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老万县的记忆——万县市下半城被淹老照片!

跻身“成渝万”荣耀史的万县市,通过三峡大移民,大拆迁,下半城(一马路、二马路、三马路、环城路、胜利路、民主路)巳淹没在水下,今人多有记忆: 一马路二马路三马路,皆称平阳大马路。 四方井挨五显庙,陆家街口看织布。 七贤寺外八角井,九倒捌上费脚步。 百步梯傍多商铺,万安桥边把家住。 胡开文上保元堂,享得利加剪刀铺。 两层桥进盐店巷,水井沟边看大雾。 还有九宫十八庙:文昌宫、青羊宫、三元宫……,龙王庙、五显庙、观音庙……… (下图为三弯公园)

苎溪河上的万安大桥、红星桥以及河两边的被淹街景。

六十年代万县市,下半城大部分被淹,这张照片是新华社记者齐观山,于1961年站在天子城拍攝的(资料片)。

万安桥只走过了74年历程,终于在2003年5月被爆破坍塌了下去,永沉江底。

远眺万安大桥。

当年穿梭在这万安大桥上的人们,也许有些现在还在不停的奔波,找工作,找住处,找恋人,找一段回忆……找一个梦!

一个人走在陆安桥上云盘路的石径小巷深处,看起来倒是那样的幽静。

天生桥:石琴响雪,琴声悠杨。

当年站在万安大桥上看天生桥,流水哗哔声好象还响彻在耳边。

漫步天仙桥,驻足苎溪河,闲看披着蓑衣下河的捕鱼人,你会觉得悠哉,可在七0年一埸大雨,桥被冲走,梦想被被灭。

虽然当年沙河子的河水有点臭,但河沟上面的红星桥显得一片繁忙。

两坐桥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桥下面的沙河子一带,也只能在回忆中找回。

位于较場坝苎溪河上玲珑小巧的“陆安桥”,据说有近150年(同治十年、即1871年)历史,早已荡然无存,连同老市民的眷悲之情,存放于历史的记忆之中。

陆安桥据说是被收编入《中国桥梁枝术史》的万县市唯一古桥梁。

西山钟楼始建于1932年,三峡水位170M被保护,现仍是万县市的标志建筑。

(九二年)的西山钟楼。

驷马桥已深深埋入江底。

二马路港务局段。

万县港:春节后外出民工候船出发,据说那些年最多一天发送旅客五万人次。

挥之不去的“大梯子”已永沉江底,看看这繁荣景象:送船的、接船的、乘船的、乘凉的、看热闹的……,尤其是春运期间,上下码头人流如潮。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我们常常说再见,象这样的场景恐怕永远不能再见了。

夏日炎炎,十九码头石梯巷道的人们,打工挣钱,步履匆匆。

夕阳快落西山,巷道行人也逐渐少了下来。

“又没水了”!包租婆:下河洗衣,省了水费钱。

那些年,每当春节刚过,返乡过节的人们又一次昔别亲人,又匆匆南下……

生活所迫,远行的亲人啊,一路平安!

六七十年代一些人,据说主要是桥亭区的农民、市区无业人员,再加上倒流回城的知青们自发的聚集在一起,组成了当年的“黒市”,向过往轮船上的旅客出售藤椅、藤箱以及竹制品。曾被驱赶、被没收、被打击,但还是他们为后来市区的自由市埸、夜市奠定了基础。

1981年夏天长江涨大水,也漫过了万安大桥。

这是1920年8月,万县洪水猛涨,南津街一带水深数丈(资料片)。

七十年代万县港附近物资,旅客运输还是以木船运输为主。

这木船行走,依靠拉起的船帆,靠风作动力。要是逆水行船,那就惨了:遇见夏天,他们头上是灸人冒油的火暴烈日,脚下是崎岖蜿蜒、荆棘丛生的险道,赤着脚,弯着腰,纤索深深勒进肩头里,嘴里喊着船工号子,一步步艰难向前,走啊,爬啊,后面是苦难贫穷的家乡,前面又是一重重乌云……

早先的盘盘石、千金石、草盘石巳沉入江中。

红沙碛是前苏联轰炸机大队长库里申科率队来华抗日牺牲的地方,现长眠在西山公园。河床上的大小卵石,各种形状,各种颜色,我也曾经前往捡过;那清水河边的小魚儿也游来游去,清晰可见。

一马路,“文革”曾改名“红卫路”,万县市的工厂企业多在这条路上。

一马路第一小学、第二小学关门了,多少叮嘱,多少告别,多少祝福,这学校的师生们感觉到,可能还仿佛发生在昨天……

一马路第二小学。

走出一马路”文昌宮”的“”东门口”,上“两城桥”,通过“大桥溪”,经过”十字街”,再下“水井沟”……

“我喜欢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叶冬天的阳光还有最美的你——一马路柑子园的民居“,这一长串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市民们难以忘却的一马路柑子园码头,是桐油、煤油、烟草、棉花、杂货用品和后来的农副产品的集散中心地。

