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重磅!榆社云竹、河峪这些村的村民都能住上小别墅?

好 消 息

榆社云竹镇向阳村、河峪乡寄子、岩良等村庄的村民都能住上小别墅?这可能吗?请耐心看完消息

家家户户都住小别墅,居住的环境也如同花园般美丽,而且呆在家里面就能挣钱!这是由榆社县(乡)村三级干部组成的考察团在北京密云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司马台新村考察时看到的真实场景,而这一模式即将有望在榆社云竹镇、河峪乡的云竹湖周边乡村实施!

一起通过下方视频走进美丽的司马台村

一起通过下方视频看司马台新旧村容村貌的对比

一起通过下方视频,听听司马台村民对景区移民后的切身感受

"景峰在榆社云竹湖发展了几年旅游,就是修了一条景观大道",这是前不久投资云竹湖景区开发的景峰文旅公司的闫总说的一句话,言语间透露着诸多无奈与焦急。当然,闫总用这么一句话来评价景峰这几年的云竹湖旅游开发进程与成果,是夸张的一句说法。

这几年,景峰公司陆续完成了云竹驿精品酒店和环湖路景观大道的建设工程

位于寄子村的游客接待中心和波波利自行车文化博物馆的主体工程也已经完

景峰文旅游客接待中心

无动力水上运动区业已完成基础工程

景峰号游船下水运营

景峰号游船内景

在云竹镇政府的努力下,协助景峰完成卡丁车基地的土地流转300多亩

目前,卡丁车越野基地正在迅速建设中

然而,总体开发进程的缓慢是不争的事实,认为景峰在榆社发展旅游的“诚意”不够,乃至实力“不足”的声音在榆社老百姓特别是云竹湖景区周边的农村村民中开始流传。

其实,景峰有诸多难处是榆社百姓所不知道的。放眼国内,除杭州西湖等为数不多的免费开放式景区外,大部分景区都是在规划完成后,对景区内的百姓进行全部移民搬迁安置后才进行具体的开发建设工作,而景区建成后,能凭票进景区的大门只有一个,这是保障景区收益的必备条件。如果景区内还居住着居民,景区如何去管理?

然而,检点榆社云竹湖景区周边,多年来,云竹向阳、河峪东岩良等景峰规划内的重点旅游开发片区的移民搬迁工作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而景区周边的众多标准高于普通“农家乐”的游客餐饮住宿接待点与景区建设的矛盾也一直存在,要想快速推进景区建设,就必须解决以上问题。但换一个角度讲,这些散布于云竹湖周边的游客接待点在过去近十年的岁月中,撑起了榆社云竹湖旅游的“半边天”,承载了榆社云竹湖景区的“吃住游”功能。从最早的向阳村蛋儿农家乐到榆阳休闲农庄、紫金湾、水木恬园和岩良村的梨花岛、下赤峪村的东鱼上农家乐都是游客所熟知的接待点和农家乐,众多投资经营者为此也付出了不少心血。

6月9日,市委书记胡玉亭深入云竹湖景区就景区开发工作进行了视察并提出了具体要求。

胡书记要求榆社要加快景区开发建设步伐,推动景区上档升级。投资方要集中精力推动项目进展,列出近、中、长期规划明确的时间表、路线图。按计划有序推进项目。

县委书记张英杰在随后召开的专题会议中,也就云竹湖景区开发和景区周边的综合整治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

面对当前形势,有部分群众认为景区内村庄的移民搬迁工作和拆违治乱工作是要为“景峰让道”。景区内的农家乐经营者也为此忧心忡忡。群众在想“故土难离,移民搬迁后,他们的生活怎么办?”而农家乐经营者则在想“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离开景区后,我吃什么?”

开弓没有回头箭,面对压力和困难,榆社县委政府和景峰集团正在努力寻找可以解决掣肘云住湖景区建设发展的“瓶颈”问题的办法。6月19日-20日,由榆社县镇(乡)村三级部分干部和景峰集团开发部负责人组成的考察团赴著名的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司马台新村围绕景区移民和移民新村的民宿业进行了考察。

此次考察,县委副书记、统战部长郭晓红、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武晋杰、政府副县长王轩均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参加,充分体现了县委政府对此次考察工作的重视和推进景区开发进程的信心和决心。

赴司马台新村当晚,县领导不顾850公里的车马劳顿,组织所有参与考察的人员召开了一次“取经”座谈会。座谈会中,司马台新村游客接待中心的负责人详细就司马台长城、古北水镇景区的移民搬迁工作和移民后新建成的司马台新村民宿业的运作模式进行了介绍。

