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专访海清|《小别离》:师徒CP与两代人的沟通

作者:杜敏

编辑:Vanilla

8月15日开始,在北京卫视、浙江卫视黄金时间段播出的反映中国中产家庭孩子出国教育问题的《小别离》受到观众关注,收视一路看涨。

海清本次则出演了剧中教育观念极其苛刻的妈妈“童文洁”,所有中国家长对孩子学习的要求,她身上都具备:必须上重点高中、唯分数论、认可填鸭集训、不许早恋,等等。

而对于这样一个彪悍要强的妈妈,海清有自己的话要说。本期《影视圈》杂志,独家专访演员海清,听她讲讲她的“小别离”的故事。

《小别离》:妈妈需要一个强大的内核去支撑

以往海清演过的每一个角色,在人物的合理性上,都需要过她自己这一关。“我演的每一个角色,我自己都需要觉得这个人物是成立的,在情感上是理得顺、行得通的。”

演《玉观音》里的钟宁,一个精灵古怪的富家小姐;《双面胶》《王贵与安娜》中演一个小资、精明、泼辣的上海小媳妇儿;

《王贵与安娜》剧照

《蜗居》中坚持自我有理想,最终发现一切努力仿佛自我编织的牢笼的大姐;再到《媳妇的美好时代》中宽容大气、热情开朗的毛豆豆,到实用“抹布女”罗小葱,以及《女不强大天不容》中在媒体环境骤变的大环境下,一步一步,既被动又主动地面对单位给予她的一个个压力,与一个个挑战的女强人郑雨晴。

《蜗居》剧照

反观这些人物,都是在当下社会阶段,有代表性、有自我、有矛盾与痛楚、又有血肉的女性个体。

2016年《小别离》,海清又一个全新的角色,饰演一个处在青春期阶段孩子的妈妈童文洁。

接演这个角色,海清坦言是因为恩师黄磊的邀请。在拿到剧本之后,她对童文洁这个角色做了自己的思考:专讲分数,没有母爱,我觉得分数绝对不是童文洁这个人物最终的发动机,它一定不是原始的,为什么导致这样?这来源于母亲对于孩子的爱。

于是,《小别离》里的童文洁,不再是唯分数论的强硬派纸片人,而是强悍时又适时服软、能给女儿道歉,每每不被女儿理解还能主动理解女儿的妈妈,于是对于这个既有压力又逼迫女儿搞好成绩的妈妈,让观众恨的同时又感受着真实体恤的爱。

因为这些人性、情感化的思考与处理,童文洁这个角色便开始被观众所接纳,不少观众反映发生在童文洁身上的事,自己不是没有经历、面对过。

可以说,海清所主演的剧,都是每一个社会现实、当下的真实写照,似乎她对这样的戏特别情有独钟。

我是一个喜欢小朋友的人

此次《小别离》涉及到青春期孩子的教育问题,不可避免地提到海清自己的儿子,一下打开了话匣,大家都被她的开心与搞笑逗得哈哈大笑。

说起她对孩子的态度与剧中的区别,语气幸福又明快,“我自己不是一个对孩子分数特别紧张的人,他有太多优秀的地方是无法用分数来展现的。”

作为一位女演员,你很难想象她在可供利用的时间里,会有多少是用来陪孩子的。翻看海清个人的微博,发现她经常会晒儿子读书、写字、游泳等各种活动的相关图片、段子,搞笑之余似乎充满着作为一个母亲的开心。

“我不光是跟他一起抄《琵琶行》,还一起背,有时我们俩不在一起,就视频一起背,他背多少我背多少,前天晚上我跟他一起背,我背着背着睡着了,我儿子就跟我说,妈妈,你好好背。”

当问起为什么会跟孩子一起做这些事情?她的回答有一些意外,“因为我想背啊,我觉得跟他一起背书一起游泳,非常有趣啊。我跟她一起背《琵琶行》很逗的,这种感受将来你也会有的,你会跟他逐字逐字的念,五百字的《琵琶行》,跟他讲这里面有意思的故事,讲此时无声胜有声,讲千呼万唤使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那是属于你们俩的回忆,稍纵即逝,他现在每天粘着你说妈妈我们一起背,我们俩交叉着背,我觉得很好。我很喜欢这样跟他在一起,他将来长大肯定会想,这首诗是我跟妈妈一起背的。”

谈到陪孩子的感受,她说,“我很爱陪孩子的,我是一个很喜欢小朋友的人,我们两个人看小人儿书,三国演义都是我给他念完的。我们会一起戴着耳机出发旅行,一起听《西游记》的评书,一起背《论语》,一起看《弟子规》。不亚于拍戏的乐趣。”

儿子丹尼尔的游泳项目里最难的是仰泳,因为害怕最后那一下会打到头或手,她陪儿子一起想办法,在他快游到终点时在旁边大声数:3、2、1。如今儿子非常依恋她,每次游泳的时候他都问,你会在我边上吗?比赛你来吗?

