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牟其中坐牢16年出狱后,突然发现自己在北京还有264套房子!

2016年9月27日早上6点50分,一代商业狂人、中国前首富牟其中,乘车离开湖北洪山监狱。

2016年9月27日早上6点50分,一代商业狂人、中国前首富牟其中,乘车离开湖北洪山监狱。

这一天,距离他2000年5月因“信用证诈骗”入狱,已经整整16年。

白发苍苍已76岁的牟其中,随即通过其唯一代理人夏宗伟对外宣布,他计划筹措1000-2000亿的基本金东山再起,重启南德试验。

其实,当牟其中迈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刹那,论坛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立即就炸锅了。许多人都在猜测,牟其中能否第三次东山再起,更多人对此充满忧虑。

毕竟,牟其中这个当时全中国无人不晓的名字,今天对许多人而言,已十分陌生。毕竟,在他入狱时,还是BP机如日中天的时代,如今一切早已换了人间。

为此,还有人专门将76岁的牟其中和褚时健相比,明确指出,牟其中不是褚时健:与褚时健相比,牟其中不仅欠缺企业经营管理能力,显然也欠缺东山再起所需要的低调和隐忍。

在北京拥有264套房子,价值10亿人民币

然而,牟其中当然不是褚时健,他和褚时健不同的是,褚时健出狱时几乎一无所有,而牟其中在北京门头沟,还有三栋楼,264套房子。

当初鸟都不拉屎的门头沟,在北京房价暴涨的今天,门头沟的房价也冲到了每平米四、五万元的高价,这三栋楼的市场价值大概有10亿人民币。

这个世界的确变了,有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智能手机、微信和微博,还有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然而,以为自己一无所有时的他发现,自己还是土豪!

这并不是开玩笑,牟其中的南德集团在牟其中出狱当天,就专门发表了一个声明。

在这份声明中,南德集团特别提起了这批房产以及归属问题,同时,南德集团也表示,在北京的这264套家属住宅被哄抢一空,强行霸占。

关于这个问题,牟其中的秘书夏宗伟说:这些房子位于北京的门头沟,此前一直是南德的员工宿舍,总共有三栋楼。万通地产的冯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也提起过南德集团在门头沟的宿舍。

当然,时间过了快20年,这些房子的问题远非这么简单可以说清的,夏宗伟也说时间较为久远,不过将极力争取,也会有相关证据。

这三栋住宅楼,的确是牟其中出资建设的。

1995年元旦,牟其中在当时还是荒郊野岭的门头沟山里,考察拟建的“南德家园”别墅区用地。他说:“南德人辛苦,没有专门的时间疗养,建好别墅区,使南德人每天都处于疗养状态,能更好地工作。”

正是这次打算给员工谋福利的好意,为牟其中的未来埋下了伏笔。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历来不事产业的牟其中,从来就不关心房地产,连在北京的家都是租的,谁料,不经意修建的员工宿舍却成为他此次东山再起的希望所在。

关键时刻,还是房子最靠谱!

“牟某人终非池中物”

1992年前后,牟其中在南德集团会议上讲话(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19岁那年,四川万县人牟其中曾经填过一阕《虞美人》,词曰:“九人踏雾入山来,重登太白岩。一层断瓦一层草,不似当年风光一般好,垣颓柱斜庙已败,何须再徘徊。愿去瑶池取玉柱,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如此评价:好一个“莫道大好河山无人顾”,写得如此好词的牟某人终非池中物。

牟其中第一次入狱是因为一篇题为《中国往何处去》的万言书,这份万言书把他打成了反革命。1979年下半年,四川开始清理文革的冤假错案,牟其中等人被宣布无罪释放。牟其中没有回到县玻璃厂继续当他的烧炉工人,而是在出狱一个月后向人借了300元钱,成立了一个“万县市江北贸易信托服务部”。

