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百代人物 | 阿涩:旅行不是走马观花,而是寻找贴近精神的诗意

阿涩

旅行家,记者,主持人

阿涩,曾任中国旅游者协会常务副会长,到访过全球163个国家和地区。2001年,背包自助游历欧亚24个国家和地区;2002年,加入旅游卫视后参与创立《有多远,走多远》大型电视行动节目,先后创办《人生之旅》、《心旅程》等多种类型的旅游类节目;2005年至今坚守主创《世界游》栏目,为观众呈现地理风景与人文风情的不同侧面。2014年,他启动了“走遍全世界”计划,并准备用5年的时间造访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和地区。他是环球旅行家,却并不主张年轻人辞职旅行。他热爱旅行,却不会为了秀出自己而做很冒险的事情。此次【百代旅行】对话阿涩,一起来聊聊那些旅途中的乐事和囧事,一同感悟旅行对生活的影响和改变。

阿涩在南极

我行故我在

|美国作家、历史学家房龙在1932年写的《房龙地理——地球的故事》中,描绘了很多的景象和有趣的地方,让我有了去世界看看的冲动,从此在旅行的路上停不下来。”

A:有句话说“我思故我在”,后来我自己改成了“我行故我在”,I travel therefore I am。因为只有在路上才感觉这个世界的强大。路上的人,从体貌特征、语言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到看待和解决问题的方式,都和自己有所不同,这种“好奇心”驱动我一直想去探究万事由来、追根溯源,所以就有了动力去探寻世界的真实、真相和真理。与外面的世界相比,人类是非常渺小的,所知道的东西是很有限的。因此,我很希望自己可以通过在路上,获得更多的知识和对世界的了解,让自己的视野更丰富,看得更远。

阿涩在澳大利亚潜水

|人生的不同阶段,都会对生活拥有不同的体验和感受,旅行也是如此,这里用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来描述是最贴切的。”

A:我已经走过了163个国家和地区,旅行改变了生活。人生的不同阶段,都会对生活拥有不同的体验和感受,旅行也是如此。这里用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来描述是最贴切的。“洞穴理论”是说洞穴里的囚徒,只能看到洞穴上的影像,并不知道真正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对于被锁住的囚徒来说,他们以为看到了生命的全部,没有人了解什么是真正的truth。直到有一天,一个囚徒走到洞穴外面,才看到影像是如何产生的。当他再次回到洞穴,告诉其他囚徒自己的所见所闻,其他囚徒觉得他疯了,坚信只有洞穴上的影像才是真实的,最后把这个出去的囚徒杀掉了。大概是这样的故事,也是我对旅行的理解。

阿涩在埃及

旅行中的困难是暂时的

|我的环球旅行是从2001年开始的,当初设计的是想通过10个月,完成48国的环球旅行,但因为签证的问题,改变了行程。”

A:我的环球旅行是从2001年的7月6日开始的,我记得那天坐火车从北京到南宁,再改乘国际列车从南宁到河内。当初设计的是想通过10个月完成48国的环球旅行,但因为签证的问题,改变了行程。16年前,还没有那么多国家对我们免签,而且每个国家的签证是有有效期的,最长的3个月内必须到那个国家,抵达之后,也只有一周、两周或是一个月的停留时间。印象最深刻的是印度,当时办理签证时,虽然资料都在印度驻北京大使馆,但签证都要拿到印度去签,整个周期是45天。当时我想按照国际惯例,从尼泊尔坐火车穿过印度到巴基斯坦,这样可以给我过境签证,但是并没有实现。这就是16年前旅行的状况,我相信如果不生活在那个年代,是不会体验到那个时候签证是有多难的。

阿涩在土库曼斯坦——地狱之门

|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曾经在书中、影像中看到的东西,都能身临其境,所以说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但充实的行程中,也有困难的事情,比如语言。”

A:旅行中最困难的事情是语言,特别是在南美洲。虽然我每次都在寻找会说英语的人,但当地人的英语水平取决于其开放程度。我们出发之前一定会让地接社派出语言最好的,但还是要碰运气的,毕竟当地是拉丁语系,所以对说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的他们来说,英语其实是第三方语言。因此,在讲解中会对事物的充分性、准确性有一定偏差。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不得已就不问了,对方可能听不清楚,我也可能没讲清楚,这对于深究探访来说是比较困难的。当然,旅行中的困难都是暂时的,换个角度想想,这些都是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