县委副书记、统战部长郭晓红在座谈中着重指出:“没有平遥古城内居民的移民搬迁,就没有如今的世界文化遗产,没有平遥旅游业的繁荣和旅游发展给平遥百姓带来的实惠”

政府副县长王轩着重指出:“古北水镇景区建设和司马台新村民宿业的成功案例为榆社云竹湖景区开发和移民搬迁工作提供了可以复制的宝贵经验,可以让我们少走弯路,榆社各级干部和景峰集团要以此次考察为契机快速推动榆社云竹湖景区的开发建设进程”。

云竹镇党委书记田飞、河峪乡党委书记王晋东、云竹镇镇长王俊飞、河峪乡乡长石余忠等乡镇主要领导和云竹、向阳、岩良等村的村干部们纷纷在座谈会中畅谈己见,认为古北水镇和司马台新村的景区建设、移民搬迁模式,可以为榆社云竹湖景区所借鉴。

究竟北京密云的古北水镇景区和司马台新村是怎样成功发展旅游业和民宿业的?让我们接着看下面的图文消息。

编者“北京取经”感悟

大河涨水小河满,只有先让景区顺利建设和取得经济效益,景区所在地的百姓才能够依靠景区的发展获得红利。古北水镇景区和司马台新移民新村民宿业的成功在于:景区依靠门票和高档酒店的餐饮住宿等获得经济效益,移民后的乡村民宿依靠的是中低层消费群体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景区投资方和从景区内移民出来后的村民都能分享到旅游发展所带来的“大红包”。如果景区内的群众、农家乐经营者与景区开发方陷于土地和眼前经济利益的纷争中,云竹湖景区开发就只能停滞于一张无法实现的宏图上

古北水镇景区介绍

Happy Summer Vacation

隆庆二年,明穆宗朱载垕为加强北方军事防务,特任戚继光为蓟镇总兵修筑司马台长城。在原有基础上加筑城墙、墩台等御敌设施,凸显关隘气势。直至1933年古北口战役,司马台长城遭到炮火轰击,断壁残垣间愈显苍劲。1987年司马台长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我国唯一保留明代原貌的古建筑遗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原始长城”。中国著名长城专家罗哲文教授评价其为“中国长城是世界之最,而司马台长城是中国长城之最”。 2012年,司马台长城被英国泰晤士报评为“全球不容错过的25处风景之首”

古北水镇位于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镇,坐落在司马台长城脚下。古北口自古以雄险著称,有着优越的军事地理位置,《密云县志》上描述古北口“京师北控边塞,顺天所属以松亭、古北口、居庸三关为总要,而古北为尤冲”。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而今,古北水镇依托司马台遗留的历史文化,进行深度发掘,将9平方公里的度假区整体规划为“六区三谷”,分别为老营区、民国街区、水街风情区、卧龙堡民俗文化区、汤河古寨区、民宿餐饮区与后川禅谷、伊甸谷、云峰翠谷。古北水镇是集观光游览、休闲度假、商务会展、创意文化等旅游业态为一体,服务与设施一流、参与性和体验性极高的综合性特色休闲国际旅游度假目的地。

度假区内拥有43万平方米精美的明清及民国风格的山地合院建筑,包含2个五星标准大酒店、6个小型精品酒店、400余间民宿、餐厅及商铺,10多个文化展示体验区及完善的配套服务设施。到目前为止,公司拥2500余员工。

司马台新村与该村民宿业

Happy Summer Vacation

密云司马台新村位于北京市密云古北口镇司马台新村,500套青砖灰瓦的二层小别墅依山傍水而立,与连绵的长城遥相呼应。

因旧村实行了搬迁改造,如今司马台村的村民们都住上了别墅,除了自住,还可以接待游客。为了实现有效管理,村里成立了旅游专业合作社,由合作社对全村民俗户进行管理,接待标准、住宿价格、服务种类都实行了统一定制,整个民俗村成了一个乡村酒店。这些别墅都是景区投资方在拆迁景区内的农户后,统一规划设计并置换给农户的。也就是说,原先在景区内,村民们住的大部分都是最普通的民居,不具备旅游接待功能,如今移民搬迁后,他们都“免费”置换成了可以接待游客的小别墅。

