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姚遥:为什么他们背井离乡远涉重洋也要去美国打黑

姚遥,法律学者。曾在美国做访问学者,对美国工薪族的生活状态和留学生生活有深入观察。

姚遥,法律学者。曾在美国做访问学者,对美国工薪族的生活状态和留学生生活有深入观察。

2007年的时候,我以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的身份住在纽约,每天在哈德逊河畔的窗边看着太阳在千变万化的晚霞里落入地平线下。温暖的灯光,静静地抚摸着楼下的格兰特将军纪念馆,背后的阴影里,李鸿章当年种下的银杏树婆娑起舞。

格兰特将军纪念馆

享受着这种自以为高大上生活的时候,一个纽约本地的老朋友来看我,提了两个问题,将我震得外酥里嫩:

1.办了绿卡没有;

2.有没有去打黑工,比如送个外卖什么的。

在当时,作为一个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青年,我直觉得这两个问题是对我的最大侮辱。前一个问题在于我当时作为访问学者,有回国服务两年的协议要求,所以我不认为应当申请绿卡。

而后一个问题,我觉得更是对我的侮辱,这么高大上的学者,应该抓紧时间多做研究,多搞演讲,买椟还珠跑去搞体力劳动,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面对我礼貌性的轻蔑,这位诚恳的朋友补了一句,一年至少能存下四五万美元。于是,我沉默了一下。

正在工作的“黑工”

美国的收入水平,现在国内很多人也比较熟悉了。在纽约,哥大法学院的LLM(一个一年制的法学进阶课程,相当于中国的法学硕士学位。编者注)如果找到了好工作,基本可以签税前20万美元年薪的工作。但拥有这样收入水平的基本属于人中龙凤,我另一个堪称小土豪的美国企业家朋友,有几套很好的房子,日子过得很优裕,年收入也是这个水平。我还认识一个在普林斯顿做律师的朋友,收入大概就是5万美元,过得同样很滋润。

对比下来看,打黑工就能存下这个收入,那是相当的不错,超过了相当多的美国中产。

从购买力水准来对比,也可见一斑。我当时在纽约访问期间,每个月的补贴1200美元交了房租,还有800美元零花。八百人民币在国内也就勉强打个水漂,而在繁华的纽约,除了大吃大喝以外,还可以外出旅游,名牌打折店扫货,相当滋润。在美国大吃大喝的概念,不是每天买最便宜的鸡胸肉回家油炸,而是鲜牛奶和果汁当矿泉水解渴,各种非奢侈品的海鲜随便吃。还有美国人不爱碰的小螃蟹,更是巨大的福利了,在唐人街大约一美元一只,满满的蟹黄蟹膏,吃的满嘴流油。

所以,如果不是特别刻意的追求财富积累和奢侈性消费,在美国做个小老百姓幸福感相当高,生活压力也是相当的小。

普通美国家庭

为此,听说随便打个黑工能赚到那么多以后,我特别留心了一下在美国打黑工到底是个什么感受。

美国的黑工相当普遍,可以这么说,以不同时间段来美国的华人来说,纽约现在有三条唐人街,如果美国警察针对卖劳力的人群来一次拉网式的严打,九成的人不会抓错。

幸运的地方在于,那些一成的良民如果受到了意外骚扰,美国警察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乎,只要没法拿到特别确凿的证据支持行动,警察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此,安全方面基本上是有保证的。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华人之间的互相拆台,将信息悄悄地透露给警方。只要老老实实不卷入是非之中,是否打黑工根本看不出差别。

在美国打黑工,只要头脑稍微灵活一些,都会选择服务类型的工作。当然,也有最底层的贩卖苦力,比如去餐馆洗碗间、工厂一线之类的地方。这样类型的工人因为属于黑工,没有劳动保障,也不敢寻求法律保护,时薪往往在最低工资水平之下。

美政府推行“青少年非法移民合法工作计划”当天排队等待的人群

不过中国的黑工,尤其是那些福建偷渡而来的农民,有特别惊人的吃苦耐劳一面,他们为了减少支出,不租房,按小时睡觉。身体支持不住之后,在那种专门的休息室买上几个小时的时间去休息,时间一到马上起床跑去继续工作。这些底层黑工靠着最顽强的毅力,一点一点的攒下钱来,然后荣归故里。