阿涩在天空之镜——玻利维亚

旅行、时间与金钱

|钱和时间只是硬性指标,确实关系到旅行的质量,这些都需要根据自身的条件来定,达到最佳的临界值,才是最平衡的状态。”

A:时间和金钱,我认为是旅行中不可缺少的要素。就类似矩阵关系,X轴和Y轴都是从零到大。X轴是时间,Y轴是金钱,如果一方多一些,另一方就可以少些。大概是这样的,比如金钱充足,就可以做奢侈旅行,享受头等舱、高档餐厅等等。当然,这种关系也很难量化,更重要的取决于一个人的内心、灵魂和精神世界。钱和时间只是硬性指标,确实关系到旅行的质量,这些都需要根据自身的条件来定,达到最佳的临界值,才是最平衡的状态。确实很难说清,要看自己需要什么,follow your heart

阿涩在南极

|工作和旅行,想去找到这样的平衡点确实很难,但我是比较反对年轻人辞职旅行的。”

A:Gap Year这件事虽然听说过,但并不了解。我知道很多人不能像我这样幸运,把环球旅行当作自己的工作。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很酷,但也只是听起来而已,工作时也会特别辛苦。要想人前显贵,必须背后肯吃苦。还是那句话,“尊严一定是用尊严换来的”,所以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还是要自己努力。

工作和旅行,想去找到这样的平衡点确实很难,特别在当下的中国,更难。我们不像一些发达国家,没那么大的工作压力,有很多假期和时间可以到处走走看看。我们必须要正面面对,不能去逃避,要顺势而为

阿涩在埃及方尖碑

我是比较反对年轻人辞职旅行的。我在背包旅行时已经32岁了,但在我27岁时,财务就比较自由了。2001年,32岁的我尝试以背包客的方式去旅行,住青旅、住小旅馆、用火车通票,觉得很有趣。但回过头来,我非常不鼓励年轻人辞掉工作去看世界,也不太喜欢背包客、沙发客和穷游的方式。一个年轻人应该学会的是如何成熟起来,应该学习如何担当、如何给予别人,而不是一味地张手去要。所以,我认为年轻人应该利用年轻的优势,去多学习、多掌握自己的生存技能,获得更多更好的发展空间,给予自己的父母、爱人、孩子最重要的生活保障,而不是辞职,在街上流浪。在我看来,旅行和工作是可以兼得的,并不是说一定要把旅行作为工作,而是说利用年假和其他假期,去看世界。

阿涩在澳大利亚

父母与家乡

|很多人都说北京缺了条河,多条河会让北京多很多灵气和秀美。但我认为,北京不需要。北京有种霸气,是其他城市没有的,是千年来的积淀。”

A:作为一个北京人,任何城市都无法替代北京,无论是上海的现代化还是西安的兵马俑。我小学春游、秋游的地方,是我对北京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春天的北海、故宫、中山公园,秋天的香山、八大处等等。我相信很多人都是这样,儿时的很多记忆都会潜移默化的跟着自己。

在北京,我最推荐的景点便是景山公园。找一天天气好的时候,一定是黄昏时,登上景山公园最高的亭子,向北看,能看到鼓楼,往南看,便是紫禁城的全貌。在这儿,可以静静观望老北京的故事。

吃食,就要提到国菜烤鸭。北京的烤鸭,一个是“全聚德”,一个是“便宜坊”,两家各有千秋,一个是明卤,一个是焖卤,工艺不同,口感也不同。外地的亲朋好友来北京,我爸妈都会在前门全聚德设宴款待,但现在慢慢转为用北海里的仿膳,仿照宫廷里的,来款待宾客,大家也可以试试。糖葫芦、爆肚、涮羊肉这些,则是北京南城的一种传统和文化。

|因为爱,所以喜欢带着父母去旅行。要尽量让父母开心,要保持这样的心态。”