司马台新村规划建设了物业管理中心、旅游管理中心和资产管理中心,民俗酒店的装修和维修由物业管理中心统一负责,家具摆设,甚至窗帘装饰画和灯具都由旅游管理中心统一配发,收费标准由资产管理中心统一制定和办理。

2013年8月,密云司马台新村开始对外营业,可提供客房645间、床位933张,“十一”黄金周就出现了入住爆满的场面。

一般的民宿都是单打独斗,各自为阵,容易打价格战,但司马台新村得民宿业则是抱团取暖,确保了村民旅游接待收入的均衡化与利益最大化

司马台新村的民宿业的核心运营模式为:由合作社游客中心统一管理,统一客房安排,统一价格结算的“三统一”原则,入住游客须先到游客中心办理入住手续,方可入住民宿户。这种运营模式,有效保障了全村所有村民的权益,有效遏止了打价格战的恶性竞争,同时规范了服务标准。

司马台新村村民别墅内开办的“民宿”内景

“民宿”客房照片

村民无需担忧被褥、床单的清洗和消毒等工作,全部由村合作社的游客服务中心提供一条龙服务,村民只需从游客缴纳的住宿费中为服务中心支出20元服务费用即可。

在司马台新村拍照时,笔者偶遇到了正在给自家门口玫瑰园浇水的司马台村民张敏。她给自己的民宿取了个很浪漫的名字“玫瑰人家”。因为她喜欢玫瑰花,所以在别墅旁种了很多玫瑰花,她的“玫瑰人家” 民宿名也由此而来.

谈及景区移民搬迁后给自己生活带来的变化,张敏感慨万千。2010年以前,张敏所在的司马台村只能用“脏乱差”三个字来形容。下图为司马台新村内保留的唯一一所旧民居。村民们说,留下这个民居,就是要留个对比。

张敏说,2010年以前,她和许多司马台村民也过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活。因为有司马台长城的所在,这里经常会有中外游客慕名而来,他们来这里就是要体验爬雄险长城的感觉,那个时候,除了在外打工的村民,留在村里的村民几乎都是挎个小篮子在长城脚下做点贩卖小旅游纪念品和出售杏、桃等山货的小生意。

当时,也有一些村民在村里做起了农家乐,但是由于条件差,根本收不起价格来,住宿的费用就是个几十元,而且同行还经常会打“价格战”恶性竞争。2011年,景区开始建设并有工作人员挨家到村民家中做景区移民搬迁的动员工作,张敏听说,移民搬迁后会统一给村民置换成“里面有洗手间、马桶的别墅”还能经营民宿,就立马签了合同。

两年后,张敏就真的住进了曾经离自己生活很远的别墅

谈到如今幸福的生活,张敏朴实的说:“当时住旧院子时上个厕所都不方便,露天的,晚上又黑又怕!如今可方便了带有马桶的卫生间,干净卫生,而且,我们用的都是天然气,做饭也方便,家里水电维修什么的村里都有人管,最重要的是我们呆子家里就能靠民宿业来挣钱,而且比过去的收入要翻好几倍。

张敏只是司马台村众多拥有幸福移民后生活的村民中的一个,如今,随着古北水镇景区的知名度的不断扩大,来古北水镇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而前来司马台村住宿的游客也是有增无减。

古北水镇售票大厅内排队等候进入景区的游客

好了,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景峰集团设计中的榆社云竹湖景区“向阳小镇”的效果图。相信,每一个榆社人都会对未来的云竹湖景区有一种美好的憧憬。

我们榆社云竹湖景区能否成功复制古北水镇的景区建设和移民搬迁安置经验呢?云竹湖景区周边的村民们能否放下疑虑、放下包袱,把眼光放长远一些,给自己的生活来一次“革命”呢?

面对风光秀美的云竹湖,笔者再次回味“大河涨水小河满”这个极为简单却蕴含哲理的词句。云竹湖是榆社最为宝贵的自然资源,面对这得天独厚的资源,我们是选择继续蹉跎还是背水一战呢?

在从北京回榆社的大巴车上,来回的紧张行程让所有参与考察的县镇(乡)村干部都在大巴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颠簸声中进入梦香

笔者在拍摄照片时,也突然想到了一句曾经在榆社流传的词汇“看了激动,回来不动”,说的是以前榆社曾经组织过很多参观、学习、考察活动,但最终效果不是很明显,那么,这一次的考察,会助推榆社云竹湖旅游开发进程吗?

图文|榆邑渔夫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