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厉害了!桐乡姑娘竟然赢了这个全国大奖!韩寒、郭敬明都得过……

韩寒、郭敬明,这两位如今可都是娱乐圈的红人,可是说起他们的成名史,就不得不提新概念作文大赛。

没错,他们的名字正是因为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而响彻全国,19年19届,一场作文大赛,成为青少年写作的试金石。

别以为获奖很容易,2017年1月20日,“ONE·一个”杯第十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在上海举行。

全国83202人报名参赛,获得复赛资格的却只有218人。

2017年1月21日,第十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结果公布,令人欣喜的是,67位一等奖获得者中有一位桐乡学子的身影,她就是桐乡市高级中学高三(1)班学生娄羽慧。

她缘何能从中脱颖而出?

获奖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呢?

小编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娄羽慧,去倾听她和“新概念”的故事。

复赛现场意外不断

1

初见娄羽慧,是在她语文老师屠洪根的办公室,此时的她,穿着宽松的校服,说起话来轻轻的,柔柔的。采访就这样开始了……

娄羽慧向记者描述着复赛当天的情形:那几天,上海正经历着入冬以来最严酷的一股强冷空气。

她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了上海市第二中学等候复赛。临近比赛,娄羽慧习惯性地掏出钢笔检查,“呀,漏墨了!”

娄羽慧立马起身,飞快地跑到卫生间,将钢笔的墨汁清洗干净,也顾不上手上的墨迹和笔套上的墨汁,迅速跑回了教室,此时距离正式比赛没几分钟了。

“我的钢笔跟着我‘久经沙场’,一直都很顺而且也很好写,漏墨还是第一次遇到。”事后说起此事,她仍心有余悸。

还没到时间就提前交卷

2

复赛题目是二选一,命题作文《自拍》和主题为“假如自己是一位名人,写一篇采访自己的文章”的开放式作文,娄羽慧选了前一个。

她以小说作为写作形式,将自己不喜欢自拍融入其中。写到一半,她觉得越来越吃力,简直写不下去了。

怎么办?重新写过!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娄羽慧调转了思路,将“自己不喜欢自拍”作为主角,通过散文的形式述说着。

“我,没有自拍过”……她在作文的开头,立场坚定的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比赛时间还没结束,娄羽慧就早早地交了作文。

走出比赛现场,她立马给妈妈打了电话,说:“妈妈,我们就当来上海两日游吧!”

一天后,不抱有希望的娄羽慧在“萌芽”杂志的微博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猛然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一等奖,这个18岁的女生感觉自己被老天“亲吻”了一下。

捧回一等奖,在情理之中

3

新概念作文大赛和我们平常写作文有什么区别呢?先来看看评委们怎么说!

在语文老师屠洪根看来,新概念作文大赛与平常的试卷作文有所区别,在构思、写作方式上要求更趋独特、创新,而娄羽慧的作文有自己的想法,加之语言基本功扎实,可以让别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而对于娄羽慧捧回了一等奖,他表示,能突破重围,又在情理之中。

娄羽慧与老师屠洪根

新概念“含金量”如何?屠洪根告诉记者,获得一等奖的学生,接下来在高校自主招生和三位一体招生中,会有一些优势,但不会作为录取的条件,还是需要通过笔试、面试等。

我不喜欢模仿别人

4

闲谈中,娄羽慧告诉记者,从小她就喜欢写作,小时候会与玩伴写童话故事,发表于和玩伴共建的博客;初中时,写各种短篇小说;到了高中,与日记结缘,似乎在忙乱的高三,日记反而成了放松身心的载体,但凡灵光乍现时,就忍不住要写在纸上……

“平常喜欢看什么书呢?”娄羽慧的答案是“广而杂”。“小说、散文是常看之物。”寥寥数语,道出所有。这段时间,她又迷上了余秋雨和但丁的作品。

与新概念作文的结缘,娄羽慧归结于老师的介绍与《萌芽》杂志。“我从高二时就订阅了《萌芽》杂志,上面会刊登相关比赛事宜。”娄羽慧说道。与此同时,在老师的鼓励下,这几年她也先后参加了一些作文比赛,例如全国科普科幻作文大赛等。

“我不喜欢模仿别人。”娄羽慧坦言,虽然会阅览很多的文章,但她在自己的创作中不喜欢模仿别人的写作形式。

关于未来。。。

对于未来,娄羽慧表示,她会一直坚持写下去,不忘初心。

收好

下面是娄羽慧总结

写好文章的【诀窍】!

1

不要跟着别人走,不要模仿别人;

2

有灵感的时候,要快速写下来;

3

在生活中要善于发现一些东西,多观察很重要;

4

在创作中,感情需要真诚;

5

看书可以看得广点。

据悉,娄羽慧是桐乡市高级中学继2012年刘胡斌同学获第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后的又一获奖者。另外,该校高三(五)班学生曹非凡在此次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获得了二等奖。

-❶-

桐高“网红”老师褚建利为此还写了一首诗

贺娄羽慧(坡上娃子)

高三学子娄羽慧,

作文大赛捧奖归。

三年磨砺永在追,

祝福未来多占魁。

注:娄羽慧2017年获得第十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以下为娄羽慧参加第十九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初赛作品之一(ps:因复赛为现场比赛,所有作品均交由大赛组委会,故在这里无法展示娄羽慧复赛作品)

文具物语

我的钢笔在密谋谋杀我。

它刀锋一样锐利的笔尖从我左手手背狠狠划过,红色和黑色交织着在皮肤的纹路里晕开——一道刺痛撕裂的铁轨,火车向我的血肉进发,它黑色的厢皮渗进了红色的隧道。

它要谋杀我!

我意识到这件事。

它冷冷地泛出金属的寒光,这狙击枪在阳光下瞄准的反光!它的冷笑直指我的咽喉,我只来得及瞥见它眼角血腥的疯狂。

射击。

它在谋杀我!

黑色的毒液从我的喉头一路向下,间断地射入白色的衣裳,大朵大朵的绽开妖冶的死亡之花。这惨烈的死亡!它扼住生息,用坟茔迎接——衣裳的惊叫被吞入我的咽喉——它已死亡!我最忠实的护卫!

钢笔滚至桌沿,它嘲弄着衣裳的死亡,避开我震怒的手掌,发出尖锐的讥嘲的笑声,从桌边的悬崖一跃而下。

四分五裂。我看到它残留着黑色毒液的破碎头颅上露出惨白的怨毒。何必呢!你这不解风情的叛徒!

浸泡!

戛然而止。

它坠落。被折去幻想中的翅膀,它像是被抽去所有的力气,在空气的漩涡中零碎地保持舞步,弹簧终于在它梦寐以求的自由里落到满是灰尘的地面上。

一只急切的脚毫无所知地踏过这块地方,弹簧被碾压成疲软的铁线,在曾经的囚牢的碎片里,它的嘴角仍保持着狂妄的笑。

暴动。

钱江晚报今日桐乡微信公众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