A:2004年,我带着父母游历欧洲,那个时候确实是“带着父母去旅行”。2013年,我和父母一起自驾车,用了一个月时间,把海南岛的13个县市全部走了一遍。这时我不再是用“带着父母去旅行”这样的语言了,而是“陪着父母去旅游”。年轻人在和父母旅行时会有很多不一样的观念,这是没办法避免的。很多人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打拼,不和父母一起生活了,所以很难有机会长时间和父母一起相处。这种状态刚开始会有很多代沟,最重要的是如何看待和处理。我们不能去矫正父母已经固化的思想,而是要尽量让他们开心。只要我们有这样的心态,事情就很容易解决。和父母一起旅行,对我来说是一种修行,磨了我很多性子,也让我认清了很多现实。要替父母着想,人生苦短,不要到子欲养时而亲不待。

阿涩与“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在日本

走遍全世界

|“‘走遍全世界’是个人的事情,更像是soul travel,看上去比较孤独,但还好,我很enjoy这个过程。”

A:Travelers’ Century Club被誉为全世界最难进的俱乐部之一,入会条件是必须要走过100个国家,作为他们在中国大陆的第一个会员,我感到非常有幸。2014年,他们邀请我去参加60周年的庆典,参加活动时,我见到了全球各地的会长。俱乐部有2000多个会员,其中大概19个会员走遍了世界上所有的行政区划。和这些朋友在一起交流,受到了很多鼓舞,这些人大多是老人,但精神状态都很好。2015年,我推出了《走遍全世界@阿涩》这个电视节目,我不敢说做得多深入,但却是逐步成长的过程。走遍全世界是个人的事情,更像是soul travel。所以,整个节目都是一个人旅行,一个人记录,一个人采访,一个人游历,一个人写词,一个人配音……这些看上去比较孤独,但还好,我很enjoy这个过程。

阿涩在肯尼亚马赛马拉

|拉丁美洲有很多神奇的地方,非要让我从中选择一个的话,那我会推荐委内瑞拉。”

A:拉丁美洲有很多神奇的地方,像大家耳熟能详的巴西、秘鲁、马丘比丘,还有智利的沙漠、复活节岛,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境等等。这么多地方,非要让我从中选择一个的话,那我会推荐委内瑞拉。不仅是因为我没有去过这个城市,更重要的原因是那里有世界落差最大的瀑布——天使瀑布。我曾经被一部动画片感动,就是《飞屋环游记》,讲述了一个老人曾经与老伴约定,一起去天使瀑布旅行,却因为生活奔波一直未能成行,最后替老伴完成梦想的故事。天使瀑布和平顶山区就在委内瑞拉,非常美,但因为安全问题我一直没有前往。这是世界上单个瀑布落差最高的瀑布,我记得是979米,如果换算成中国的尺来算,真的是“飞流直下三千尺”,颇为壮观。

|“旅行改变生活,我的旅行不是走马观花,而是试图在路上寻找精神世界的诗意。”

A:2014年,48个亚洲国家和地区我已经完成了45个;2016年,43个南北美洲国家和地区已经完成了38个。所以,2017年我很想将大洋洲全部扫完,想去新西兰感受毛利文化,追寻那霍比特小镇的风光和蒂卡波湖的星空。当然,安全一定是第一位的,遇到特殊问题我会让步。我的旅行是为了我自己,满足自己人生最大化的一种体验,而不是秀给别人看的,所以我不会做很冒险的事情。我希望在2019年,可以走遍全世界。有句话说“路的尽头是超越”,因此这不是终极目标,也不是终点。旅行改变生活,我的旅行不是走马观花,而是试图在路上寻找精神世界的诗意。“诗人是人类的孩子”,我想说,旅者也是人类的孩子。所以,我还年轻,我渴望在路上的生活。

阿涩在马耳他

“旅行改变生活”不如说是“世界观影响生活方式”,前者不一定是必然发生的事情,而后者确实是我认为的理念。真正的旅行,是给了你一双发现世界的眼睛。如果旅行可以改变你的价值观和看待事情的方式,那必定不虚此行。

阿涩在法国滑雪

想了解更多阿涩的旅行故事,

可关注阿涩个人微博:@阿涩

或关注阿涩个人微信:M13801231798

采编/ 婷婷、小琳琳

图片 / 阿涩

百代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