生意兴隆二马路,它相当于上海南京路,据说以前多数来自沦陷区的人开商铺,抗战胜利后有部份留在了万县。经过多年,后来‘商铺林立,来往人群,川流不息,好不热闹,繁华景象,历历在目。

二马路。

二马路“小桃园”的小笼包子,在当时的万县市那是出了名的。这么说吧,就好比天冿的“狗不理”、汉口六渡桥的”汤包”(包子),”如今包子那家强”?现在却成了回忆。

那时全国人民都在唱歌(kl0k),当时二马路和电报路下端连接处周围的沿街以及整个市区,0K厅如雨后春笋,男女老少没日没夜的”刘德华、张学友、叶倩文时”,KTⅤ又悄然兴起,让人们不可思议的消费着钱财。

已被淹没的电报路下段。

地处二马路繁华中心的日杂大厦,回忆也已成为过去。

三马路,那些客车货车三轮车驶过的噪声,生意人之间脸红脖子粗的讨价还价、还有下力人的吆喝声的喧嚣,仿佛还响在耳边。

这临江的胜利路坐拥水码头,成了一个商业集散地,是商贾云集、人流穿梭之地,是过往客轮下行多在万港夜泊,是最早夜市繁荣兴起之地,永远永远的去了。

胜利路的“当铺巷”,布匹、成衣、各种家庭日用品堆积如山,每天人满为患。”莫看一个巷巷,生意火得不得了”。虽已淹没多年,在市民心中却挥之不去!

民主路“南灯古佛”前香烟缭绕,香客们都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求得保佑、拯救,时至今日,仿佛还沉没于流光中……

被江水呑没的岔街子,是万市以前最大的农贸市場,鸡、魚、鸭、干副食品、地方土特产、蔬菜水果,水产品与肉食品,应有尽有,批发另售,车呜声,讨价声,声声悦耳……

岔街子的吊脚楼,现在你还敢住吗?

环城路最感兴聚的还是电影院,六十年代初,几个同学步行来此观看电影。

南门口紧接环城路,也是城市的一大物资集散中心,大米、竹器、瓷器,甚为有名,原川东轮船公司的码头就设在这里。

南门口的坛坛罐罐是卖出了名的

这是易家庄街道一侧,一条两边都是低矮的老屋和简易工棚。

这是民主路与较埸坝交会处,九十年代,曾记得厂里的贺老革命(贺方清)头戴烂草帽,身佩红袖章,手提喇叭话筒,认认真真的指揮着过往车辆,真是“我骄傲啊”!

较埸坝车站,这里是发往开县、云阳和市区周边、如熊家等地的短途客车站,那时班次都很少。

营盘和孙家树房路连接处。

石扳巷道,或长或短,或宽或窄,高墙窄巷,伴着真原堂寺庙,古朴幽远。

青石铺成的偏石扳长巷下端,飘散着淡淡煤烟味,偶尔也有行人悠闲走过,遗落在时光里。

三元街这两扇相邻的大门,那磨得光滑的石头门坎,还有这斑驳的墙面,留下了一年又一年的印迹,退色后的青瓦也倍显沧桑。细雨从檐翘角而滴打在地面的小坑里,仿佛发出清碎的响声。两扇门似开非开,似闭非闭,古朴幽静……

三元街巷道没有树,也没有花,枯焦焦、干巴巴的蒙着淺淺的煤烟和灰尘,就象一条干涸了的小河,蜿蜒向前,消失在狭窄的深处。

巷道深深,三元街在九十年代也曾辉煌过(作菜市埸使用),时光茌苒,热闹不再。

照片中玩耍的两个小孩,如今可能都成家了吧?你们是否还可记得、儿时曾经结伴戏闹的这个青石小径巷道?

这具说有420年道观的北山观“福寺塔”已彻底被尘封在万县人的记忆深处了。‘

在即将被拆迁、被淹没前的六八0一厂大门前,这一辆辆正外出接新媳妇回家的车队缓缓驶出的埸景,恐怕已经深堔的留在了那帮人们的记忆里,形成了他们自己永远的美好回忆。

未淹没前的六八0一厂原址及围墙外边大雨过后的河沟。

如今六八0一厂原址及周边沙河子地区。

最后来两张工厂驻市内单位的老照片:王牌路衡山厂氧气站(现中天广埸)原址(迠于1971年,拆于2001年)。

新城路(现中心医院对面)衡山工业供销公司九二年原址(建于1992年,2001年拆后重建)。

电报路(现208号至210号)衡山工业供销公司八八年租凭原址。

转自:冯春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