时候,看人看事的时候,难免变得世俗,圆滑,甚至冬烘,所以,对很多事,对很多人,没有了那么多的无条件的热情和真诚,看问题的时候,难免信奉两个有所谓或者没所谓的原则。一条是,反常即妖。另一条是:关我屁事,关你你屁事。

所谓反常即妖,大家都明白,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妖是怎么反常的,孙悟空一眼就看得出来,猪八戒是不愿意看出来,唐僧是迷看不出来。就如同那句话,你永远唤不醒那个装睡的人。不过,现在有了新的段子,这两天天热,你永远唤不醒那个装睡的人,你把空调关了试试。

至于关我屁事,关你屁事,其实换个说法可能更能理解。就是如果我不在这里,我不是当事人呢?很多问题,其实都是自己加戏,自己把自己带入。你没那么重要,世界离了你,照样转。千字文上说得好: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要不关你屁事?当然,你也可以有个逻辑: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路人说短长。

这两天两家知名企业的并购案很吸引眼球,各路看官,不管和自己有没有关系,都站出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倒是当事人,除了相应的声明外,其实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样子。

几年前,我所在的企业,根据上头大老板的意见,有很大的调整,有一些项目,有转让的意思,上面某家企业的当事人,来青岛和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我和他谈过两次,吃过两次饭。

我此前读过一些他的所在企业的报道,关于他的报道,知道他两度起落,现在又一次东山再起。

谈了两次,两次吃饭。几番下来,我当时最大的感觉是,这个人好像没有接受过前面失败的教训,照这样的性格,恐怕还得出问题。

当时两件事印象很深,一个是有天晚上他等上海一块地的收购结果的消息,他吃了黄浦江边香港财团的老板的女婿手里的一块地,他的团队当天晚上会有结果,他详细给我讲了这个收购案的由来。到了晚上某个时刻,他接了一个电话,还是短信,说成功了,他溢价多少个亿,收购成功。果然,第二天,有相应的新闻报道出来。再一件事,应该是第二次吃饭,他提议咱们早一点结束,因为女朋友从北京赶过来陪他,我们可以把饭局早点结束。

我知道他的老婆孩子早就移民了,也知道很多人都有所谓的女朋友,商业社会,很多人都如此,就像后来大家都知道王石有田小姐一样,其实都是圈子内的公开的秘密。所以哈哈一笑,很识趣地提议结束饭局,各回各家,各抱各妈。

就是这两件事,我曾私下里对人说,这个人吃相太难看,恐怕还会摔倒第三次。

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的人是什么人,笨蛋。但这个人,无疑是个大家都公认的聪明人。

其实,我的看法未必正确,后来,我们合作的事情,因为种种原因不了了之,再后来我离开我所服务的公司,也就再也没有联系。倒是看人家到处并购,像一个闻到腐尸味道就扑过去的秃鹫,我也就把我对人家的很不恭敬的看法渐渐放下来了。既然不关我事,我自然盼人家好。看人家起高楼,看人家宴宾客,我从来没有盼人家楼塌了的想法。

再就是,新闻报道里的图片,他总是很高大的样子,其实,现实中,他没那么霸气,倒是显得琐碎,说话很没有逻辑,显得很凌乱。

所以,每每有他的新闻会,我就感到奇怪,感觉这帮写手都被收买了。

后来我曾经去黄浦江边,看他和某家他曾经合作后来分手的公司合作的一个项目,顶层的豪宅,售价几个亿,大概700多平方,站在顶楼,看黄浦江景,你才能感觉到,什么是顶层,什么是牛逼的人生。

那个时候,我倒是想起了毛泽东的故事,据说,毛从来没有进过故宫,曾经有一次,他被安排进故宫,但在城楼上盘桓了一阵子,然后工作人员搬了把椅子,他坐在门口沉思了一阵子,终于还是没有进去。曾经有人问,他当年如果进去了,会是怎么样?

昨天晚上,曾经看过我前面说的这位老兄,当年被送进监狱待了几年的,他每天在监狱里,画日子。

很容易让人想起基督山伯爵结尾的那句话:人生的全部希望,就是忍耐和等待。

好像也是很多年前,读过另一段写他的文字,写他在美国,每天思考的文字。

这几天,作为一个话题,谈论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多了起来,很多人诟病它的是,电视剧虽然挂了亦舒原著,但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不是亦舒的罗子君,而是上海滩上的十三点和小市民,尤其是电视剧里罗子君的妈妈和妹妹,在电视剧里的“抢戏”,把亦舒笔下的“体面”给抢没了。

亦舒的出身,亦舒所受的教育,亦舒的留学英国,以及她回到香港后所接触的人,都讲一个“教养”和“体面”的,哪怕桌不子底下高跟鞋踹出血来,台面上的面子,大家还是要的。

电视剧就不是这样了,罗子君自己的定位且不说,丈母娘和小姨子的狗血,把小市民的鸡零狗碎狗血人生都端上台面,啊呀,侬不识相啊,十三点啊。

就如同黄佟佟所评论的:全面坍塌的体面。

同名电视剧之所以让人愤慨,是因为它里里外外表现出的正是亦舒此生最恨的敌人:市侩。不单单是因为剧中的女主角市侩,还因为这部电视剧横空出世的姿态尤其市侩:披着亦舒的外衣来打市场,满目却全是花式撕叉,没半点体面可言。

从上世纪70年代起,师太花了大半辈子,写了三百多本书,想要教化女性追求体面的人生。但在这一代中国女性的身上,还真是没起半分作用。我们不但要面对一部电视剧对于亦舒精神的双重背叛这件小事,更要面对真实生活里亦舒精神全面溃败这件大事。

其实,放眼望去,所谓的体面,尊严,有价值的生活,那些所谓的美好的字眼,其实都在渐渐远去。

当李嘉诚撤退,当董建华卖掉他的海外东方,当越来越多的吃相不好看的人崛起,香港和上海的双城故事,以及彼此的起落,再到即便是国民公公之类的纵横捭阖,最后都会落下一个吃相好不好的问题。

香港的太平山下,维多利亚港的游艇之上,灯火下楼台的人,有之,吃了吐出来,吐出来再吃掉的,有之,中产阶级的体面和上流社会的尊严,在钱财的堆积坍塌之前,都是珠光宝气的幻影,渐行渐远。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