对此她绝对有求必应。她说:我说来他就会很开心,他一上场就两只小眼睛先找我,我就会在人群里大喊:丹尼尔我在这儿丹尼尔我在这儿。

“每次下来我都问,丹尼尔,你有听见妈妈喊你吗?没有,妈妈你不要吵了,我就是想到爸爸跟我说的,到最后了要冲刺,拼命的游。”

讲到这些她又不十分营造温情,仿佛讲段子一般,搞笑又真实。

有一次因为飞机晚点,最后她冲到比赛点把膝盖全摔破了,没有消毒也不觉得疼,一进场就看到小眼睛四处在找,当时就哭了。“我就喊,妈妈在这里,加油加油,他当时没发现我,后来走过天桥,他说妈妈你快点,我说丹尼尔,我刚刚是摔了一跤,我走不动。一到家他看到了,他一下就扑到我膝盖那,说妈妈你还好吗?是因为我摔的吗?我说是,我迟到了。他说对不起妈妈,我说别别,感染,‘妈妈我不怕’,我说我怕。”

与儿子的生活就是这样极富童趣与喜感。和她交谈的时间里,一种阳光、明亮的生活态度十分容易被感染到。

而对于如今的父母容易让孩子规避自己曾经遇到的问题,她说,说到容易做到难。她现在做的,就是努力做到在成长过程当中不成为孩子的障碍,努力做到当孩子有事时他会觉得我的父母肯定会支持我。

“就是没有办法,每一代都会有代沟,我们会用我们的经验来阻止我们可能会认为会失败的事情,有时候我们的经验会帮到孩子,有时会扼杀孩子,这个很难,哪个对哪个错,碰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可能会坚持住,我要给你这个建议,但是我是尽量警告自己,一定是给建议,尽量不是去替他做决定,我不能强迫他做决定。”

说到孩子将来可能也会像剧中一样经历叛逆期,她说,其实所谓的叛逆期就是孩子心中的那个自我开始出现了,但我儿子到现在还在说,妈妈你替我选一个。我心想,这种日子不知道还有多久,享受当下吧。

有些事情我得去经历经历

在《小别离》的发布会上,海清和恩师黄磊一起上台为新剧宣传,说着说着,海清当场泪飙,此次与老师的合作,她说,不论如何,不能给老师丢脸,演的时候,都是绷着一根弦。

她当场对诸多的媒体讲了一句话:当演员也有迷茫的时候,每一次想放弃时,就想起老师的一句话,演员,就是一颗心。

她说,很多人做很多事是没有心的,但是演员这个行业不同,如果想要做个好演员,你必须把自己交给他,你必须交给她,放进去。说得浅点,演戏得走心,人生得走心,演员就是一颗心,我的很多感受,就是靠这个心来完成的。

什么时候想放弃?她向记者表示,在有了儿子以后的一段时间,身体不是太好,一度想要放弃表演,“我想那个时候可能也做好了准备,不停说服自己,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就不能再演戏了。”

但是后来发现我把身体养好的时候还能再演戏,总是要在放弃的时候有对这个东西的着迷,好奇。

甚至有时候,觉得别人演得像天才一样的演员,我怎么演得好烂好笨,而且家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根本就管不过来,就想放弃。

但是,这些年演着演着也坚持下来了。

聊着聊着,她的坦诚经常会吓人一跳,有时你不得不说,她真就是一个演员,她可以跟你聊她每一个角色的深度与表演。对于这些反映社会现实的角色,她真的非常喜欢。

她说,在拍《女不强大天不容》时,她收到一个媒体人匿名信,讲她看完以后泪如雨下。尤其郑雨晴拼酒那一段,只是我最后拿到了那笔尾款,她没有拿到,这是真实生活的写照,但我们是戏剧,你们是人生,我们需要对人物做刻画,所以我们就得让她拿到了,因为郑雨晴马上就要当一个非常好的社长。我知道,戏里很多的桥段都是纯现实的,都是来源于生活。

再有一次,她和黄海波演的《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金鹰节颁奖活动上,她遇到一对本来要离婚的夫妻,因为这个戏重新审视了他们的爱情。

《媳妇的美好时代》剧照

“那一天我好开心,觉得所有的奖杯,都不及这个对我的褒奖大。”

她还说,我演了很多关注现实的戏,很多儿媳妇因为这些戏还改变了和老公之间的关系。

而这一次的《小别离》,同样是反映社会现实问题,她说,“这个戏会有两代人去看,孩子从这个戏里看到父母的不易与出发点,而父母也会看到孩子的表现与心理。我觉得学校的教育只是一部分,不是构成全部的知识来源的要素。这是两代人可以共同看的一个戏。”

在恩师黄磊的眼中,海清的表演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放松和直觉的能力,像童文洁这样的性格更全面、从头到尾有连贯性的角色更难演,需要演员有更大的耐力。

而这种耐力,似乎也是海清从饰演的角色,与生活中找到的更深层次的发现与诠释。

就像不久前播出的《女不强大天不容》中,女主角郑雨晴面临着家庭孩子的养育压力,同时来自事业的期望、行业环境、开拓的重重困境,现实社会似乎给了当今女性更多需要去面对的问题,而同样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知名演员,她会如何做选择?

海清说,我尽量两边做到平衡,我非常喜欢我现在的职业,我暂时也不打算抛弃它,我也很喜欢现在的家庭和孩子,我也觉得有些事情我得去经历经历,而且我也愿意给家里其它的成员减少负荷,而且我也是家里最累了,这是我自己找的,没办法,所以我常挂在口里一句话,你们多多包涵,我也挺不容易了,我要养家糊口,还要养育孩子。

如今的海清,从曾经合作多年的喜天影视出来,自己成立工作室,她对媒体说,“就是觉得可能时间到了,自己可以做。趁自己还有精力、时间,做一点想做的事情。”

但是,有一点她十分坚信:60岁我不敢说,10年后肯定会继续演戏,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一定还会演戏。

— END —

[版权说明]本文由《影视圈》原创,版权归《影视圈》杂志所有,本文已加原创标识,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添加影视圈二维码尾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