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手机搜狐
SOHU.COM

“还是路上方便”?暴走何必非要“组大团”| 新京报快评

新京报评论
07-17 11:51
+关注

有时候不是“场地太小不能用”,而是“团队太大装不下”。

▲视频来自新京报“动新闻”

文 / 与归

沸沸扬扬的“临沂暴走团机动车道被撞,一死2伤”事件,发展趋势和此前的“广场舞抢占篮球场”,愈发相像。

据报道,近日临沂交警称正协调学校等单位对外开放操场、广场等供市民锻炼。目前已有徒步队接到交警通知,去附近中学操场活动,有队员表示还是路上更方便,“学校太偏,没灯”。也有负责人愿去学校,但场地已供不应求。

我们不妨来对比下两起事件:

广场舞篮球场之争——管理方协调的场地小、偏、无灯——抢占羽毛球场

暴走团机动车道被撞——人行道人多路窄、学校偏、操场无灯——穿荧光马甲继续上路

▲视频来自新京报“我们视频”

展开剩余75%

可以说,暴走团遭遇了和广场舞一样的场地困境,但解决场地困境并非一蹴而就的,也不能是一味迁就的。我从这些事件中看到的,还有来自暴走团和广场舞团队的认知困境:为己方便,与人不便。

说实话,这事儿有些难为交警了。能找一个合适的场地供几十号人集体暴走,在如今熙攘的城市空间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即使学校不偏操场有灯,寒暑假期间,暴走团在空荡闲置的操场暴走没多大问题,那开学后呢?这样一个在操场跑道上移动的庞然大物,会不会和学生的运动、休闲需求发生冲突?会不会有新的安全问题?这些因素都需要考虑。

或许是由于习惯了集体生活,或许是中老年的社交习惯,暴走团、广场舞大妈大叔,更喜欢集体活动。这个“癖好”可以理解,也理应被尊重;但凡事有度,有时候不是“场地太小不能用”,而是“团队太大装不下”。

在场地需求还暂时无法得到满足的情况下,我倒觉得,暴走团也好、广场舞队也罢,不妨分割下团队人数,毕竟动辄数十人甚至几百人的团体,天然就很难在逼仄的城市空间里腾挪。人数相对少一些,自己的场地需求能得到一定的缓解,同时也是与他人方便。

事实上,庞大暴走团队,即使走在人行道上,也依然与人不便。经常户外走路的人会有这样一种感受:特别讨厌几个人并排走,如果赶时间,这样“一堵墙”会很不方便。暴走团就存在这样的问题,人行道本来就有狭窄、人流分散的特点,在这样的路上,暴走团就显得“横行霸道”了。

比如,此前暴走团队在接受媒体询问时,就表示“人行道人太多、走不开,走不开就得上机动车道”、“有的人行道被车占了,我们不得不在机动道绕一下”。而事实上,即使人行道走得开,按规定,行人上路列队走,也只能排成两列,更别提在机动车道了。

无论如何,守住法律和公共规则的底线,守住起码的公序良俗,在考虑自我方便的同时也考虑下他人,社会对暴走团提提这种建议和意见,并不过分。

当公共资源有限的时候,如何公平划分配置,是一种城市管理智慧;如何既争取自我权利又不侵犯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则是一种公民素质。这条文明之路,显然还需要走很久,但绝不能“暴走”。

编辑:与归 实习生:纯洁 吴敏 校对:郭利琴

特别提示:留言如入选新京报A03版“微言大义”,请在后台回复您的“真实姓名+银行卡号”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留言 合作
Copyright © 2017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