出狱后牟其中办的贸易服务部一直没有多大起色,只能做一些小本生意,直到他发现一种由上海工厂的“555”牌座钟在市场上很好销,大凡结婚的青年都会添置一个。牟其中当即找到重庆一家半停产的军工企业,请他们仿制一万个“555”牌座钟,每个25元。然后他赶到上海,把仿制钟以32元的价格卖给一家贸易公司。这样一倒手,他赚了足足7万元。这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很大的生意,他的倒卖新闻在万县当地一时广为流传。后来万县工商局以投机倒把罪名将牟其中及七名员工收押,当时的《万县日报》如此报道这一事件:万县个体经营户“中德商店”,打着百货、五金零售的招牌,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内外勾结,大量套购国家统购统销物资,买空卖空,投机倒把,牟取暴利。郁闷之极的牟其中在牢房里被关足整整一年,到下一年的9月,他才被不了了之地释放出来。

这次倒卖经历让原本就对实业制造和经营管理毫无兴趣的牟其中从此疯狂地迷恋上了空手腾挪的“空手道理论”。1989年,一直对自己的商业天才深信不疑的牟其中,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天才”。

他在从万县到北京的火车上认识了一个河南人,从后者口中,牟其中得知正面临解体的前苏联准备出售一批图-154飞机,但找不到买主。牟其中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冒险的生意。他打听到一年前刚开航的四川航空准备购买飞机的消息,便七拐八弯地前往洽谈,川航同意购进苏联飞机,然后,牟其中又从四川当地的国营企业中组织了罐头、皮衣等大批积压商品,准备用以货易货的方式达成这笔生意。牟很能抓住人的心思,他接待苏联航空工业部官员的地点选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在开始谈判之前,他“很荣幸地”告诉客人,这里便是不久前戈尔巴乔夫同中国领导人会谈的地方,苏联同志当然立刻肃然起敬。就在牟其中的空手倒腾之下,这笔“不可能的生意”居然变成了现实。1991年中期,南德、川航与苏联方面达成协议,中方用价值4亿元人民币的500车皮日用小商品换购四架苏制图-154飞机。

1993年4月,牟其中游览峨眉山,在峨眉山金顶的景点“金刚嘴”前,他自嘲靠一张嘴打天下,笑称自己的嘴就是金刚嘴。(图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罐头换飞机”令牟其中一夜成名,更让他对自己的“空手道理论”深信不疑,在今后的十年里,牟其中将他的这套理论一再付诸行动,他策划了一大堆听上去就吓死人的“宏大计划”,其中包括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深2000多米的口子,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中国干旱的西北地区,使之变成降雨区。在整个90年代,牟其中一直是媒体的焦点,他获得了“中国十大民营企业家”、“中国改革风云人物”、“中国十大实业家”等众多称号;南德集团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中国真正的民营企业”;在1994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将牟其中列入当年度的全球富豪龙虎榜,位居大陆富豪第四位;同年,中国的一本名为《财富》的民间杂志把他定为“中国第一民间企业家”和“大陆超级富豪之首”,这位充满商业想象力和改革空想热情的四川人也因此成为第一个被冠以“中国首富”的企业家。

他在南德成为首富,但是他自己从未接触过所赚的“大钱”。“从没去过歌厅,也不打牌、洗桑拿,不抽烟,有应酬时才偶尔会喝点酒。闲暇时,除了找人聊天,就是爬山,经常也会打打网球,高尔夫连球杆他都没有摸过”。牟其中的生活极其俭朴。有一次为了在业务会谈中不至于显得太寒酸,夏宗伟托人花了两百多元给牟买了一条金利来皮带。牟顺手拿过来看了看,问花了多少钱。怕挨骂,夏宗伟骗他说“20块”。“这么贵!买个七八块的不就得了!”他很不解。他更不解的是,当时的妻子夏宗琼买回来一件毛皮大衣,居然要4万块。过了很久,牟才意识到,财富和价值观是他和夏宗琼的根本分歧。