这样的最底层黑工也并非特别没有保障,纽约有一家华人劳工的维权机构,就专门帮助打黑工的工人。如果老板恶意的压榨工人,盘剥各种工资待遇,这家机构就会团结起工人去抗议。

美国的政治权利充分自由,没有法定身份的黑工也一样享有人权,在国内乖得像小猫一样的工人,就是黑在美国,也敢扬眉吐气的在警车监督下参加现场抗议。不少依靠压榨黑华工的餐饮老板,都被这家机构动用的组合拳逼着将黑心钱吐了出来,还给黑劳工。

热衷上街的美国“黑工”们

如果能脱离最底层的这样状态,日子就好过多了。在美国,为人服务是最有前途的工作,随便一个餐馆的服务员都不能小看。美国那些冷门的文科专业,很多人奔着爱好去读了个硕士博士,出来以后根本找不到高薪的工作。机灵一点的人会先去找个服务员的工作,尤其高档的西餐厅里面的服务员。这里基本工资确实不高,可是小费拿的就很爽,一个月能赚到八千美元以上。这样工作个几年,基本攒上了一些积蓄,然后这些文科博士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了。

虽然黑工一般拿不到这么好的工作,不过送外卖也是不错的。华人要外卖的水平那是一绝,我在一个雨天订了一份外卖,本来还按照百分之二十的标准给了,可是这位小哥根本不满意,骂骂咧咧的一直让我再给点。被我拒绝之后,这位小哥还痛斥一句,钱都给不起点什么外卖。像美国这样一个爱面子的国家,特殊时候百分之二十的小费都只是起步。

小费

这样送外卖的活儿,毕竟技术含量不高,虽说能赚到个五六千美元一个月,已经超过了相当数量的美国本土普通白领,可还有更厉害的生计。我就认识另一个黑在纽约法拉盛的东北人,这位兄弟结婚之后就只身到了美国,做了许多行业之后,进入了美甲领域,和凤姐干起了一样的活。美甲也是一个主打小费收入的行业,做美甲的时间比较长,一张嘴皮子就要能言善辩,把客户给服务舒坦了。虽说一般的小费标准是百分之二十,可客户高兴了扔多少钱就没顶。这位东北小哥虽然英语不怎么利索,可是秉持了东北人伶牙俐齿的二人转精神,他最高纪录是收了一百美元的小费。

在美国,看完了这些咬着牙赚钱的中国人,再看那些吊儿郎当听着音乐低效率干活的墨西哥人,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人总能创造财富奇迹。虽然他们做的都是不起眼的小事情,可是在美国这样一个生活消费并不高的国家里,只要没有大病大灾,也没有赌博的不良嗜好,一年攒下四五万美元都是很基本的情形。

正在游行的墨西哥“非法移民”

在中国经济还没有爆发的时候,努力个七八年,存下四十万美元,基本等于赚到了三百万人民币,于是他们衣锦还乡,回国过个幸福生活。只是,后来大陆经济开始爆发以后,尤其是房价开始疯狂爬升,三百万就真心不算个什么事情了。不过,平心而论,仅仅靠打工而不是市场投机就赚到这么多钱,大陆依然是很困难的事情。

在越来越多的了解了美国,尤其是美国黑工以后,我对国内普通阶层移民海外的事情也有了极大的信心。如果将劳动去除掉职业荣誉和社会地位的部分,回归到谋生层面,美国黑华工都做得到的事情,其他人没有任何理由做不到。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美国黑华工除了身份黑以外,并没有任何半点二等公民的体验。

平心而论,即便是在大陆做个貌似不错的中产,人生何处不是充满着焦虑与恐慌,毫无安全感可言。虽说国内现在是个冒险家的天堂,可是但凡完成积累以后,还是要选择去太平洋彼岸生活。因为我深刻的知道,像华人这么拼命的物种,在美国连英语都不太流利的华人黑工也可以如此惬意的生活,更何况那些条件更好的人群呢。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外邦科技(ID:iwestbound)

waibang@iwestbound.com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