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八国联军侵华后,袁世凯拿朝鲜打比方改变慈禧决策

祥说近代史
07-17 15:09
+关注

文/俊祥 运营/祥哥

上篇我们详细讲述了影响慈禧实施立宪政策的大佬们是谁,那么,为何这些人能够在八国联军侵华后对慈禧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呢?

1906年9月1日,清廷颁布了仿行宪政的上谕。上谕叙述了中国国势不振和各国富强的原因,确立了仿行宪政的原则“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同时,清廷以为“目前规制未备,民智未开”,因而“廓清积弊,明定责成,必从官制入手”,除了官制改革以外,还要“广兴教育,清理财务,整饬武备,普设巡警,使绅民明悉国政,以预备立宪基础”。关于实行宪政的具体时间,“俟数年后规模粗具,查看情形,参用各国成法,妥议立宪实行期限,再行宣布天下,视进步之迟速,定期限之远近。”

当清廷宣布仿行宪政并开始预备之时,革命党人的武装起义有增无减。1906年12月,在江西、湖南边境的萍乡、浏阳、醴陵地区爆发了号称“革命军”的大规模会党起义。1907年5月到1908年4月,孙中山领导同盟会在华南沿海、沿边地区连续发动了6次武装起义。

革命党人的起义,不断地冲击着清政府的统治秩序。1907年7月6日由徐锡麟领导的安庆巡警学堂学生起义,击毙安徽巡抚恩铭。由于击杀了清廷地方高层官员,所以它对清廷产生了较强的震动,清廷的立宪步伐因此加快。奕劻“闻皖恩铭被戕警耗,大惧,以为实行预备立宪,庶可免暗杀之患”。

展开剩余78%

他对慈禧、光绪说:“欲弭革命之叛乱,舍实行立宪主义,实无良策。盖此辈无他术,只以中国为专制政体,专以压制为惑人之术,我若及早颁布实行,则革匪无术以惑人。”

端方也致电铁良说:“吾等自此以后无安枕之一日,不如放开手段,力图改良,以期有益于天下。”

在这种情况下,慈禧发布懿旨:“自今以后,应如何切实预备,乃不徒托空言,宜如何逐渐施行,乃能确有成效,亟宜博访周谘,集思广益,凡有实知所以预备之方、施行之序者,准各条举以闻。……此事既官民各有责任,即官民均应讲求,务使事事悉合宪法,以驯致富强。”

1908年各地的国会请愿运动如火如荼要求速定召开国会期限。中央大员感受到了压力。奕劻向慈禧陈奏,“若不及早将国是决定,使宪政克期实行,万一人心不固,外患愈深,陷中国于朝鲜地位,臣等不足惜,其如太后、皇上何!”慈禧大为动容,当即答应宣布立宪年限。为防止阻扰者的干扰破坏大计,奕劻再次陈奏:“此事关系国家存亡,大诏一下,即须实行。惟实行宪政利于君利于民而不利于官,将来不肖官吏恐不免尚有希冀阻扰者。请圣上十分决心,然后可以颁布,否则将来稍有摇动,恐失信于民,即危及君上,国家大局必败坏于阻扰者之手。”慈禧“毅然俞允”。

清廷1908年8月27日颁布《钦定宪法大纲》、《议院法要领》、《选举法要领》及《逐年筹备宪政事宜清单》,宣布以9年为立宪的预备期限并进行了一些筹备工作,预备立宪由此进入了实质性阶段。清廷要求各级官员“警觉沈迷,扫除积习”,各级政府“自本年起,务在第九年内将各项筹备事宜一律办齐,届时即行颁布钦定宪法,并颁布召集议院之诏。”

正当预备立宪处于加紧实施的过程中,11月,光绪帝与慈禧相继病逝。

亲贵、重臣的态度之所以能对慈禧产生重大作用,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虽然作为专制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慈禧有权力独断专行(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但是处在内忧外患的严峻局势下,一方面其浓重的权力欲使得她极力地维护自己的权力,另一方面,她也试图延续清王朝的统治,不想断送祖宗天下;于是她就不得不充分考虑群臣的意见。自从1904年5月孙宝琦请求立宪后,清廷官员请求立宪的呼声日益高涨。考察政治大臣回国后,清中央的主要官员对立宪的态度如1906年9月2日陶湘给盛宣怀的密报中所述:

“泽、尚回京后,尚则无庸议,泽于召见时破釜沉舟,剀切陈奏。两宫大为之动容。其时甚秘密,但闻政府颇以立宪尚非其时为虑。及端、戴回京,又复申说。端召见三次,为时甚暂。……总之,袁则非立宪不可,曾言‘官可不做,宪法不能不立’。铁、荣亦非谓不应立宪,以为不宜过急。……大约荣、铁、王、孙、鹿数人之外,即系那、徐随波逐流。此外均注意立宪。”

当“枢臣与考政大臣之意见,已渐归一致”之时,慈禧在对立宪政体初步认识的基础上,“俯从多数希望立宪之人心,而弭少数鼓动排满之乱党”,赞同仿行宪政。此即所谓“舆论既盛,朝议亦不能不与为转移”。

第二、慈禧在一系列重臣的宣传鼓动下,感受到了相当的压力。

作为统治集团的领导者“其他成员对他还有一种期望,即希望他有创新精神,因为他的行为又不能因循守旧”。岑春煊从皇统的角度对慈禧进行了一番劝导:“立宪则万众共戴一尊,即万年不易二姓。是定一统之天下者,太祖、世祖,定万年有道之天下者,我皇太后、皇上也。”

这就向慈禧暗示,如果不立宪,断送了祖宗江山,罪过在你。袁世凯从民族危机、清廷存亡的角度向慈禧指出:由于日法和日俄协约的相继订立,我国东北、蒙古、云南、两广、福建省已岌岌可危,“倘英德从而效尤,则我长江暨广东、山东等省危矣。倘各国挟均势之说,谋均沾之利,则我之全局危矣。危殆若此,胡可一日安枕?欲救其祸,另无良策,仍不外赶紧认真预备立宪之一法,若仍悠忽因循,听其自然,则国势日倾,主权日削,疆域日蹙,势不至如今之朝鲜不止。每一念及,动魄惊心。”

袁世凯这里向慈禧陈述的意见就是国势危殆,不认真预备立宪则无以自立,真到了朝鲜的地步,那就是你的责任。这些压力就促使她在“举国趋向在此”的情况下,选择立宪政体来符合大多数人的意志。

第三、反对立宪和主张立宪之人,都是从维护清王朝的统治的出发的,意见的分歧不过是维护统治的方式不同罢了。如清廷命载沣、军机大臣、政务处大臣、大学士、暨北洋大臣袁世凯公同阅看考察政治大臣回京条陈各折件,他们决定了四大方针:一,十年或十年以后始施行立宪政治;二,大体效法日本;三,废现制之督抚,各省新设督抚之权限,仅与日本县知事相当,财政军事权悉收回中央政府;四,中央组织略与日本现制相等。此四点均颇符合慈禧及满清亲贵之心理。

十年之后始行立宪,有着较长的预备期,可以充分地展示立宪的利弊,以决定取舍;大体效法日本,则君上大权得以维护,又可以延续王朝统治;督抚权限之降低,财政军事权的收回,对于中央集权的巩固和维护也相当有利。立宪可以维持自己的权威,可以不使祖宗天下断送,这就使慈禧具有了赞同立宪的牢固的心理基础。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