牟其中的身败名裂发生在1997年。这一年,一本非法出版的杂志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其书名为《大陆首骗牟其中》,它把牟其中描述成一位“上骗中央、下骗地方”的中国第一大骗子。在书的封面上,它以牟其中前任律师的话高呼:牟其中不亡,天理不容。这本非法出版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铺遍了全国大小书摊。在这期间,经济检察部门也开始秘密调查牟其中,发现他在中国银行湖北省分行有骗开信用证的行为,涉嫌诈骗金额7507万美元。2000年5月30日,在被拘捕一年多后,武汉中级人民法院以“信用证诈骗“判处59岁的牟其中无期徒刑。

牟其中入狱后,“南德集团已经被夷为成了一片废墟,连北京总部的264套家属住宅也已被哄抢一空,真可谓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产业被查封,员工四散而去,他的第二任妻子、夏宗伟的四姐早在案发前就已与他离婚,他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两个儿子移居美国,至今不曾回国。只有牟其中曾经的秘书、前妻的妹妹夏宗伟一直在高墙外为他奔波上诉。

1994年,25岁的夏宗伟随牟其中前往美国考察,在自由女神像前合影留念(图片来源:《人物》)

牟其中入狱后的16年里,夏宗伟成了牟其中唯一的代理人。这段漫长的关系最终改变了夏宗伟的全部人生。(图片来源:《人物》

牟其中出狱了,这已不再是他的江湖

牟其中不做大哥好多年。

他今年76岁,褚时健1999年被判刑,比他早一年,两人最初都是无期徒刑,后来减刑。褚在2002年保外就医,彼时73岁,比牟其中脱离牢狱之灾时小三岁。

不过,牟其中很难如褚时健般东山再起。实际上,褚的绝地反弹,是小概率事件。比他们小很多的伊利郑俊怀、天发龚家龙、德隆唐万新、格林柯尔顾雏军、东星航空兰世立,目前都处于半归隐状态。褚橙能够成功,除了褚时健本人坚韧不拔,选对了自己擅长、市场也需要的产品外,也与他确实颇为冤枉,积累下了人脉口碑,对自己和时代认识清晰,都有关系。偶尔回看褚时健的故事,深感所谓“命运”,真实不虚,成事也罢,败事也罢,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2005年我入行做记者,牟其中已入狱五年,江湖上依然有他的传说。他发轫的时代,商界多枭雄,而他是枭雄之雄,他做成,或策划的大业包括:罐头换飞机、发射卫星,开发满洲里、要炸了喜马拉雅山。“钢铁侠”伊隆·马斯克总是在关注人类“下一件大事”,只论想象力之奇瑰,可能牟还要更胜一筹。牟善于发明一些不明觉厉的词汇,如“平稳分蘖原则”、“智慧文明时代”的“第四产业”之类,这种习惯,以及浓重的英雄主义情节,你偶尔在当前风口上的商界人物身上仍可见到。

牟如今很难在商业上再有作为,原因是即使不考虑年龄,他也不适合在这个时代创业。他长于高谈阔论,在宏观上指点江山,从精神与思想上碾压伙伴和对手,可在今天的传播环境中,类似魅力正在消解。牟其中曾说,“当年我只能用10%的精力和智慧来经营业务,而要用剩余90%去应付环境的压力”。他确实在环境上耗费了90%的精力和智慧,但他事业之发轫,也与当时环境息息相关。

褚时健

那些拜访过褚时健的企业家,多半也拜访过牟其中,可拜访两人时所怀的心态,或许多少有些不同。拜访褚时健,有朝圣之心,希望从他身上吸取能量。拜访牟其中,怀了几分心有戚戚焉,将他视为一个时代的标本。

牟其中这一生塑造的最成功“产品”,可能是他的小姨子夏宗伟。世上凉薄之人何其多,像夏宗伟为一个狱中的男人守候、战斗十八年,从红颜到白头,抗过所有有形与无形的压力,可谓罕见。连夏宗伟自己,或许也搞不清楚自己在牟其中生命中是什么角色。

牟其中呢?他清楚么?

(来源:营销界007)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